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66年8月26日参考消息 第2版

    【本刊讯】英《每日镜报》二十四日刊登布莱克曼二十三日从西贡发回的一篇文章,标题是《在越南问题上的难题:美国攻入北方吗?》,全文如下:
    这里的美国人现在正在认真讨论攻入北越的问题——这已得到南越军政权的赞成。
    人们认为,在北方建立一个“有限的”滩头堡不会违反约翰逊的“有限报复”的政策。
    提出的论点是,攻入肯定会使北越主席胡志明走到会议桌前去。
    另一个目标将是可以在北越打进一个楔子,从而切断或威胁共产党通往南方的补给线。
    为了搪塞世界舆论对这种新的扩大战争作法的反对,将会提出这种说法:小规模的攻入将比轰炸工业中心要可取一些。
    【合众国际社西贡二十三日电】由于美国作战部队不断在越南登陆,使得货船的货运量猛增到每天一万五千吨。
    美国陆军第一后勤司令部负责这些军用货船的卸货、入库和运输的工作。它说,七月份入港的货运量约达四十二万五千吨,这是空前高的。
    目前按吨数计算的速率比夏初以来增加了大约百分之三十。
    在七月间,金兰湾的士兵卸下了十一万二千多吨货——这大约等于所有自由世界的武装部队在一九六五年一月这个月里所使用的装备。这第一次表明,这个国家的中部地区仅仅在一个月里就卸下了十万多吨货物,而这个地区在去年夏天还只不过是嗜睡的越南人的一个渔村。
    西贡港口设施卸货的吨数最高——略多于十三万二千吨。第一后勤司令部的其他港口卸货的吨数为:归仁,六万二千七百七十吨;芽波,四万三千吨;芽庄,二万吨。
    在一九六五年,后勤司令部卸下的货物估计有一百四十万吨,只等于目前一个月卸下的货物的三倍。在一九六六年的头七个月,港口卸下了二百二十五万吨军需品。


    【美联社西贡二十四日电】一位美国发言人今天宣布,美国海军陆战队在搜索非军事区以南的渗透道路时,遭到了北越军队的激烈反抗,同敌人进行了十二个小时的激战。
    发言人说,海军陆战队今天的伤亡据说是轻微的。
    战斗的地点是在非军事区以南大约五英里的地方。


    【本刊讯】印尼《罗盘报》十五日报道:第七军区(迪波内戈罗师)司令苏罗诺少将最近证实,的确,有迹象表明九卅运动—印尼共领导人前准将苏帕佐在中爪哇流窜,明确地说是在万由马士西部。
    但是,当进行追捕时,前准将苏帕佐却不见了。由于进行严密的清剿,结果当时打死了印尼共芝拉扎地区的两名领导人乌莫赫和帕尔诺。


    【合众国际社雅加达十五日电】印度尼西亚十七日在庆祝独立二十一周年时将成年了。
    但是印尼人民面临着相当冷酷的情况,他们的经济实际上已破产,印尼欠二十四亿美元的外债。
    苏加诺的言行吓跑了外国投资和印尼的盾,印尼的货币的实际价值有时还低于印货币的那张纸。每当政治风暴席卷这个千岛之国时,几乎都引起它的价值的波动。
    在构成共和国的各岛屿中,仍存在冲突和不满,许多外围岛屿(特别是苏门答腊)叫喊:驻在西爪哇的中央政府在对它们进行掠夺。印度尼西亚的一亿人口中有百分之七十住在爪哇岛上。
    问题是复杂的,印尼在它独立二十一年来正进入一个担心发生另一次战争的世界,看来它在准备面临这一挑战。
    印尼在同共产主义搞了倒霉的罗曼斯以后生存下来了,并且把它对其他国家的敌对情绪变为友好。看来印度尼西亚已成年了。


    【雅加达电台十五日广播】苏哈托上将今天在接见新加坡政府联络小组时说,印尼将在独立和积极的对外政策的基础上,接受任何国家提供的其性质符合印尼民族斗争利益而不是带有投资性质的援助——贷款。
    【美联社雅加达十六日电】财政部长塞达说,这个国家并不反对外国人在这里进行投资。
    塞达是在十五日同预算委员会会谈后说这番话的。
    他的讲话看来是违背历届政府建议尽可能把这里的外国投资收归国有的政策。
    塞达澄清说,印尼非常需要投资和援助,特别是通过零件的形式。在印尼,几乎不可能找到任何一种机械的零件纯粹是由于缺乏零件,卡车被搁置在路边。
    大批来自日本、美国和欧洲的私人企业家已抵达这里,试图同这个政府进行交易。
    有些人说,迄今为止反应十分良好。
    【德新社波恩十六日电】西德今天给印尼提供了价值一千三百五十万马克的资金援助,用以进口零件和原料。西德去年给印尼提供了一千六百五十万马克的资金援助。


