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2 GIA 高速专线,稳定4K在线视频,6个独立ip,最高5TB流量。
被封后自动更换IP,仅需5.88刀每月,支持支付宝。按月支付,不怕跑路!

1972年11月1日参考消息 第3版

    【本刊讯】美《基督教科学箴言报》十月二十五日刊登该报记者利奥·格鲁利奥从莫斯科发回的一篇报道,标题为《苏联警告公众不要浪费粮食》,摘要如下:
    有些人士说,来自莫斯科市以外的购买者使队排得更长了,在公路上巡视的警察已奉命限制用汽车运出莫斯科的土豆和洋白菜的数量。
    有一家报纸报道,巴尔瑙尔(这个地方的收成是好的)一家无线电厂的一个负责人把七百六十磅土豆伪装成无线电零件,运给了三千六百英里以外的沃罗涅日另一家工厂的一个负责人。
    报刊要读者们放心,说国家零售价格将照旧不变,谁也不会缺吃。但是,公众被告诫不要浪费,现已禁止造酒厂用可食的土豆酿造伏特加酒,在某些地方,据说顾客一次只可购买七磅土豆。
    一位消息灵通的人士估计,歉收最后将在各个方面使国家预算总共减少收入二百亿卢布(二百四十亿美元)。有一个影响是牲畜,尤其是肉猪的头数大概会减少。由于饲料供应减少,将不得不屠宰肉猪。一九六三年,在农业遭到比较严重的歉收之后,肉猪头数从七千万头下降到了四千万头。
    这样一来,苏联消费者可以指望市场上暂时供应较多的肉。但是,为了再次增加牲畜头数,除了已在国外购买的小麦外,苏联可能不得不在将来进口相当大量的饲料谷物。
    最近购买的美国小麦头一批已经运到敖德萨和其他一些港口。起卸苏联今年在国外购买的大约二千八百万吨谷物方面的困难大概意味着,从现在算起一年内,其中的一部分谷物将仍然在运送的途中。苏联港口以前一年内所起卸的谷物最多达到过一千二百万吨,那是在一九六四年。
    【路透社莫斯科十月十七日电】(记者:约翰
    ·莫里森)“当你看见有人扔掉一块面包的时候,请你提醒,他正在破坏我们珍惜面包的光荣传统。”
    这是苏联电视台本周在一项为时二十分钟的称之为《面包圈》的节目中向观众播送的一个信息。
    尽管莫斯科面包店里货架上堆满的白面包、稞麦面包、糕饼似乎取之不尽,但是到目前为止,俄国人从报纸、广告和电视听到和看到的信息是叫他们不要浪费一粒面包屑
    ——因为今年的收成不太好。现在美国估计,苏联在今年头八个月中从世界各地购买的粮食几乎达到十亿蒲式耳,其中大部分是小麦。
    粗略地计算一下,这意味着俄国人今年将进口二千五百万吨粮食——每个男人、妇女和小孩得到大约一百公升(合二百二十磅)的粮食。
    苏联人尚未得知,他们的领导人正在付出非常多的硬通货以便来养活他们。但是帕维尔·洛巴诺夫——一位高级农业专家
    ——最近写的一篇关于收成情况的文章作了许多暗示,说:“又采取了一些步骤来满足该国对粮食的正常需要。”
    暂时不能收集到关于粮食收成的准确数字。
    但是现在已收获了整个播种面积百分之九十二土地上的庄稼,正在作出可靠的预估。洛巴诺夫说,整个农作物将达到一九六六年至一九七○年的水平——大约一亿六千七百万吨。


