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2 GIA 高速专线,稳定4K在线视频,6个独立ip,最高5TB流量。
被封后自动更换IP,仅需5.88刀每月,支持支付宝。按月支付,不怕跑路!

1965年8月28日参考消息 第4版

    【本刊讯】《纽约时报》八月九日报道:
    华沙的伊伦娜·基尔森斯坦今天在二百米赛跑中以二十二秒七的纪录给自己确定了世界上跑得最快的妇女的地位。
    在今天结束的为期两天的对抗赛中,年轻的美国人——队里有一半人的年龄是二十岁和不到二十岁
    ——以五十九比五十七两分之差击败了波兰女子队,男子以一百一十八比九十三分击败了他们的对手。
    美国女子在铅球、八百米赛跑和八十米低栏方面夺去了所有的前几名。
    基尔森斯坦的队友克洛布科夫斯卡以二十三秒整得第二名,接着是麦夸尔(美国),二十三秒一,然后是泰厄斯(美国),二十三秒八。
    基尔森斯坦昨天在一百米赛跑中击败了跟她一样以十一秒一分享世界纪录的克洛布科夫斯卡和泰厄斯,而且在四百米接力赛跑中几乎是靠了她一个人的功劳有力地跑完第三程而赢得了这个项目。另外,她今天又以二十英尺八又四分之三英寸获得跳远第一名。美国女子选手中突出的人物是:十五岁的马尔德,她以二分十秒赢得八百米赛跑第一名;谢拉德,她以十秒赢得八十米低栏第一名;格雷姆,她以五十英尺三又四分之一英寸获得铅球第一名。
    在今天一些项目的比赛中,(美国)惠特尼以五十秒四获得男子四百米中栏第一名,第二名是(美国)考利。
    法雷尔(美)跑在格尔曼(美)前面使美国又一次在男子八百米赛跑中囊括了前三名。
    波兰的杜齐亚克以二十秒七获得二百米赛跑第一名,海恩斯(美)第二名,普路麦(美)第三名,成绩都是二十秒九。


    【本刊讯】八月二十三日的美国《新闻周刊》发表一篇文章,标题是《总统:另一个越南战线》,全文如下:
    总统本周的大部分时间都忙于对付两条战线——一条战线是对付战场上的越共,另一条战线是对付国内的批评。在约翰逊总司令亲自监督美国的战争努力的时候,制造一致意见的老手约翰逊在辩论中对国会议员发起了强烈的攻击。
    参议员和众议员分五批被召到白宫,第一流的政府官员在那里轮流发表支持美国对越南政策的全面的、力图说服人的意见。每次汇报会总要持续两小时。继国务卿腊斯克和国防部长麦克纳马拉之后是前驻西贡大使泰勒,他在总结来自战场上的最新统计数字时持谨慎乐观的态度。约翰逊手下其他高级官员组成的一个善于说服人的班子——在他们之中有驻联合国大使戈德堡、中央情报局局长雷伯恩和无任所大使哈里曼——还在总的画面上增添了特殊的色彩。但是在每次会议上象一个大艺术家一样演出的是约翰逊本人。一位参议员把他比作一个“司仪”,他一会儿把他的“和平专家”(戈德堡)召来,一会儿又把他的“战争专家”(麦克纳马拉)召来。总统对从越南发来的新闻报道严厉地提出了批评。据说约翰逊愤怒地说:“你们从来没有看见过对方的暴行。但是,如果……我们有了三次这样的事件,他们就会把这三次都拍摄下来。”约翰逊在每次汇报会结束时都是要求大家提出使政策作出改变的建议,但是他每次照例都得到同样的回答:沉默。
    每次汇报会都产生了明显的影响。前些时候批评美国对东南亚政策的爱达荷州参议员丘奇说:“我想我们大家第一次都感受到这个问题的压力。”
    另外一位议员表示同意。他说:“我进去的时候抱着疑虑的想法,但是离开的时候信服了。”
    这些意见似乎使得总统更加坚信地对自己的幕后政治家风度所作的乐观估计。他说:“我认为,国会中不存在实质性的分歧。”
    但是约翰逊一直在压制不同的意见。他在洛奇宣誓就任的仪式上尖锐地反驳了最近发表的一则消息,这则消息说,洛奇曾经在参院的一个委员会上说,美国应当留在越南作战,不管西贡赞成还是反对。
    在约翰逊于周末飞往他的牧场的时候,新闻秘书莫耶斯对国内的任务下了一个结论。他说:“一致意见已经形成了。”


