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2 GIA 高速专线,稳定4K在线视频,6个独立ip,最高5TB流量。
被封后自动更换IP,仅需5.88刀每月,支持支付宝。按月支付,不怕跑路!

1972年11月1日参考消息 第4版

    【本刊讯】美《巴尔的摩太阳报》十月二十六日刊登了该报驻莫斯科分社记者迈克尔·帕克自莫斯科发回的一篇报道,题为《中国对欧洲的行动使克里姆林宫感到不安》,摘要如下:
    中国为争取欧洲——苏联把它看成是它的势力范围内的——朋友所作的努力的成功,开始使克里姆林宫感到不安。
    随着西欧国家一个接一个地开始同北京改善关系,莫斯科对中国的欧洲政策的评论越来越频繁和越来越带有挖苦的味道。
    苏联有权威性的对外事务周刊《新时代》的语调是比较温和的,但是评论的口气毫不减弱。
    《新时代》的一位评论员不久前写道:“中国忘记昔日的革命性,而同西欧国家的统治集团建立接触,同垄断集团搞交易,对西欧反动派公开表示好感。”
    据说,苏联官员们在他们同这里的外交官的谈话中表明,对中国可能渗入欧洲感到严重不安。
    一位西欧外交官说:“他们显然担心的是,中国在西欧——言外之意还指中国在更加敏感的东欧
    ——的影响正在增长。”
    “当我们主要就双边问题会见外交部官员时,我们最后花一半时间谈论我们同中国的关系,……他们一再要求我们非常确切地说明这种关系以及这种关系的发展方向。”
    另一名西欧外交官只是半开玩笑地说,“苏联领导似乎抱有最荒谬的幻想。我可以说,接近于对中国在欧洲的做法得了妄想狂……例如我们的武官感到很难使苏联国防部的一位高级官员相信,我们没有向中国提供北大西洋公约组织类型的火箭零件。”
    《新时代》文章指责说,中国同西方改善关系的主要目的是要取得援助,以便使其工业更新,和“进一步发展中国军事力量,包括核导弹的威力”。莫斯科毫不掩饰它对北京最近同西德、意大利、奥地利、希腊和其他国家建立外交关系以及对法国、西德和英国外长的北京之行感到疑心和不悦。
    这里的西方外交官认为,莫斯科从根本上说,担心的是,中国打入西欧这种事情不久将在东欧重演,对苏联来说,东欧是一个更加敏感的地区。
    这里的外交观察家认为,中国同东欧国家之间的和解——现在只有罗马尼亚对北京是友好的——可能意味着莫斯科在东欧的势力大大减弱。
    北京同东欧国家之间关系的改善还意味着莫斯科在它同中国在意识形态和其他方面的争吵中得到的支持会减弱。然而,莫斯科在迄今的公开言论中几乎没有表现出这种担心。
    它反对中国在欧洲的外交攻势的主要原因似乎是担心这种攻势可能破坏克里姆林宫在欧洲大陆实现苏联式的和缓计划。
    莫斯科对中国同欧洲共同市场的贸易额的增长感到特别的不高兴,克里姆林宫认为,欧洲共同市场使东、西方在欧洲继续处于分裂状态。


