CN2 GIA 高速专线,稳定4K在线视频,6个独立ip,最高5TB流量。
被封后自动更换IP,仅需5.88刀每月,支持支付宝。按月支付,不怕跑路!

1972年12月4日参考消息 第1版

    【美联社华盛顿十二月一日电】(记者:斯潘塞·戴维斯)阮富德今天第四次会晤基辛格,商讨美越和平协议的最后形式。
    这次会晤是由新闻秘书齐格勒在佛罗里达州比斯坎岛的白宫宣布的。他说,西贡驻美大使陈金凤也参加了这次会晤。
    【合众国际社华盛顿十二月一日电】基辛格和阮富德今天中午会晤了两个半小时,并同意在下午晚些时候恢复会谈。
    【美新处佛罗里达白宫十二月一日电】齐格勒在今天新闻发布会上说:
    越南问题——齐格勒在回答问题时说,基辛格在十二月一日再次会晤阮文绍总统的使者阮富德和南越大使陈金凤,没有透露会晤的详细情况。基辛格将在十二月二日会见总统,十二月三日离华盛顿去巴黎,十二月四日在巴黎恢复同黎德寿的谈判。
    在谈到西贡传出来的说华盛顿扬言除非签订停火协议否则就断绝经济和军事援助的消息时,齐格勒说,他认为这则消息是在进行认真的谈判时预料会流传的谣言的一部分。“我愿意把这说成是谣言和猜测”。
    齐格勒拒评《纽约时报》的消息,这条消息说,参谋长联席会议成员在十一月三十日同尼克松在白宫举行会议时在解决越南问题的条款上“签了字”。他说,关于尼克松和阮文绍进行会谈的问题,他没有什么更多的要说。他已经在十一月二十九日和三十日说过,目前没有举行这样的会谈的计划。
    【路透社比斯坎岛十二月一日电】(记者:拉尔夫·哈里斯)尼克松总统今天力促南越总统阮文绍接受美国打算在下周同河内草拟的关于一项解决印度支那战争的办法的最后条款。
    在基辛格在华盛顿同阮文绍的特使阮富德举行会谈时,尼克松在这里同在越南问题上进行的外交活动保持密切的接触。
    总统在昨晚飞往佛罗里达以前同阮富德举行了两次会谈,尼克松准备签署一项在他看来能保障南越安全的停火协定。尼克松总统无疑认为下星期一恢复的同北越的会谈将达到顶点,从而大概会在几星期内结束战事。


    【本刊讯】美国《明星晚报和华盛顿每日新闻》十一月三十日刊登克罗斯比·诺伊斯的一篇文章,题目是《在越南问题和谈中每个人都处于困境》,摘要如下:
    巴黎和谈既然暂停,问题是:谁处在困境中?回答似乎是:每个人都处于困境,只是一些人比另一些人困难更大就是了。
    可以肯定,现在谁都不会说会谈破裂——即使是暂时破裂——是他那一边的胜利。现在,取得这场战争的解决办法的压力对有关的每个人来说都比过去大了。尽管遭到挫折,前景是,仍然会找到一项解决办法。
    对尼克松政府来说,在巴黎的上次谈判中没有达成协议至少可说是一种十分难堪的事。鉴于已经发生的事情和现在已经知道的有待于克服的障碍,看来美国人在上次巴黎会议之前公开表示的信心几乎是不可信的了。
    基辛格现在应当懂得在外交谈判中确定期限的危险性。他曾直率地预言再举行一轮时间不超过三、四天的会谈就可以找到一项解决办法。这是一个错误,任何有经验的谈判者都不大可能犯这样的错误。关于越南“和平近在眼前”的声明已使政府处于一个它可能发现是无法逃脱的困境。
    可以肯定,政府不是没有其他抉择办法。它手中的确有一项它可以接受的协议,即使西贡政府不能接受它。如果情况变得糟透了的话,基辛格很可能回到原来的九点协定草案上,而不理睬阮文绍总统关于美国出卖它的指责。然而,在这种情况下,在越南实现真正的和平的任何机会将会极为遥远。
    因此,阮文绍自己所处的地位是同样不舒服的。在目前,他成功地阻止了九点协定的签署,并使美国向北越提出了另外一些重大的要求,其中包括从南方撤出北越军队。
    这些要求不仅遭到了拒绝,而且据说已经引起北越谈判代表提出若干反要求。基辛格现在能够告诉阮文绍说,他作了很大的尝试,但是失败了,从而使得阮文绍面临着一种痛苦的困境。他非常清楚地知道,他并不拥有对华盛顿和河内达成的一项协定的永久否决权。他的战略就是尽可能多地争取一些时间,但是他非常了解,时间正在很快地消失。
    然而看来可能的情况是,严肃的河内谈判代表是处于最不愉快的境地的。
    非常明显,正是他们最急需在南越实现解决。
    河内的领导人已经作出最大的努力,但是失败了。他们在八个月前开始的一次军事攻势中投入了他们全部的军队,但是却没有取得任何重大的成果。
    很难说出河内的谈判代表对和谈中目前出现的变化是怎样看待的,但是他们对它决不可能感到非常满意。
    毫无疑问,他们对西贡政权为拖延实现解决所作的努力感到愤怒,如果只是因为他们现在才知道阮文绍并不完全是他们的宣传一向坚持说的那样他是傀儡和走狗。他们大概会认为,华盛顿支持西贡提出的要求,是尼克松政府在最近选举之后态度转硬的一种做法。
    因此出席巴黎会谈的所有各方受到的压力是巨大的。我们是在一个标准的东方人谈判会议中的中间人,而在这个会议中双方都在力图显得并不急于取得解决,并且继续提出一些极端的要求。可能产生的关于解决办法的实际条件仍然是不清楚的。
    美国在这场争论中立场软弱之点是,暴露了我们急切希望在尽可能短的时间内达成一项解决办法的意向。由于政府受到的压力——其中在很大程度上是自己制造出来的——不耐烦的心情是可以理解的。
    但是,在涉及到一千五百万人的命运的谈判中,耐心是一种美德——并且不一定是一种东方人的美德。


