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2 GIA 高速专线,稳定4K在线视频,6个独立ip,最高5TB流量。
被封后自动更换IP,仅需5.88刀每月,支持支付宝。按月支付,不怕跑路!

1971年11月26日参考消息 第4版

    【路透社联合国二十三日电】中华人民共和国代表团今晚在联合国举行了它的第一次招待会,有三百二十五人出席了这次举行了两小时、花了三千美元、包括一次冷餐宴会的招待会。
    没有邀请日本、澳大利亚和新西兰的代表团,它们在为美国要使台湾保留联合国代表权而没有成功的活动中都特别卖力。
    也没有邀请南非、葡萄牙、以色列、西班牙和约旦的代表团以及包括西德和罗马教廷在内的所有常驻观察员使团。
    邀请了美国,但是美国只有布什大使作为代表参加。
    中国人士说,这个邀请是作为对联合国的东道国表示礼貌而发出的。布什是在宴会开始四十分钟之后来到的,呆了十五分钟。
    他和主要的东道主、外交部副部长乔冠华见面时冷淡而有礼貌。布什称呼这位部长为“大使先生”,然后对他发出的邀请表示感谢。
    中国驻联合国常驻代表黄华同乔先生一起站在餐厅门口,迎接川流不息地到来的客人。
    吴丹没有出席这次宴会。他因溃疡症正在医院进行治疗。
    在今晚的招待会上,中国威士忌酒和称为茅台的烈性酒像饮水一样的被大量饮用。中国官员在他们的客人们中间鼓励他们尝尝茅台,宣传说这种酒“会使人感到暖和,但对头不会有害”。
    【合众国际社联合国二十三日电】中国人原先打算举行一次有一百五十人参加的招待会,但是出席的人数“不断增加”,直到有三百多人参加。
    美国大使布什很尴尬地来参加一次鸡尾酒会。英国大使科林·克劳受到北京副外长乔冠华和黄华大使的热情接待。对苏联大使马立克的接待是冷谈而有礼貌的,对法国大使科斯久什科—莫里泽的接待是热情的。
    乔冠华适当地接待了蒙古的代表。一周来成为他们的标志的微笑仍然表露了出来。
    但是当巴列维公主(伊朗国王的妹妹)到达时,迎接的中国人中不约而同地发出了很明显的表示欢迎的招呼声。
    中国人(他们能讲英语)走来走去,随便地交谈。


    【合众国际社罗马二十三日电】联合国粮食及农业组织总干事布尔马今天指出,大陆中国不经过任何特别的手续就可以取得在这个组织的席位。
    布尔马在该组织的理事会议上说,“有理由认为,中国对恢复在本组织的地位将是感兴趣的。”
    中国在一九四五年是粮农组织的创始国之一。但是台湾在一九五一年向该组织提出,表示要退出,在第二年便离开了这个组织。
    在正常情况下,接纳或者重新接纳一个国家进入联合国粮食及农业组织要经三分之二成员国通过,但是布尔马提出,“人民共和国取得它在联合国粮食及农业组织的席位”可以“不经过任何特别的手续”。
    【美联社罗马二十三日电】新近连任的联合国粮食及农业组织总干事阿德克·布尔马今天呼吁共产党中国为了中国的利盒而参加粮食及农业组织。
    布尔马在记者招待会上说,他已经邀请北京政府参加粮食及农业组织。
    布尔马说:“中国是个农业大国,我们认为北京没有理由不参加一个主要解决世界农业问题的组织,这是符合我们的利益的”。
    粮食及农业组织在联合国接纳北京之后不久就宣布它将要求中国参加这个组织。