    【本刊讯】在伦敦出版的《新中东》十月号刊登了关于中东和亚洲事务的记者和广播员林·奥宁写的一篇文章,标题是《中国和俄国以及亚洲的力量均衡》,摘要如下:
    「北京正在中东追求一种秘密的冒险目的,企图在正在与帝国主义的扩张进行斗争的阿拉伯人民和他们的忠实朋友苏联之间制造不和。」莫斯科电台对中国放的这个高球——对中东乒乓外交快捷表演的答复——是中国得胜的情况在俄国场子中所激起的许多反击之一。在尼克松总统老式的力量平衡外交重新解冻的世界里,老冲突仍然在外交暗流中进行交锋。在亲莫斯科世界中就像在整个世界一样,中国人在交朋友和影响人民方面取得的成就使苏联惶恐不安。
    两年以前中国只能说仅仅与阿尔巴尼亚、巴基斯坦、法国以及各类非洲国家进行了有效的接触。现在全世界则有七十多个国家与它建立了正式关系,它的几个潜在的新朋友和盟国——远东的日本、东欧的罗马尼亚和南斯拉夫、欧洲共同市场中的西德——的战略地位都足以使苏联感到烦恼。在埃及的俄国势力被逐出的情况下,俄国在中东的称心如意的优势遭到了挑战,它对这个势力范围满足的心情动摇了。没有一个国家能比中国更加可以对诸如勃列日涅夫的新不干涉主义等说法散布怀疑,或者对要求俄国援助的热情吹起怀疑的冷风。
    在二十世纪五十年代,中国依赖于俄国,俄国则把提供的援助大大削减了。一直到现在苏联才对中国使用的俄国机器和拖拉机的零件取消了禁运。周恩来甚至以前一直私下警告纳赛尔,俄国的援助是利己主义的,中苏的裂缝从那时以来就一直加深。中国没有隐瞒其希望看到阿拉伯国家离开苏联的愿望:用周的话来说,在它们同以色列的战斗中要「自力更生」。
    在意识形态上,阿拉伯国家的独立是符合于中国的主张有一个不受超级大国统治——即美国和苏联的「统治」——的世界的想法的。否认自己有当超级大国的任何要求的中国,在中东和其他地方,以发展中国家老前辈和有反对大国优势倾向的任何国家的支持者自居。对讲究实际的国家中国来说,意识形态是同一个不管局势缓和与否,仍然受两个核武装的超级国家——它们对中国的领土是个直接的威胁——所统治的世界的严酷政治情况同时存在的。在阿拉伯国家中,中国的政策可以被看作是主张建立强大的独立集团的意识形态欲望和他对更靠近中国的国家的战略政策的延伸。在中东象在东南亚一样,中国看来关心于推行一项中立政策,特别是对待那些可能鼓励俄国在印度洋的海军力量增长的沿海国家。如果日本中立或亲中国,来自俄国东部沿海的海军威胁就被制止住了;为了封锁西方的入口,阿拉伯国家的合作是必要的。为了达到这个目的,除了最近一直在和中国展开乒乓比赛的东南亚国家以外,一系列阿拉伯国家,包括两个也门、黎巴嫩、叙利亚和伊拉克、科威特、伊朗、以及甚至约旦也和中国展开了乒乓比赛。


    【法新社塔那那利佛十月二十九日电】应人民中国政府和北朝鲜政府的邀请,马达加斯加外交部长拉齐拉卡海军少校二十九日晚将离开塔那那利佛前往北京和平壤进行正式访问。据消息灵通人士说,马尔加什外交部长访问这两个国家是自独立以来的第一次,政府对这次访问进行了深入的研究,尽管对此事是十分审慎的。
    这次访问符合马尔加什新政府所奉行的主张同所有国家(除了执行种族隔离的那些国家以外,不论其意识形态如何)建立关系的政策的,这一政策使得拉齐拉卡最近访问了莫斯科。
    自独立以来,马达加斯加一直同台北保持着外交、经济和贸易关系,而从五月以来被赶下政治舞台的齐腊纳纳总统的政府在所有的国际机构中一直是支持台北的。六月二十三日,拉齐拉卡部长曾宣布,鉴于节约起见,今后马达加斯加将在福摩萨派驻一个商务专员。马尔加什驻台北前大使于九月二十一日回到了塔那那利佛。