    【本刊讯】十九日出版的《柬埔寨现状》周刊发表一篇文章,摘要如下:
    照北京看来,国际监督委员会“早就堕落成了美帝国主义的侵略工具”。
    我们要就此指出重要的一点,由于柬埔寨国际委员会的印度主席的权威和正直,委员会的工作始终作得很正确,尽管加拿大代表团采取了令人遗憾的暧昧态度。……在金边,国际委员会毫不是作为“美帝的一个工具”工作的。它对老挝和越南所采取的态度与我们不相干。但是,应当承认,这些国家没有任何一方为国际委员会的任务提供方便,委员会的活动完全陷于瘫痪。……我们同老挝和越南兄弟的团结并不是以“反美”为基础的。我们的情况只是:只要美帝国主义敌视我们,我们才“反美”。我们的团结倒是建立在这些积极原则之上:希望同越南和老挝和谐相处,希望我们之间有误解就消除,希望建立有成效的经济和文化等关系……当然,我们谴责过,并将继续坚决谴责美帝国主义对我们的邻邦和兄弟的侵略,我们将冒着巨大风险给予他们更坚定的政治、外交和道义支持。我们曾以各种方式帮助南越人民解决吃食问题。我们这种一贯的勇敢态度遭到过许多批评和指责——也许还会有——采取这种态度是基于越南的战争扩及我国领土。这就是我们认为的团结。我们理解和尊重我们的越南和老挝兄弟提出的取消国际委员会对他们国家的一切监督的理由。但是,国际委员会对柬埔寨的监督,这是柬埔寨人的事情。


    【合众国际社波士顿二十四日电】柬埔寨首相康托尔今天否认西哈努克是反美的。康托尔在写给《基督教科学箴言报》的一封信中提到在该报刊登的一则消息。
    “我们的国家元首不是反美的,而是反帝的和反殖的。正是由于这个缘故,他才强烈反对美国侵略越南,以及美国对民族主义和中立的柬埔寨的威胁。……—俟美国承认我们的领土完整和中立,停止对我国国土的一切侵略,赔偿过去的侵略中造成的损失和破坏,我们将马上同美国恢复友好关系。”


    【安塔拉雅加达十三日电】印尼前副总统哈达说:印尼人现在正在和国内的敌人战斗,其中之一就是贫困。哈达强调说,印尼目前的命运比荷兰殖民政权时期更苦,特别是公务员和工人的命运。
    哈达又说,要建设印尼,印尼人必须拥有外债形式的资本。但是,如果有关国家对(印尼)政府的领导没有信心,外债是不容易得到的。
    他告诫大会有出现独裁政权的危险。他说,一个独裁者是永远不会感到满足的,特别是他那种抬高自己的做法。因此,印尼人必须防止自己受独裁者的统治。“如果一个独裁者予人民以福利,这个福利国家将只限于独裁者统治的时期。”
    【路透社华盛顿十五日电】印尼大使巴拉今晚在记者招待会上说,印尼正向美国商借五千万美元短期贷款以便购买急需的零件。
    他又说,这笔贷款将不包括在九月在日本开会的国际财团所要给的任何财政援助之内。
    他曾同国务卿腊斯克谈过这笔贷款问题并得到了“非常同情的答复”。


    【路透社西贡二十二日电】澳大利亚大使馆今天宣布,柬埔寨已经部分取消了对美国记者在戴高乐总统访问期间访问这个国家的禁令。大使馆说,柬埔寨将承受已经发给美国记者的签证,但是将限制它们仅使用七天。
    早些时候,据宣布,柬埔寨将不允许美国记者进入这个国家。


    【本刊讯】雅加达电台八月二十二日广播一篇题为《提高民族警惕性,对付政治游击战》的国内评论,摘要如下:
    第六军区(西利万吉师)司令达索诺少将十九日在万隆宣布暂时禁止在西爪哇全区举行游行、示威和公众集会。司令采取这个步骤是为了恢复平静的和有秩序的局势,同时也为了使对万隆八月十九日事件的肇事者进行查究成为可能。
    达索诺少将迅速采取这样的步骤是正确的,是我们应该协助的。造成一些死伤的八月十九日事件是对我们的一个警告:我们必须提高民族警惕以应付看来日益加强的“九卅运动”—印尼共的政治活动。
    在“九卅运动”—印尼共的政治游击战活动日益加紧的某一地区的气氛,已经转到别的地区即西爪哇地区。……只有“九卅运动”—印尼共的政治游击战分子对八月十九日事件的发生感到高兴并且大笑;而对人民来说,这个惨痛的事件是教训,即我们同“九卅运动”—印尼共的账确实还未算完。
    因此,一些可能将被用作“九卅运动”—印尼共的政治游击战活动的场所的其他地区如中爪哇和东爪哇也有必要提高警惕。我们已经收到的来自这些地区的消息表明,在这些地方也已经采取了正确的步骤。在这方面,第五军区(大雅加达)司令阿米尔·马哈茂德少将已于星期六上午在雅加达同大雅加达地区各政党和各统一行动组织领导人举行会议。在这次会议上,司令主要是想努力寻找创造社会、政治、经济生活和治安的稳定局面的办法,使八月十九日事件不会扩展到雅加达。
    “九卅运动”—印尼共的政治游击战(集团)三番五次地企图执行其计划,但是由于我们的民族警惕性,他们的恶毒阴谋总是被挫败。确实,“九卅运动”—印尼共的政治游击战(集团)将会一直寻找途径和办法卷土重来,恢复残暴的、使人民遭受苦难的旧秩序。因此,我们也不可束手无策,而是要寻找途径和办法完成“安佩拉”内阁的纲领,最彻底地挫败“九卅运动”—印尼共的政治游击战。
    可以想象,最近期间,“九卅运动”—印尼共的政治游击战(集团)将最猖狂地加紧施展一切手段,包括加紧进行神经战,但是我们不用害怕,因为已经成功地冲入万隆的“九卅运动”—印尼共的政治游击战活动并不是有力量的表现,而是他们恐惧的表现。我们必要采取的行动是象《武装部队报》在社论中所提出的,即尽快地追查万隆八月十九日事件的肇事者,因为看来这个事件不是孤立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