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2 GIA 高速专线,稳定4K在线视频,6个独立ip,最高5TB流量。
被封后自动更换IP,仅需5.88刀每月,支持支付宝。按月支付,不怕跑路!

1965年8月9日参考消息 第2版

    【合众国际社西贡七日电】越共游击队今天清晨在西贡西南一百二十五英里的章善省对一些政府据点几乎是在同时发动了一系列地面攻击和迫击炮轰击。
    据说,在不到一小时内对地方部队和民团驻守的小型政府据点发动了六次迫击炮轰击。
    在今天凌晨二时二十五分,前哨据点和由遭到了迫击炮轰击,而在那以北七英里的庙巴遭到了一支来历不明的游击队的攻击。
    五分钟以后越共用迫击炮轰击门桥了望塔,并且攻击了和安据点。
    据说守军中有人受了轻伤。
    在三点钟,越共用迫击炮轰击了德隆县城,有一些人受了轻伤。他们在这之后二十分钟继续用迫击炮轰击隍美县城和杨涛据点,再次使一些人受了轻伤。
    最后一次攻击是在二十五分钟之后发生的,当时有一些迫击炮弹落到斜站据点去。
    据报道,岘港西南二十英里的大禄县城昨晚也遭到迫击炮攻击。
    【路透社西贡七日电】同这里以北二百三十英里的德固的守军和援军的空中交通联络今天上午至少曾暂时中断,越共迫击炮对机场的轰击使任何飞机都无法降落。
    这里的一位美国正式发言人说,小型武器的交火继续在进行,而在今天下午一时这个据点受到了共产党的迫击炮的轰击。
    战斗一直是激烈的;星期二由一批批直升飞机运来的救援部队在一次旨在从两翼包抄到这个据点周围并迫使越共撤离的行动中,在任何地方都没有能够推进五百米以上。
    美国和越南的驾驶员用炸弹、火箭、火炮和机关枪袭击有越共阵地的嫌疑的地方,但是到今天中午越共仍有能力用迫击炮轰击机场。
    一架被击落的美国直升飞机仍旧被遗弃在机场上。一架运伤兵的运输机在被击中着火以后不得不在西贡迫降。


    【本刊讯】多米尼加报纸《六月十四日报》七月三日发表了题为《人民的战斗性团结》的社论,摘要如下:自从美国六月十五日用迫击炮进攻和美洲国家组织提出公开和平建议以来,宪法政府采取了新的路线,由于这一新路线,在宪法运动的内部出现了分歧,这使我们所有关心国家民主运动的发展和巩固的人都感到不安。实际上,团结问题正在一切地方提到日程上来。大家都问,民主阵线的团结会由于新路线而破裂吗?我们尽管持有相反的路线,但我们认为团结不会破裂。真理终将打开道路,正确的路线将赢得群众,人民将团结自己的队伍:团结将得到加强并将建立在现实的基础上。但是当然,先要在两条相反的路线之间、在持有这些路线的阶级之间展开热烈而紧张的思想斗争。这种斗争是好事,而不是坏事。这样就会把事情弄清楚,也可提高群众觉悟。为了战斗,为了战胜敌人美国佬,是要战斗性的团结。首要的是必须从现实出发。多米尼加社会分成了阶级和阶层,分成我们反对的反动阶级和我们应该团结的民主阶级。民主阵营的阶级和阶层是:工人阶级、农民、小资产阶级和从事生产的民族资产阶级。这些阶级和阶层有自己相应的世界观,自己的意识形态,这是由于他们在生产中所占的地位造成的。即使他们为民主而斗争并成了最出名的人物,但他们的思想是革命还是保守,正是取决于这种地位。最进步的科学的世界观、最革命的思想是工人阶级的世界观和思想,而最保守的是从事生产的民族资产阶级。其次,我国基本上是在农村中有半封建剥削制度的农业国。这就是说,大部分多米尼加人民是农民,生活在农村,十分贫困。农民占全国人口的百分之七十左右。在提出人民的团结时应该充分考虑到这一点。必须很好地弄清楚这两个基本因素:阶级本性和阵线的组成成份,以便为全体人民所希望的战斗性团结打下基础。
    用坚定的革命路线武装民主阵线和把农民争取过来就是缔造人民的战斗性团结!