    【本刊讯】美《时代》周刊十月三十日一期刊登了一篇报道,题为:《苏联供应不足》,摘要如下:
    上星期在莫斯科,基本食品的供应不足到了不祥的地步。为了同囤积居奇作斗争,面包店里贴着一些标语,要求不要买多于你所需要的面包。政府控制的商店里已看不见土豆了,而在“自由”市场里,一磅土豆卖价高达四十五个戈比(合五十美分),或比国家规定的标准价格要高百分之九十。
    首都以外的食品供应的缺乏情况更为严重。在莫斯科的九个火车站里可以看到大群村民向家里运大包小包的食品。首都供应品的外流导致警方削减火车的次数,并在终点站没收食品。上周一位沮丧的旅客对《时代》周刊的记者约翰·肖说,他拉着一百七十五磅卷心菜正往他自己的村子走去时被抓住了,警察没收了一百五十磅卷心菜。他悲痛地说:“我下周还来。”《真理报》报道,在主要工业中心高尔基城,面包店门口排长队,旅客们说,在萨拉托夫、雅罗斯拉夫斯基和哈尔科夫这些相距甚远的城市里,实际上已有几周买不到谷物了。从巴伦支海港口阿尔汉格尔来的北方人抱怨说,他们的配给土豆“比豌豆大不了多少”。
    苏联目前正在遭受一九六三年歉收以来最糟糕的一次缺粮——农业部长马茨凯维奇最近承认了这一点。这种承认是难得的。
    俄国人打算把美国和加拿大的优质小麦磨成面粉。他们自己的谷物则用于喂牲口。但是目前饲料的缺乏迫使苏联人屠宰宝贵的牲畜,这种牲畜甚至在最景气的时候也是不够吃的。
    苏联迫切需要用来购买西方工业设备和技术知识的硬通货目前正被用于购买粮食。一九七二年,这种开支早已超过苏联在前一个五年计划期间从西方进口技术的总值。俄国人还丧失了他们直到最近还从他们对西欧的粮食出口挣得的一年三千万美元的金钱。
    苏联还打算在今后三年把他们的基本建设投资总额中的多达百分之二十一点五的钱用于提供更多的机器、肥料、改进土地来提高农业生产率。但是,西方分析家预言,除非着手大大改革农业制度,否则苏联将成为一个长期性的粮食进口国。


    【塔斯社莫斯科十月二十九日电】题:苏意联合公报
    苏联领导人和意大利总理满意地指出,苏意关系在经济、科学技术和文化方面有了重大发展。这是在这里公布的苏意联合公报中说的。
    意大利总理安德雷奥蒂应苏联政府邀请从十月二十四日起对苏联进行了正式访问。
    双方重申,苏联和意大利在社会制度和意识形态方面的不同,不能成为两国关系发展的障碍。
    双方指出,由于缔结了苏联和德意志联邦共和国、波兰人民共和国和德意志联邦共和国的条约以及一九七一年九月三日的四方协定,在欧洲局势的发展中出现了良好的进展。双方认为,德意志民主共和国和德意志联邦共和国之间的关系普遍正常化,接纳它们加入联合国,将为缓和紧张局势和加强国际安全创造新的可能性。
    双方表示希望全欧会议能在不迟于一九七三年上半年的时间内召开。公报说,双方赞同就研究共同裁减武装力量和军备(首先是在中欧)的可能性达成协议。
    会谈中对于最近由于苏联和美国通过协议采取一系列措施来限制核军备方面的竞赛表示满意。苏联和意大利两国政府支持召开加以适当筹备的有一切国家参加的世界裁军会议的主张。
    双方再次表示确信,应当做出积极的努力,以便在履行安全理事会一九六七年十一月二十二日决议全部条款的基础上,建立近东公正而持久的和平。


    【美联社波恩十月二十六日电】波恩农业部宣布,共同市场当局今天授权西德向苏联出售二十万零八千吨燕麦。
    农业部说,苏联曾试图向西德购买大量的小麦,但是被共同市场当局拒绝了,因为苏联出价太低。农业部没有透露苏联希望从西德购买的小麦的数量,但是据悉是八十万吨左右。也没有透露苏联人出价多少。
    这个部早些时候说,苏联人曾试图向西德购买一百万吨左右的谷物,其中一部分是小麦。