    【本刊讯】《纽约时报》二十一日刊载该报特派记者苏尔克二十日自联合国发出的一篇报道,标题为:《中国人通过在联合国休息室里饮茶使小国高兴》,摘要如下:
    头发灰白的中国新任驻联合国常任代表黄华,在本周的一个下午同一个同事走到代表休息室去饮茶。这是黄先生及北京代表团其他人到达纽约以来的一周中第一次这样做,这一行动在这个宽敞的北休息室(里面既有酒吧间又有咖啡茶室)的常客中间留下了印象。
    一位拉丁美洲的代表带着佩服的口吻说:“这是中国人的个人外交,黄华在这里饮茶,态度十分随和,他和我们都知道,‘超级大国’——美国和俄国——的首席代表几乎从来没有随便来到我们中间。”
    这个休息室已成了来自西欧、拉美、非洲和亚洲一些小国的代表的活动场所。近年来,一些已变得比较随便的东欧人已习惯在休息室“做工作”(这是对这种社交活动的一种称呼)。
    非洲的一位政治顾问在观看黄华和中国的一位高级代表唐明照喝茶时说:“这是‘第三世界’在联合国聚会的地方。”
    他还说:“中国人显然很快就抓住了这个地方。我不记得看见过布什先生或马立克先生到这里来喝过茶或咖啡。当然,他们是‘超级大国’的代表,他们必定太忙,没有时间同我们这些小人物呆在一起。”
    另一些经常到休息室去的人说,他们不记得苏联首席代表马立克曾到休息室里进行过社交活动,或者在那里喝过茶。苏联代表除了在出席会议时以外,一般是很难在联合国总部找到他们的。他们在开会前和开会后通常都集中在他们的办公楼里。
    【本刊讯】美《国际先驱论坛报》二十二日转载了《华盛顿邮报》记者卡诺的报道说:
    毛泽东的格言教导他的信仰者要节约、自力更生、谦虚和小心谨慎,这就是中国共产党代表在联合国的第一周的表现。


    【美联社纽约二十三日电】洛克菲勒中心的官员说,三名少年在市中心曼哈顿区从旗杆上扯下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旗,然后带着国旗赶快跑了。
    一位发言人说:“明天将升起一面新旗。”
    后来,保卫犹太人联盟自称国旗是他们偷的,它说,它们这么干是为了抗议联合国安理会即将进行的辩论,安理会将讨论中国提出的一项要求以经济制裁方式谴责以色列的决议草案。


    【本刊讯】沙捞越《诗华日报》十二日以《中国代表团到联合国了》为题发表社论,摘要如下:
    当中国宣布派驻联合国的十人代表名单后,西方评论界说:“这是使西方望而生畏的强大阵容!”其实,中国代表团之可畏,是植根于中国的人民外交政策基础上,是国家不论大小,一律平等;支持中小国家经济独立等,这些国际正义与公理的国策,使大国沙文主义及经济剥削者畏惧罢了!
    另一特点,是这一回中国在世界事务中,堀起为弱小国家的领袖,乃是弱小国家勇敢的站起来在联合国不畏强暴而支持中国的结果;并非中国以武力之威,胁迫小国支持的。这事实说明中小国家是被国际强权欺凌到不能再忍受时,才找到同样受欺凌而自强不息的中国为友的。也是说,中国以不忘旧日之受苦受难,强大后不以强国自居,不忘记受难中的弱小民族希望独立兴起的愿望,才赢得中小国家的友谊与合作的!
    人多势众,胆气自壮,这是在亚非拉中小国家团结自立的互相支援下,获得强大的中国之支援后,相得益彰的威力!公理战胜强权,已经以压倒性的大势,成为七十年代世界的主流了!
    这里益显苏联当权者的迟纯。试想,当亚非拉中小国家,正兴高采烈的团结一致要借助中国的力量,来完成民族复兴的大业之时,苏联若故意与中国为难,就无异犯了众憎,更孤立的处境的滋味也就等着苏联去品尝了?
    有人担心,中国进入联合国,取得了世界领导地位,如果美国当权者因为妒忌而不合作,甚而故意进行捣蛋破坏时,中国也无所作为,联合国也等于虚设了!这是多余的“杞人忧天”!
    事情很清楚,中国在联合国之外时,照样能完成团结弱小的国家,进行正义的事业,打开国际民主的大门,而后才能进联合国;进了联合国之后,美国若再破坏,孤立的同样是美国自己,而不是中国。