    【本刊讯】提前出版的八月三十日的《美国新闻与世界报道》刊登一篇文章,题为《种族摩擦——现在是不是一个犯罪的问题?》,摘要如下:
    黑人的暴力行动有了新的变化,甚至民权领袖都感到震惊。
    这种变化是:离开了示威游行的范围,趋向于非法行动。对一个又一个的城市来说,它正在变成一个控制犯罪的问题。
    在美国一个又一个的城市里,警察——和白人——正在变成黑人袭击的目标。
    不是进行民权示威游行,而发生了犯罪和暴力行为——射击、殴打、焚烧、抢劫。
    这是怎么回事?对最近国内种族关系所起的变化感到气愤和害怕的许多美国人都提出这样的问题:
    在美国种族摩擦是不是正在变成一个犯罪的问题?
    当一九六五年的“漫长而炎热的夏天”接近结束的时候,种族暴动遍及整个北方,从一个城市蔓延到又一个城市。
    若干城市的警察和官员保持戒备以防再发生骚乱。几乎在每一个地方,黑人的愤怒都是针对警察的。
    据透露,今年春天,美国社会关系处曾把北部十一个城市列为危险地区——可能发生种族冲突的地方。芝加哥和洛杉矶都在名单上。


原图说明:(上)一群暴民企图在加州埃默尔维尔拦住一列运兵火车。(下)在诺克斯堡入伍第一天,应征兵莱希在兵营内望着窗外茫然若失。原图说明:纽约一群学生公开烧毁征兵证,他们说他们决不应征。


    科学家们对十万人作了调查,未发现原子辐射对人类的遗传有任何影响,也未发现短寿现象;血癌患者有所增加,但其他癌症并没有明显的变化
    【本刊讯】美《华盛顿邮报》八月五日登载一篇文章,题为《原子弹的后果仍然不明》,摘要如下:
    一九四五年华盛顿时间八月五日,这个国家在日本广岛上空投下了第一颗产生辐射的原子弹。
    原子能委员会核医学方面的医生萨根大夫说,在原子弹投下的时刻,电离辐射曾被认为几乎是人类一切病的来源。人们当时普遍认为,它可以引起各种各样的癌症、可怕的遗传后果和人体畸形。
    他说,对广岛以及随后它的姊妹城市长崎的幸存者所作的研究已经把这种恐惧驱散了大部分。
    他指出,人们现在已经知道,只有患者日益增多的血癌症的原因可以归咎于原子弹爆炸。
    没有发现对后代的人有任何遗传影响,而唯一由辐射引起的畸形症是头小。在爆炸时差一点儿受到辐射的已经怀孕和幸存的母亲中,生下的婴儿出现头小(畸形)的不到四十个。他说,在这些不幸者中,约一半已被证明智力上有缺陷,其余人的智力表现都正常。
    萨根大夫指出,至于人可以吸收多少辐射并活下来而不产生持久的影响,科学家们在轰炸前并不明确知道,现在也不知道。
    萨根说,估计(广岛和长崎)有百分之十五的死者和处于频死的据信是辐射影响的牺牲者。其余的人则死于爆炸和爆炸后的热。
    这些数字使得余殃成为不重要了,诸如四十个小头婴孩或十年来由于血癌死亡的人数增加等,这种情况的不幸者都是数以百计而不是数以千计的。
    以下是原子弹伤亡委员会自己关于后来一直继续的辐射对原子弹轰炸中幸存者的影响的调查记录:
    ——遗传影响:先天性的畸形(除了头小)、死胎或婴儿死亡率没有显著的增加。
    ——内障:在两个城市的幸存者中,只在一百五十四人身上发现这种在检眼镜下可以看见的病症,视力丧失的情况很少,只有四人施行手术摘除晶状体。
    ——血癌:这一致命血液癌症的发病率有了增加(只成年人的慢性淋巴血癌除外,它的发病率未受影响)。血癌病发病率在原子弹爆炸后十年,即一九五五年达到高峰,后来又回降到跟轰炸前的年代一样。
    ——其它各种类型的癌症,包括骨癌和胃癌(后面一种在日本人中很普遍):迄今为止在发病率方面没有很大显著的差别。
    ——儿童的成长和发育:除了少数头小畸形之外,并不能确定有任何重要的变化。
    ——衰老加速,已经知道在受到辐射的动物身上出现,仍然没有足够的资料可以证明幸存者较之处于调查中的未受辐射的人有任何短寿的现象。
    自从一九五八年以来,总共有十万日本人受到这项调查,这是对持续辐射规模最大的一次调查。这十万人中有两万五千人是接近目标地区(爆心两千米以内)的幸存者。


    【路透社德兰斯瓦尔州佩林达巴八月五日电】南非总理维沃尔德今天正式启用了他的国家在这里的第一座核反应堆。
    【法新社约翰内斯堡八月四日电】这座反应堆叫做“萨法里一号”,将生产南非不能进口的放射性同位素。它还将为以后制造发电反应堆提供资料,并且将为南非培养核技术人员。
    这座反应堆实际上是在今年三月开始运转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