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2 GIA 高速专线,稳定4K在线视频,6个独立ip,最高5TB流量。
被封后自动更换IP,仅需5.88刀每月,支持支付宝。按月支付,不怕跑路!

1972年11月1日参考消息 第1版

    【共同社东京十月三十一日电】题:穷追美国的退缩态度——中国政府发表声明
    北京三十日电:中国政府三十日晚对北越政府二十六日发表的关于和平协定的声明表示坚决的支持,同时要求美国政府遵守诺言,立即签署同北越政府之间已经达成的协定。中国政府的这个声明是由中国外交部新闻司于当天晚上九点五十分同时散发给外国驻北京的特派记者的。自北越政府二十六日发表声明以来,中国已由周恩来总理会见了驻北京的北越和南越临时革命政府的大使,表示坚决的支持。此外,三十日的《人民日报》评论员文章也提出了同样的主张。在这之后,三十日又以政府声明的形式再次强调了中国的立场,向世界表明了中国坚决支持北越的态度,这是值得注意的。
    总的来说,中国政府声明的明显的调子是对在越南问题处于最后阶段时表现退缩不前的美国进行穷追猛逼。
    这个声明在最后强调说,只要美帝国主义不停止对越南的侵略战争,中国就彻底地全力支援越南人民的斗争。
    中国通过今年二月美国总统尼克松的访华以及其后美国总统助理基辛格的访华等,向美国政府转达了如下的立场,即如果要谋求扩大同中国的友好关系,那么在设法解决台湾问题的同时,还必须停止在印度支那的战争。中国在采取支持印度支那解放的方针的同时,从改善美中关系的观点出发,还强烈要求尼克松政权改变政策。
    可以认为,关于北越、南越临时革命政府同美国的谈判问题,中国是理应了解其详细内容的,对二十六日发表的“协定”,中国也充分了解,支援越南解放的立场始终是坚定的。
    【法新社北京十月三十日电】(记者:迪萨布隆)中国政府今天指责美国故意拖延越南和平协定的签订。
    中国的一项正式声明要求美国“尽速”同北越签订这项协定。
    自从出现在越南停火的可能性以来,这是北京第一次发表声明表明正式立场。
    声明批评华盛顿“一变再变,节外生枝,出尔反尔,设置新的障碍”。
    声明还说,“美国政府必须以行动来回答。”
    观察家们说,在外交部分发给记者们的这项声明表明中国政府完全支持河内。
    【合众国际社北京十月三十日电】(记者:查尔斯·史密斯)共产党中国今天在一项正式声明中要求美国“尽速”签订越南停火协定。
    这项声明说,美国不愿如期签字,只能使人们对它谋求结束越南战争的诚意产生怀疑。
    【路透社北京十月三十日电】中国今晚抨击美国在为阻挠签订结束越南战争的解决办法设置障碍。
    北京的声明说:美国是西贡阮文绍政府的唯一支持者,又说“如果美国真想解决问题,这些障碍是不难排除的”。
    声明说,美国应该信守自己的诺言,尽速同北越签订已经达成的协定。
    此间观察家们指出,用政府的名义发表声明,而不是用往常的作法以外交部的名义发表声明,就使声明具有充分代表中国领导人的权威性。
    【南通社北京十月二十七日电】周恩来总理昨晚接见了北越和越南南方临时革命政府的使节,同他们进行了十分亲切友好的谈话。从关于这次会见的报道中看,周恩来收到了那个声明文本,听取了向他介绍的越南民主共和国政府对谈判和协定签字推迟问题的立场,介绍时强调越南人民要在军事、政治、外交三方面争取更大胜利的决心,周恩来则表示中国坚决支持越南的立场。
    虽然中国没有就这一谈判发表任何评论,但是可以肯定,北京正在密切注视着谈判情况,而且,尽管签字延期了,中国仍觉得有一定程度的希望。这里认为结束越南战争是十分重要的事,甚至把这作为中美关系正常化的最重要条件。同时,中美两国的接触日益频繁,人们的印象是,现在正在等待越南问题解决,然后在中美关系方面快步前进。


    【美联社华盛顿十月三十日电】(记者:格雷戈里·诺克斯)阿格纽副总统说,美国将不能在十月三十一日以前作好签署越南和平协定的准备,但是认为这并不会阻碍“在适当的时候”签署一项协定。
    阿格纽二十九日说,“在协定的主要部分上,并不存在问题”。然而,他又说,“只有少数几个问题需要在协定最后肯定下来之前在双方之间弄得‘极其明确’”。
    阿格纽副总统在美国广播公司电视台的“问答”节目中说,他认为十月三十一日不会签署任何协定。他还说,并不存在重大分歧,“我认为协定遭到失败的可能性不是很大”。
    他说,他认为南越总统阮文绍不会阻挠签署这项协定。
    他说,“我认为,阮文绍总统希望完全肯定这样一点,即:人人都了解,根据这一停战计划,南越人民确实拥有自决权”。
    可是,在北越军留在南方这个问题上看来存在着重大分歧。
    南越外长陈文林三十日说,“北越军必须撤回北越去”。
    但是,星期日在就这个问题追问阿格纽时,他说,美国撤销了它早些时候坚持要北越军撤走的主张,因为河内已经放弃了它提出的“成立一个强加的联合政府以及彻底解散阮文绍政府”的要求。
    他说,协定现在规定,“这个国家仍然有效地在当选的官员,即阮文绍的人的控制下……”
    陈文林还对将要成立的民族和解委员会表示不安。他说,河内把它解释为“改头换面的联合政府”。
    阿格纽说,“在越南方面,他们说,这是一个政府机构,而在美国方面,理解为这是一个行政机构,因此,必须予以澄清”。
    他说,阮文绍和民族解放阵线在这个委员会中将拥有平等的代表权,并将共同挑选其余的成员。他说,委员会必须一致作出决议。阿格纽说,“这样一来,谁能说这就等于一个联合政府,我就不能理解了”。


