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2 GIA 高速专线,稳定4K在线视频,6个独立ip,最高5TB流量。
被封后自动更换IP,仅需5.88刀每月,支持支付宝。按月支付,不怕跑路!

1965年8月9日参考消息 第4版

    【共同社东京五日电】特派记者小松伦敦电:
    战后经过二十年的欧洲的动向,可以概括为如下两点:(一)摆脱美国的控制;(二)形成同美苏对抗的第三势力的欧洲。当然,欧洲各个国家意见多少有些不同,例如,法国与其说要摆脱美国而独立,不如说正在向美国挑战,西德企图一面同美国保持密切关系、一面巩固欧洲,英国企图一面同美国保持传统的“特殊关系”,一面向欧洲大陆渗透。
    但是,从整个欧洲看来,可以说,战后继续了几年的美国完全统治体系已经崩溃,古老的欧洲现在正要换上新装,走上新的道路。目标是欧洲的联合。道路漫长而崎岖,而且分为几条。欧洲各国现在正在一面摸索达到这个目标的苦难的道路,一面一步一步地继续前进,虽然有时会表现出停滞和后退。惊人的经济复兴
    必须指出,欧洲加强了它对美国的独立性的第一个因素是欧洲的惊人的经济复兴。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不分战胜国和战败国,都遭到彻底的破坏。不过,依靠美国以马歇尔计划的援助,欧洲已经在几年内复兴。
    西德以一九四八年的通货改革为转折点,表现了奇迹般的复兴,法国从解除阿尔及利亚战争负担以后,经济有了惊人的发展。英国以及其它欧洲国家,在这二十年间形成了同美国相近的丰裕的社会,尽管在程度上还有差别。
    而且,一九五八年欧洲共同市场成立,加快了以德法为核心的欧洲六国的发展。
    不过,各国有不同的国内情况,虽然不能立刻追随法国戴高乐,但是可以看到,英国和西德在对共产党国家贸易问题上常常表现出拒绝美国的压力,要走自己的道路的动向。北大西洋公约组织失去生气
    减弱了美国对欧洲的影响的第二个因素,是冷战的缓和。赫鲁晓夫上台,推行和平共处政策,显著地缓和了欧洲的危机。在赫鲁晓夫下台以后,这种形势没有改变。柏林已经不再是世界大战的导火线。目前的欧洲已经不需要美国的“核保护伞”来对付苏联的军事进攻。
    因此,从美国保卫欧洲的这个概念出发而成立的北大西洋公约组织,已经失去过去的生气,要给它打气的多边核力量计划和大西洋核力量计划,在欧洲至少在军事观点上,已经失去了吸引人的力量。
    法国总统戴高乐承认中国和对越南战争的批评,在现阶段虽然有独树一帜之感,但是戴高乐的倾向存在于欧洲的暗流中,则是不可否认的事实。(文内小标题是原来的——本刊注)


