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2 GIA 高速专线,稳定4K在线视频,6个独立ip,最高5TB流量。
被封后自动更换IP,仅需5.88刀每月,支持支付宝。按月支付,不怕跑路!

1965年8月28日参考消息 第2版

    【路透社卡拉奇二十六日电】印度越过克什米尔停火线夺取两个哨所在全国引起了强烈的反应,普遍的情绪是必须采取报复行动。
    但是迄今为止,巴基斯坦政府一直保持沉默。
    印度现在已经占领了停火线这一边的五个哨所
    ——三个在卡尔吉尔地区,两个在邻近自由克什米尔首府穆扎法拉巴的蒂思瓦尔地区。
    丧失这两个哨所无疑使全体巴基斯坦人感到震惊。
    这是这里的主要话题,人们普遍认为这是两国可能发生危险的对抗的预兆——可能比今年四月在库奇兰恩发生的对抗更为严重。
    许多报纸,特别是销售量很大的乌尔都文报纸,要求巴基斯坦政府对印度采取报复行动而不仅仅是提抗议。
    总的来说,这种情绪各阶层公众中都很得势,他们认为任何越过停火线的行动都是对巴基斯坦本身的攻击。
    【新华社卡拉奇二十六日电】今天巴基斯坦全国各地都举行公众集会,各界人士也发表声明,谴责印度军队的新挑衅行动,并要求亚非国家支持自由战士反对印度镇压的行动。
    【法新社穆扎法拉巴二十六日电】“自由”克什米尔主席哈米德汗今天警告印度,它对蒂思瓦尔地区的“侵略”隐伏着“严重的后果”。
    哈米德主席劝告印度“不要激化”局势,而应从他们所占领的停火线这一边的两个啃所撤出军队。


    【本刊讯】越南南方解放通讯社最近发表了阮文追烈士妻子潘氏娟七月二十二日在越南南方解放区写给委内瑞拉游击战士们的一封信,感谢他们在一九六四年十月分活捉美军中校迈克尔·斯莫伦,以要求在越南南方的美帝国主义不得对阮文追判处死刑的战斗友谊行动。信中写道:
    本来我很早就想写信给你们,以表示我的感谢和祝你们身体健康,战斗胜利。但是,作为在西贡市生活的一名女工,在我丈夫被判处死刑之前和我丈夫牺牲之后,美国强盗及其走狗把我拘禁在监牢里和多方刁难我,因此当时难于给你们写信。
    现在我已经离开敌人暂时占领的西贡,进入解放区,踏着我丈夫的脚印,参加了革命。
    从越南南方到加拉加斯是很遥远的,但是,你们那崇高的行动已经使越南和委内瑞拉之间的路程大大地缩短。
    我是越南的女儿,在英雄的战斗的土地上生长,我将时时刻刻努力,为抗美战斗取得完全胜利作出自己的贡献,时时刻刻正确地按照我丈夫在牺牲前的吩咐去作。
    每时每刻我都热切地关注着你们抗击美国和委内瑞拉卖国集团的战斗,你们所取得的每一个胜利都使我感到无比高兴,我把你们的胜利看成是我们的胜利一样。
    我谨把通过我口述而写成的关于追哥的一本书赠送给你们。