    【合众国际社堪培拉十二月二日电】澳大利亚工党今晚以在联邦选举中获得惊人胜利而结束了二十三年的政治上在野地位,把执政的保守的联合政府撵下台。
    在投票结束后仅仅九十分钟,选举的钟摆就大大地转向工党。工党到那时已获得了超过自由党和乡村党的联合政府十席的无法打败的领先地位。
    后两个党在过去的竞选中以四席多数执政。
    看来大量选民不投威廉·麦克马洪的自由党政府的票的主要原因,是工党正式提出的口号“现在是改变的时候了”。
    在今天的选举以前,在麦克马洪总理领导下的自由党与乡村党的联合政府持有六十六席,而工党为五十九席。
    在午夜时(格林威洽时间十三点),在计算了百分之七十的选票之后,工党已赢得了十二个新席位,丧失了两席。
    在东部沿海地区,转投工党的票占百分之三点七。
    如果工党净得十席,他们在众议院里提供一名议长后,将拥有十二席的起作用的多数。
    西部各州(比东部沿海时差晚三小时)的选票还未计算。初期结果表明选民们更坚定地支持政府,但是除了稍稍减少一些工党的获胜比数外,这种情况无法改变选举结果。
    虽然两方在国际政策方面没有强烈的展开争夺的问题,但是工党决心要削减澳大利亚在国内外的军事活动和承认中国。惠特拉姆曾直言不讳地坚决反对澳大利亚派军队参加越南战争,直到澳大利亚军队于一九七一年撤出越南为止。
    麦克马洪总理在午夜前不久承认失败。
    麦克马洪说:
    “惠特拉姆先生已显然获胜,而且是获得了漂亮的胜利。
    “我祝贺他,并祝贺他的党。就我自己说,我接受人民的裁决,他们已清楚地表明,他们希望工党在今后三年中执政。”


    【共同社东京十二月二日电】题:在澳大利亚大选中,工党奋战二十三年取得胜利
    悉尼二日电:二日的澳大利亚大选即日开禀结果,惠特拉姆所领导的在野党工党奋战二十三年击败自由党和乡村党的联合政权而取得了政权。澳大利亚诞生了工党政权,它和前些时候新西兰出现的柯克工党政权相配合,不仅在国内,也将在亚洲和大洋洲刮起一股新风。
    工党在这次选举中,以党的生存为赌注,以“时期已经到来”这句振奋人心的口号进行战斗,顺应国际形势的重大变化和紧张局势的和缓以及国内要求变革的潮流而赢得了胜利。新总理惠特拉姆将在外交方面采取立即承认中国等引人注意的行动,但在经济等内政方面似乎将采取避免激烈的变革的方针。
    【时事社东京十二月二日电】悉尼消息:澳大利亚工党二十三年来的夺取政权计划在二日的大选中实现了。澳大利亚国民对自由党和乡村党四分之一世纪以来的联合执政清楚地表明了“否”的态度,而把命运寄托给了主张“打破现状,从而产生改革”的工党政策(党领袖是惠特拉姆)。
    工党政权的外交政策在对美、对日协调这一点上和麦克马洪政权是一样的,但可以认为它将以此为轴心在对亚洲政策方面展开自主外交。
    估计在对亚洲政策方面实行自主外交的第一个步骤是承认中国。工党领袖惠特拉姆去年七月作为澳大利亚的政治家第一次访问中国以来,他不断地向国民作出了“承认中国”的诺言。这位工党领袖所担心的只是它同美懊新条约的关系。
    在这次选举中所发表的外交政策也说要坚持懊美新条约体制。但是,在这个问题上,这位工党领袖基于中国不过问日美安全条约的事实,似乎也认为澳中复交是可能的。可以认为,工党政府对东南亚条约组织将采取灵活的态度。在新西兰选举中获胜的工党政权的新总理柯克说,“要分阶段地撤出”。可以认为,澳大利亚工党政权也将根据形势的变化而采取灵活态度对待。
    和麦克马洪政权不同之点,除承认中国外,就是对马来西亚等提倡的东南亚国家联盟的设想表示支持。
    关于亚洲中立化的设想,上届政府的鲍恩外长十月十三日说,“大国尚未承认的中立化设想是没有意义的”,并且说不打算从新加坡、马来西亚撤退澳大利亚驻军。而惠特拉姆却保证说,“将从新加坡撤出陆军部队约一千二百人”,不过,他没有谈到海空军。另外,对于向印度尼西亚提供的军事援助,将照旧承袭麦克马洪政府的做法。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