    【本刊讯】香港《文汇报》七月三十一日译载日本《世界》杂志的一篇文章,题目是《约翰逊不是和平鸽》,作者是美国《记者》杂志的华盛顿特派员柯芬。文章转载如下:
    很显然,美国目前在越南进行的战争,已成为约翰逊总统先生的战争。他自己决定战略,口述国务院的声明,并且差不多每天都要向国会议员、州长、市长和新闻记者们,解释及说明白宫的越南政策和战争的情形。
    美国社会的各阶层,已纷纷责难政府使用毒气及对北越的野蛮轰炸。政界、进步人士、知识分子、教会方面,全都在批评政府的越南政策。
    一部分议员公开写信给总统先生表示“遗憾”。像《纽约时报》和《华盛顿邮报》那样的大报,也在要求政府重新考虑越南的战争政策。这样一来,总统先生所谓的“广泛的意见一致”就完全崩溃了。或者说,就变成“广泛的一致反对”了。
    而且,越南战争的军事费用是昂贵的。如果进一步长期化,势将威胁到“伟大的社会”的生活。在这样的一种空气中,我们的总统先生日益烦躁与不安了。
    人们要问:在竞选当时曾向美国选民保证“决不企图扩大南越战争”的约翰逊先生,为什么一旦成为约翰逊总统以后,就完全背弃了自己的诺言,一变而为大权独揽的战争促进者呢?我以为主要是由于以下的几个原因。
    第一,虚荣是我们总统先生的生命的原动力。他比任何人都更希求个人的成功,并不惜全力以赴。他从两位前任总统接受下来的越战摊子,是一个失败接着失败的烂摊子。这些失败使约翰逊总统先生困惑、焦躁,日益不安。
    第二,无论从个人的气质或个人的经验来看,约翰逊都是一头好战的苍鹰,而不是和平的鸽子。他过去在议会中的二十四年工作生涯,一直都是军方的辩护者和代言人。他以一个世纪的四分之一的时间来和将军们、司令们交朋友。
    第三,美国海、陆、空三军都竞以越南作为新武器及新战术的实验场。还有一批“化学理事会”的大人先生们,则以传道士的悲天悯人的口吻,主张使用化学剂来进行“人道的战争”。这些方面,在争经费的一点上,是彼此有些矛盾的。但到了我们的总统先生手里。他却一律采纳,兼容并蓄,把每一方面的战术计划都付诸实施了。
    第四,约翰逊认为:一旦西贡政权瓦解,出现一个和平的南越政府,美国的“顾问”们势必被请离开南越,而这将是他个人的终身耻辱。
    第五,在五角大楼操纵之下或受五角大数豢养的论客们,一直在散布“威胁来自中国”,“只要截断来自北方的供应,南越民军即会瓦解”,“中国决不敢参战”,“对付亚洲式的共产主义,唯一的办法就是把他们打到屈膝为止”……之类的论调,而约翰逊总统先生对于这些论调是很合脾胃的,从而便形成了他个人的政治见解。至于与此相反的意见,他是不屑一听的。
    以上这些因素,交错混杂地形成了约翰逊的扩大战争的行动。但与此相反,头脑清醒的美国人则纷纷向白宫提出了抗议。著名的政论家李普曼,像教训一个顽童似地再三指出:任何轰炸及“军援”,美国都无法在东南亚赢得公正的和平。曾获得“总统自由奖章”的著名社会学家路易斯·孟福德氏,致书给约翰逊总统先生说:“我有义务坦率地公开告诉阁下,数百万爱国的美国公民私下里怎样说法。我们根据现实的判断,认为阁下现在所采取的道路,乃是对于道义的威严之令人不能忍受的侮蔑。”
    美国自然科学者联盟(FAS)强烈非难南越美军使用毒气,密执安大学的二百名教授,在大学礼堂举行了连续十二小时“抗议讨论会”,抗议政府的越南政策。《纽约时报》几乎每天都刊登各界学者和知识分子的公开抗议书。
    可是,忠言逆耳,我们的总统先生对于不合自己脾胃的意见,不但不愿倾听,而且会暴跳如雷的。爱达荷州议员丘奇在发表了一篇与政府意见颇有出入的有关南越问题的演说之后,约翰逊闻之大怒,问他道:“你在演说之前,曾经同谁商谈过这个问题?”丘奇议员答道:“同李普曼谈过。”约翰逊咆哮道:“好吧,以后你们爱达荷州要建水坝,你也跟李普曼去谈吧。”这一幕,活画出了约翰逊是一个如何粗暴及刚愎自用的总统。
    现在美国政治航船的掌舵人,就是这样的一位总统先生。会不会有什么因素使他改变罗盘的方向呢?当年杜鲁门接罗斯福的职务,一场朝鲜战争打下来,民主党的声望大跌。如今约翰逊接肯尼迪的职务,越战又有变成朝战式的趋势。约翰逊总统先生会不会引以为戒?——上帝才知道!