    【法新社曼谷十月二十八日电】参加广州交易会的泰国贸易代表团团长今天在这里说,中华人民共和国希望马上开始同泰国建立贸易关系。
    商业部次长威庄·尼越旺在参加一年一度的广州交易会于今天从北京返回后说:“中华人民共和国贸易部副部长要我转告泰国政府:北京希望立即开始同泰国建立贸易关系。
    “我向他们解释说,这件事必须由全国行政委员会决定。我确信全国行政委员会将充分考虑这一要求。”
    威庄·尼越旺透露,北京表示希望购买诸如黄麻、橡胶、硬木和粗糖这类泰国商品。
    “我建议他们也考虑购买其他商品,如北京现在从某些第三国进口的烟草和麻袋。他们同意考虑此事。”
    威庄·尼越旺又说,中国则提出向泰国出售机器、车床、小工具、化学制品和船用柴油机。
    威庄·尼越旺说,然而,他的中国主人没有详细谈贸易方法问题,但是“我则喜欢采取政府间贸易的办法,以避免可能在未来出现的入超问题”。
    他说,“我们可以通过现在的国营组织或通过新成立的组织同中国进行贸易。”
    威庄·尼越旺说,他发现中国货物“很便宜,在价格方面同其他国家的商品相比是有竞争力量的”。他说,他将在“三天内”就他的广州之行向执政的全国行政委员会提出一项报告。
    【路透社曼谷十月二十八日电】前外长他纳·科曼说,泰国需要修改它对美国的政策。
    他纳是在昨天同英文的《曼谷邮报》记者发表谈话中对美国和北越结束越南战争的九点协定发表意见时说这番话的。
    据《曼谷邮报》报道,他又说:“我们必须使自己适应尼克松主义。美国人民不再会允许他们的政府把他们的孩子们派到遥远的地方去打仗了。”
    他纳说,泰国应当同其他东南亚国家磋商和合作以应付亚洲变化中的局势的挑战。
    据报道,他说:“我们应当同其他国家讨论与中国的关系问题。”
    他纳赞扬执政的全国行政委员会副主席巴博·乍鲁沙天将军把乒乓球队和一个贸易代表团派到中国去,但是他说,泰国本来应当在去年中国进入联合国之前采取这些步骤。
    他纳经常向这里的报界发表谈话,这一行动显然是要影响政府的对外政策。
    【法新社曼谷十月二十八日电】泰国前外交部长他纳·科曼今天说:“随着越南协定的出现,泰国需要修改它对美国的政策并且应当同其他东南亚国家更密切地进行磋商和合作,以应付这个地区变化中的局势的挑战。”
    然而,“这不应当意味着我们应该同美国断绝亲密的关系,相反地而是我们在制订我们的对外政策方面必须更现实些。”
    他说,他特别感到遗憾的是:“我们接近中国太晚了一些。我们本来应当在中国被接纳进入联合国之前做到这一点。”
    他纳在去年十一月发动的不流血的政变中丢掉他的职务时被列举的非正式的原因之一是他想“急急忙忙地使泰国同中国接触”。


    【美联社加拉加斯十月二十八日电】拉斐尔·卡尔德拉总统说,委内瑞拉正怀着“很大的兴趣”研究同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外交关系的可能性。
    卡尔德拉在记者招待会上表示,外交部研究了大陆中国官员们表示的适宜于在两国间建立外交关系的这一想法。
    他还说,“在这些事物中,总有一些过程和情况”,但是,委内瑞拉的国际政策的指导方针是同世界大多数国家建立关系。
    委内瑞拉同国民党中国保持着关系,它曾在联合国投票支持大陆中国进入,但主张国民党中国人留在这个世界组织内。
    卡尔德拉说,两国的官员们之间已有了接触,作为对中国的一个经济代表团不久前访问这里的回访,委内瑞拉贸易代表团即将前往中国。


    【本刊讯】印报托和印联社十月二十六日自大吉岭报道:
    在一次记者招待会上,在被问到印度是否在设法与中国弥合关系时,英迪拉·甘地总理说:“其实这不是一个弥合关系的问题,而是握手的问题。修补篱笆一个人就可以,但当要改善关系的时候,必须双方都要作出努力。”
    关于恢复与中国会谈的问题,她说,“这个问题不是单方面的事情。这是一个需要双方都采取行动的问题。印度准备与中国进行会谈,对此另一方也应作出表示。不管怎样,在与那个国家的关系方面,现在的情况在今后的年头中不能再继续下去了。必须要结束这种情况。但是,何时和如何结束,现在难说。”
    在被问到巴基斯坦对于执行西姆拉协定所采取的不热心的态度是否可以归因于中国对那个国家的影响时,甘地夫人避免作直接回答。
    甘地夫人在回答印苏友谊是否在妨碍着实现与中国关系正常化的问题时说,“我们与苏联友好以及西藏难民呆在印度只不过是中国的借口。”她说,中国所谓印度卷入了西藏问题的说法看来是不与印度友好的借口。她又说,“我们与苏联友好是正常的,它不干涉我们的对内对外政策。”
    在被问到孟加拉国的解放对印中关系有何影响时,甘地夫人说,从报道来看,“至少他们(中国)对于孟加拉国是很不热情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