    【合众国际社马萨诸塞州新贝德福二十一日电】美国驻联合国首席代表布什今天说,修改联合国宪章也许是能挽救这个组织的唯一办法。
    布什在一次广播谈话上说,最近关于福摩萨独立运动的谈论很多。
    他说:“如果有这样一个运动,你还得说,在一个独立的台湾进来之前,在安理会必须得到北京的通过。所以,如果他们想要在安理会不被否决的话,总得取得某种和解才行。”
    布什说,新的联合国宪章可能把日本包括在安理会里。


    【本刊讯】香港《新生晚报》十日刊登一篇题为《国府如何对付“台独”活动》的文章,摘要如下:
    国府当前不在于如何防止中共以武力进攻,而在于如何对付中共统战及国际姑息分子操纵下的“台独”活动。
    我们近日一再著文强调“台独”活动,有些人或以为“小题大做”,却不知尼克松总统所行的对华政策,也是受到“台独”后台老板的姑息分子所左右。这些自认“中国通”的姑息分子,以费正清、赖世和、巴奈特等为首,他们在尼克松上台时,提出了一项备忘录——《论美国与中国关系》,一面建议美与中共建立正常关系,一面认为国府无望,建议尼克松催促国府,从金马外岛作有秩序的撤退,停止对大陆采取挑衅性行动,并要求尼克松政府“对于台湾发生作用的地下政治势力,应保持注意”,暗示一旦机会来到时,便可以促成台湾成为一个“独立国”。
    观诸美国现行的对华政策,如尼克松之即将访问大陆,美国限制国军突击大陆,台独分子在美国的活动,以及美国在联合国推行“一中一台”的方案,莫不是费正清备忘录所提出的。而在本港,也有人不断大作文章,响应费正清的论调。(他们)是否受人收买了?
    在这种情形下,国府“两面受敌”,既要粉碎中共用意在瓦解民心的和谈谣言,又要在国内海外加强措施,防止“台独”乘机捣乱。不过,国府对付“台独”,已非自今日始。第一步是注重大陆与台湾历史渊源,鼓励台湾本地人传家谱,避免他们数典忘租,使他们明白除了少数高山旅人外,他们都是从福建广东移居而去的,国府并从地理上说明台湾原是大陆的一部分。
    其次,便是对有意从政的台湾本地人才,破格重用。最近据报载,为了全部消除台湾本地人与外省人间尚存在的若干隔阂,国府准备改组中央民意机构,以增选补选的方式,大量增加名额,使本地人有更多的代表权。此外,尽量争取幡然而悟的“台独”分子,以及释放系于囹圄的政治犯。不过,“台独”的活动,主要是在海外,尤其是在美国,因此国府打击“台独”的重心,也是在美国。在一九六九年,在国民党第三(海外)组主任马树礼策划下,在纽约成立“台湾同乡福利会”,由台湾籍新闻从业员陈鹏仁负责,主要工作是连络及帮助在美国留学的台籍学生及其他台湾人,号召他们参加亲国府的活动,以与“台独”的“台湾同乡会”分庭抗礼。
    同时,政府及国民党的台籍高级人员也出国访问,如第三组副主任施启扬不久前也到欧洲进行游说,他每到一地便邀约台籍留学生会谈,报告台湾现状,强调政府锐意改革,他并指出,台湾当前的主要矛盾,在于年老及年青一代的思想冲突,不在本省及外省人之间的摩擦,所以不应以“台湾独立”为口号,他说政府已注意到这个问题,因此将会起用新血,本省的青年更是越来越受重视,在“五年到十年,部长级的台湾人,将有三分之一到一半。”最近,国民党中央党部副秘书长、台省人林金生,也曾到美国进行同样的工作,他们收到很大效果,消除海外台省人对国府的许多误会。
    不过,“台独”那些姑息分子的后台老板,由于中国问题的新变化,对支持“台独”活动还会变本加厉,据亲国府的美国名教授饶大卫指出,这些姑息分子虽然只有“少数人支持,但其可利用的金钱与其他资源,数目的庞大与集中非想象可及。”因此,国府应加强连络在美国友人,鼓起群众的支持,让他们切实了解台湾根本就是中国的领土,“台独”运动只是少数人的别有用心的策略,使姑息分子诡计无法可施。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