    图中四个英文字母是「北大西洋公约组织」的缩写「NATO」,代替第三个字母「T」的是戴高乐的形象。原载美国斯普林菲尔德《领袖和新闻》


    【本刊讯】《纽约时报》八月一日刊登了七月二十九日发自贝尔格莱德的一篇专讯,摘要如下:
    “啊呀!”这个惊叹词看来是南斯拉夫人对政府的新货币和价格改革的普遍反应。
    这个声音在肉类市场上可以听到,在那里大多数肉价涨了百分之五十。这个声音在面包店里可以听到,那里的白面包价格涨了百分之四十五。这个声音在工厂里可以听到,在那里将近二十万工人面临解雇。
    通常这个“啊呀!”伴随着“我的上帝!”
    目前还不可能判断收入的增加是否赶得上生活费用的上涨。
    政府说,年初以来生活费用已上涨约百分之二十四。官员们私下承认,上涨已达百分之四十五。按外国外交官的计算,上涨已超过百分之七十二。
    第纳尔的眨值以及宣布今后五年将发行比价为一比一百的新货币,已引起了大量笑话。
    上周在联邦议会,议员们开这次改革的两个设计人的玩笑。一名议员说,“这次改革意味着我们将以一百个基罗换一个克拉伊格尔。”
    另一个开玩笑的人建议推荐一名高级共产党官员作为“头一个使第纳尔变成废纸的人”而获得诺贝尔化学奖金。南斯拉夫的高级经济学家被说成是神童,“因为他在五岁的时候就像今天这样懂得了经济。”
    一名推销员今天对一个外国人说,“你看,我们南斯拉夫人是首先在月球着陆的人——工具是我们直冲九霄的通货膨胀。”
    虽然几乎没有什么南斯拉夫人对这个计划的好处提出异议,但是他们深深知道他们的钱包将要出现拮据的情况。
    据悉,美国官员对南斯拉夫的计划表示同情。
    受影响最大的将是农村的人,这些人过去几年都已迁到城市在南斯拉夫的迅速扩充的工厂中工作。
    由于改革规定工厂进行“有效的”生产,许多企业将解雇几乎所有非熟练工人。他们将不得不回到他们的农村家庭,靠恢复农业劳动过活。


    【法新社华盛顿四日电】约翰逊总统今天要求国会再为越南战争拨款十七亿美元。白宫发言人说,这笔新的拨款将主要是用来购买飞机、直升飞机、弹药和支付美国军队的训练经费。
    【路透社华盛顿四日电】白宫说,麦克纳马拉已经通知约翰逊总统说,增拨十七亿美元一事对于美国的国际收支逆差只会产生很小的影响。
    麦克纳马拉到参院国防拨款小组委员会作证以前在电话中对约翰逊说,原因是因为大部分经费将用于在美国国内采购物资。


    【法新社华盛顿六日电】约翰逊总统今天签署了新的民权法案选举权法案,并且劝告黑人马上向当地投票办事处登记。
    他说,这个新法案是“自由的胜利,它比任何战场上取得任何胜利还要大。”
    约翰逊还宣布,在今后三四天内,将在密西西比、得克萨斯、亚拉巴马、弗吉尼亚州采取法律行动,以消除对黑人行使投票权还剩下的仅有的障碍。他是指在选民们登记时要缴的税。
    总统对黑人说:“这个法案不仅是黑人领导的胜利,也是对黑人领导提出的一个要求。有献身精神的领导人必须努力教育人民行使权利和履行责任。”
    总统对美国的白人说:“我知道要改变长期的风俗习惯是多么困难。在美国社会中不正义的事是没有地位的,但是对那些眼看一切习惯粉碎的人表示的谅解是有地位的。我对他们只是这样说:这种情况必然发生。发生这种情况是正当的。你们会发现你们肩上的负担也消除了。”
    种族平等大会领袖、黑人领袖法麦尔今天说,新法案将在很大程度上改变南方各州的政治气候。
    学生非暴力统一行动委员会主席刘易斯说,在争取黑人权利事业中,这同解放宣言和一九五四年最高法院宣布美国学校内实行种族隔离为非法的那个决定一样重大而有意义。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