    【德新处波恩十月二十三日电】题:联邦总理勃兰特说:欧洲联盟不是长期的、而是中期的目标
    联邦总理勃兰特认为,巴黎首脑会议带来的东西,要比人们不久前所能预期的要多。会议对于欧洲说来是一个重要的成就,尽管人们在体制方面还可以想象得更好一些。联邦总理十月二十二日在波恩记者招待会上说,各国国家和政府首脑开创了一个活动比过去任何时候都要广泛得多的阶段。他认为会议的最重要结果是一致决定在七十年代末之前建立一个欧洲联盟。
    联邦总理具体地说:在内部扩建方面,共同体各国家和政府首脑决定,在建设经济和货币联盟的同时,对人们可以称之为社会联盟的问题采取第一批步骤。千百万欧洲职工最终必将意识到,问题不仅在于一个做交易的欧洲,而且也关系到劳动者及他们的生活质量的欧洲。
    各国家和政府首脑为了恢复物价稳定而对他们的经济和财政部长提出了明确的委托,要他们在不久将召开的卢森堡会议上决定一项具体的稳定计划。在这方面使人产生幻想是错误的。但是,我确实得到了这样的印象,现在在反对高度的物价上涨率的斗争中有可能共同采取一些措施。
    明年四月一日前建立起欧洲货币合作基金的决议之所以是对于欧洲统一的令人高兴的结果,也是因为我们能够防止从中可能产生一个新的通货膨胀的根源。再说,基金是一种存在共同汇兑率的情况下的有助于缩小汇率波动幅度的工具——因而是明天或后天的统一的欧洲货币的前一阶段。
    根据巴黎决议,通过新的活动,今后将在区域政策、工业政策、科技政策、环境保护政策以及动力政策方面扩大共同体。
    在建立对外关系方面欧洲将把它的力量作为独立的整体,为和平、社会进步和伙伴关系上的合作服务。为了达到这一点,我们加强了外交政策的合作并使这种合作更加同共同体内对外经济政策的建立联系起来。
    我们在世界政治中的责任加强了,这种加强了的责任体现在对我们传统友谊和联盟的忠诚上。我们曾经努力要同美国进行一次建设性的对话,此外我们也曾努力同其它重要的贸易伙伴进行这样的对话,我指的只是日本和加拿大。
    我们准备共同本着缓和及和解的利益,同东欧国家建立睦邻关系。对此,各国家和政府首脑为共同体和他们的国家提出了一项在共同贸易政策的基础上进行合作的建议。在计划召开的欧洲安全与合作会议上,他们将彼此协调一致地工作。


    【法新社巴黎十二月十五日电】今天早上的内阁会议主要是研究国际形势,首先是讨论欧洲,讨论在巴黎开会的欧洲共同体成员国或新成员国的元首或政府首脑会议结果。
    政府发言人莱卡首先指出,外交部长舒曼汇报了这次会议的经过和决议。接着,莱卡追述了共和国总统用下面一段话归纳法国政府打算从这次巴黎首脑会议上得到的结论:巴黎会议达到了为它定的合理目标多走了几步。“会议首先是通过使新成员国完全和富有成果的参加共同体,来扩大这个组织。会议在经济与货币联盟方面取得了显著进展,并为经济政策(主要是对付通货膨胀的斗争或平衡的区域性政策)的某些方面确定方向和日期。
    “更为使人感兴趣的是出现了心理方面的转折,给予社会问题以及维持和改善生活条件问题的地位就表明了这种转折。重建欧洲自己独特的文明和生活方式的主张,第一次不仅谈到,而且还进行了讨论。最后,在我交给各国政府首脑的声明草案中提出了倡议的法国只能感到高兴的是,需要确定和建立的欧洲个性的概念被一致通过了。诚然,欧洲联盟是一个不明确的概念。但是它是有意成为这样,以便避免无用的和有妨害的理论争执。总之,巴黎最高级会议是一次成功的会议。”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