    【美联社西贡十月三十日电】(记者:乔治·埃斯珀)一些人士今天说,美国第七舰队大大减少了对北越的军事行动,停止从沿海海面的一切炮轰以及停止在二十度线以北设置新的水雷,这是为了表示善意而采取的进一步降级的行动。
    由巨型巡洋舰和驱逐舰组成的一支特混舰队已经开到了二十度线以南很远的地方。
    过去九天来一直没有设置新水雷的二十度线以北的地区中包括北越最重要的港口海防港。
    这些人士说,但是,仍然有些水雷必须采取其它办法使之不发挥作用,而且迄今为止,据了解还没有采取行动拆除这些水雷。
    这些人士强调指出,水雷的封锁并没有停止,但是在二十度线以北没有设置新的水雷。
    【美联社西贡十月三十日电】据星期一(三十日)获悉,美国第七舰队已停止从沿海海面向北越二十度线以北的海岸进行炮击,这是一个继续降级的行动,作为在为完成印度支那和平协定而举行的关键性谈判期间的一个善意的表示。
    早些时候,美国国防部长莱尔德曾证实,对北越二十度线以北的一切空袭已都停止,但是他没有提到第七舰队的巡洋舰和驱逐舰停止炮击。
    美军司令部和第七舰队拒绝置评。
    当问到二十度以北海防港的水雷有没有除掉的时候,官员们也拒绝评论。


    【本刊讯】美国华盛顿《明星晚报》十月二十七日刊登了乔治·谢尔曼写的一篇评论,题为《为什么俄国人现在能够容忍尼克松》,摘要如下:
    在二十世纪下半个世纪的历史写成的时候,其中最令人震惊的几个方面之一应当是俄国人对尼克松的态度发生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变。
    在一九六○年的势均力敌的选举中,正如赫鲁晓夫事后向约翰·肯尼迪总统吐露的那样,俄国人以拒绝在选举结束之前释放一架迷航的美国侦察机上的三名美国飞行员的方式故意阻止尼克松副总统进入白宫。
    今年的情况恰好相反。尼克松已在白宫里面,而俄国人则在想尽一切办法使他留在那里。事情已经发展到这一地步:共产党真实主张的预言者《真理报》上周刊登了一篇文章,告诉它的信徒说,美国“绝大多数的政治专家”都预言尼克松会取得胜利。
    看起来好象是尼克松和苏联领导人勃列日涅夫曾坐在一起决定如何部署在莫斯科这个方面的竞选活动。当然,他们新的合作做法是在今年五月举行的莫斯科最高级会议的时候突然发生在世界上的。正如《真理报》所指出的,这次最高级会议使尼克松在美国选民当中的声望突然上升了。
    苏联为什么这样做呢?
    首先,这一转变将永远消除这一论点:苏联的对外政策是受意识形态支配的。同民主党候选人麦戈文相比,尼克松仍然在远为要大的程度上属于强调要加强美国的力量来遏制苏联的扩张的冷战战士之列。麦戈文主张将把国防预算削减数十亿美元,单方面从欧洲撤出一半美国驻军,并完全撤除美国在东南亚的力量。
    但是在牵涉到苏联的大国利益的那些地区,意识形态是不起作用的。事实是,莫斯科在世界事务中已成为一种保守的力量,它对不了解的外部世界感到担心,并且主要关心于为国内的消费者创造较好的生活。俄国人可能并不喜欢尼克松,但是他们知道,在三年之后,他能够在不打乱世界稳定的情况下进行强权政治的角逐。
    或许这就是尼克松总统在外事活动中取得的最大成就。批评者们可能指责说,这确实是那些具有进行不道德的投机技巧天才的人所搞的一种卑鄙的行径。他们可能是正确的。但事实仍然是,尼克松及其顾问亨利·基辛格已熟练地把六十年代的自己活也让别人活的说法变成在超级大国合作方面的第一个实际义务。
    通过暂时平息美国同莫斯科的头号对手中国人的争吵,通过巧妙地把莫斯科所迫切需要增加的贸易和信贷同关于世界危机正在减少的“谅解”联系起来,尼克松已经使苏联在避免同美国在中东、欧洲、同样也在越南发生冲突方面得到了既得利益。
    俄国人也得到了好处。他们今年夏天在美国市场上做了一笔很好的小麦交易;他们在欧洲——无论是西欧还是东欧——博得了尊敬;他们在印度次大陆增加了影响,同时他们已经为国内的一个将要垮台的社会赢得了时间。因此,不难看出他们为什么宁愿要尼克松重新当选。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