    【美联社西贡六日电】(记者:阿奈特)据可以得到的最好估计,在对北越采取了六个月事实上是日夜不停的行动以后,美国的空袭仍然远远没有达到目的。
    一位极其有资格的人士说,“我们需要再扔许多炸弹,必须损失越来越多的飞机才能取得任何结果。”
    美国空军和海军飞机对北越目标投了约一万吨炸弹,大约损失了五十架美国飞机。
    美国飞机当初开始轰炸共产党设施时,心中有两个目的。
    一个是切断通往南越越共军队的供应线。
    第二个目的是迫使北越政权到会议桌旁来。
    有资格的人士怀疑,越共的供应线是否遭到了严重的破坏。
    一位美国官员说,“我们炸断了他们的桥梁。毁坏了他们的公路,击沉了他们的驳船,但是我们谁也不当真地认为供应方面的努力受到了损害,他们证明是很有办法的。
    “供应仍然通过老挝沿着胡志明小道运来,我们除了轰炸丛林地区以外,对此毫无办法。越共沿海岸和通过老挝几乎是平平安安地开进来。”
    也没有迹象表明,现在比以往任何时候更接近于达到使共产党到会议桌旁来的目的。共产党拒不理睬美国的谈判建议和其他国家以及联合国秘书长吴丹的建议。
    在最近几周中,美国空军飞机一直在袭击河内西北山区的目标。对河内以北也作过一些飞行。
    极其有资格的人士认为,美国飞机和飞行员付出的代价将要高得多,如果他们试图摧毁河内地区的机场和导弹场地的话。


    【法新社阿尔及尔四日电】南越民族解放阵线驻这里的代表黄文心今晚说,南越民族解放阵线准备参加将于十一月五日在阿尔及尔举行的亚非最高级会议。
    民族解放阵线代表在就他昨天同阿尔及利亚外交部长布特弗利卡的会谈发表评论时说:“全国革命委员会第一次宣布了它的立场。布特弗利卡以新政府的名义表示坚决支持南越人民的斗争。民族解放阵线被承认为南越人民的唯一真正的代表、唯一真正的发言人。”


    【印新处新德里六日电】下面是印度—乌干达联合公报全文(本刊有删节
    ——本刊注):
    乌干达总理奥博特博士应印度总理夏斯特里的邀请从一九六五年八月一日到七日对印度进行了国事访问。
    奥博特总理拜访了印度总统并且同夏斯特里总理举行了一系列会谈。
    会谈讨论了两国共同关心的广泛问题以及重要的国际问题。
    两位总理在回顾万隆原则和不结盟国家一九六四年在开罗发表的声明时,宣布应当认为历史上的明确划定的国家边界是不可侵犯的。两位总理谴责了在解决领土或边界纠纷中以武力威胁或使用武力的作法,并且确认这种纠纷应当通过和平谈判来解决。
    两位总理表示希望第二次亚非会议在各参加国的帮助下和依靠它们的建设性努力将取得成功,并且将有助于实现共同的目标和加强亚非团结。
    双方表示相信在有效的国际监督下实行全面彻底裁军对人类的生存和世界和平与进步是极关重要的。他们结合这一点表示欢迎部分禁试条约,认为是朝着禁止核试验和最后消灭核武器前进的重要一步。
    他们敦促所有国家恪守它的精神和条文,并且要求还没有在条约上签字的各国毫不拖延地立即这样做。双方谴责了在禁试条约所禁止的情况下进行的一切核武器试验。
    两位总理严重关切地注意到越南的严重局势,认为这是对世界和平的威胁,并且一致认为这个问题需要在一九五四年日内瓦协议的范围内以政治方法来解决,而不是以军事方法来解决。
    他们一致认为,应当同其他不结盟国家共同努力寻求越南问题的和平解决办法。
    两位总理和他们的商业部长回顾了印度同乌干达的经济和商务关系,在注意到所取得的进展的同时一致认为,两国政府应当定期研究旨在增加它们之间的贸易的实际可行的措施。
    夏斯特里总理接受了奥博特总理向他发出的访问乌干达的热诚邀请,并表示感谢。


    【美联社西贡七日电】南越军政府星期六说,前有力人物阮庆中将由于丢失资金的事而受到调查,并且已被撤除巡回大使的职位。
    阮高其在记者招待会上发表的讲话没有详细说明对阮庆的指控的内容,而是仅仅说,他正在“被召回国来以调查”在一九六三年十一月吴庭艳政权垮台后“没收的那笔款项”。
    阮庆现在纽约过着近乎是退隐的生活。
    他的谈话还说杜高智少将(前军事领导人)也由于同一原因正在被从巴黎召回来。
    一位政府官员说,这些决定是在阮高其总理的“战时内阁”在岘港这个山城开了两天会以后作出的。
    据说,阮高其在这次会上检讨了他的政府上台以来四十五天的工作。


    【路透社圣多明各七日电】双方武装部队的成员自四月二十四日多米尼加革命以来今天第一次举行了会谈。
    美洲国家组织在这里的特别委员会安排了这次右派民族复兴部队和叛方宪法派部队的低级军官的会谈,但是没有参加这次会谈。
    阿图罗·博尔达·贝坦塞斯海军上尉和卡洛斯
    ·佩格罗上尉代表复兴派。
    宪法派的代表是在劳迪奥·卡马诺·格鲁利翁少校和奥古斯丁·利维拉托·莫罗维尔海军上尉。
    卡马诺少校是宪法派领袖卡马诺上校的堂兄弟。
    他说,“我不能告诉你讨论了什么问题,但这是一次友好的会谈。”
    他说,他将向卡马诺上校汇报。
    复兴派的两名代表也说,会谈是友好的,但不说是否打算再举行会谈。


    【美联社华盛顿六日电】加纳外交部长奎森—萨基星期五到达华盛顿,进行他所说的和平使命,带有恩克鲁玛总统给约翰逊总统的一封关于越南的特别信件。
    但是奎森—萨基对他的使命极其守口如瓶,一再说:“我只是作为信使到这里来的。”
    他说,他坚定地认为,恩克鲁玛给约翰逊的信件“应该促进和平”。
    【美联社华盛顿六日电】约翰逊总统星期五同加纳外长会谈,并向他表示,美国目前不打算轰炸河内。
    白宫新闻秘书莫耶斯向记者们宣读了一项同对河内可能进行的轰炸问题有关的颇为隐秘的声明。
    莫耶斯报道说,奎森—萨基说:“由于(美国飞机对北越的)轰炸,河内对加纳总统到河内去表示某种担心。”
    “总统说,这种(对轰炸的)担心是不必要的,因为美国没有对河内采取军事行动。正如总统所说的,半个炸弹也没有投在那里。”
    莫耶斯说,约翰逊向奎森—萨基重申了“他在许多场合说过的东西——通向和平的最快的道路是停止来自北方的侵略”。
    莫耶斯在回答一个问题时说,在约翰逊同奎森—萨基举行的十五分钟会议中没有讨论和谈问题。
    【本刊讯】《加纳时报》六日在社论中写道:
    (派遣萨基去华盛顿一事)表明有着和平解决越南冲突的一线希望。
    这一事实证明总统迫切希望为越南的一触即发的局势谋求一个迅速的、和好的解决办法。
    【法新社阿克拉六日电】《加纳时报》(通常反应政府观点的报纸)也反应出这种乐观情绪,它写道,恩克鲁玛总统的倡议“无疑不会是徒劳的”。


    【路透社香港六日电】阿联驻华大使扎卡里亚今天在离开这里前往开罗时说,他相信,他的政府准备在越南问题上起中间人的作用。
    他对记者们说,如果北越和南越提出要求,纳赛尔总统愿意调解。但是迄今为止,还没有接到这样的要求。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