    【印度报业托辣斯新德里二十六日电】印度总理夏斯特里今天说,克什米尔局势“困难得多,严重得多”。他说,印度治安部队占领某些巴基斯坦哨所不应该使全国人民高枕无忧。
    夏斯特里今天对人民院说,克什米尔的麻烦不是短时期的问题,而是长期的问题。他说,“我们必须使全国准备好对付这一威胁和对付这一局势。任何方面的任何援助或支持将十分受欢迎。”
    【法新社新德里二十六日电】这里的人们今天认为,印度决定派军队越过克什米尔停火线进入巴占区一事,表明政府已最终决定放弃前总理尼赫鲁的“和平主义”政策。
    官方人士今天在这里说:“我们不希望同巴基斯坦发生战争;但是假如有必要,我们是准备进行这一战争的。”
    在印度的普通人看来,印军在停火线那一边修筑阵地的做法,是对他们所认为的巴基斯坦最近几个月对印度进行的军事战和心理战的唯一回答。
    前国防部长梅农昨晚在下院追述说,印度从来没有放弃它对整个克什米尔的主权。
    他说:“整个克什米尔是印度联邦的一部分。”
    【印度报业托辣斯新德里二十六日电】印度总统拉达克里希南今天上午由国防部长恰范陪同前往斯利那加进行了一次仓促的视察。
    【合众国际社新德里二十六日电】总统在克什米尔电台发表的讲话中赞扬了印度军队和克什米尔人民“坚决抵抗渗入份子”。
    他说:“在某些情况下,进攻是最好的防御形式,它们(部队)正在试图这样做。我们必须准备好在任何时候应付任何一种攻击。我们不应该被人打个措手不及。我们的军队将必须振作起来,团结一致。”
    【印度报业托辣斯斯利那加二十六日电】为了对付巴基斯坦的渗入所造成的局势,克什米尔政府已把克什米尔谷地的三个县——斯利那加、巴拉穆拉和阿南特纳格——划分为十三个大区,每一个大区设一名大区法官。
    今天这里发表的一项正式公告说,在拉达克县,已成立了一个单独的大区,总部设在卡尔吉尔。
    在查谟省,已经任命两位前专员和一名副专员负责不同的地区,以保证有效的地方控制和联络。


    【合众国际社西贡二十五日电】美国军事总部今天说,上周被击毙的美国人比南越战争中以前任何一周的都要多。
    总部发表的不全面的伤亡人数报告,把到上周六午夜为止的一周中被击毙的美国人的人数列为五十九人。这一数字是今年每周平均数的六倍。以前在一周中被击毙的最高数字,是二月份报道的三十五人。
    报告中还列有七十六个美国人受伤。
    另外还有四个美国军人据说失踪。
    【美联社西贡二十五日电】南越政府军一周中的伤亡人数是:一百二十人在战斗中被击毙、四百九十五人受伤、二十人失踪或被俘。


    【本刊讯】香港《工商日报》二十二日刊登该报驻泰记者一篇报道,摘要如下:
    共党已在泰国展开了一场游击战。自七月中开始,潜伏在泰国东北一带丛林中的共党恐怖分子,已五度与政府警队发生武装冲突。征剿警员中,一人殉职、三人受伤,其中包括那空拍侬府警务处长桑加上校在内。
    这些游击战的规模虽不算大,每次不过十几二十余人,但范围却广及整个的东部及东北,包括乌汶、四杀吉、素辇、色军、那空拍侬、廊开等靠近寮国及柬埔寨的几个府。甚至距离曼谷仅二百六十四公里的东北重镇呵叻府,昨日(十七日)也发生十名匪徒抢劫火车、掳走货物约值美金万元的事件。在呵叻府东北一八六公里的坤敬府,泰国政府原拟作为建设东北的中心,但近数月来,也经常出现匪群劫车及枪杀地方保甲长暴行。坤敬府设有一所规模颇大的工艺学院,本年五月间新校舍落成,特奏请泰国国王暨王后前往剪彩,但在启程前夕,政府接获情报,得悉地方不靖,深恐危及王室安全,乃将揭幕盛典临时取消。
    一两个月以前,共党在东北的破坏工作,尚只限于抢掠公路汽车、绑劫富农及暗杀地方基层干部。他们采取“劫富济贫”的手法,借以博取无知民众的好感,所以警队驰至穷乡僻野,在搜查共党行踪上,很难取得当地乡民的合作。现在共党更已变本加厉,他们在东北一带,公然聚众宣传,伏击警队。
    八月十四日在那空拍依府的战事方告结束,十六日那空拍侬府以南约三百公里的乌汶府,又出现同样骚扰性的枪战。
    泰国政府过去尽量避免用到“游击战”的辞语,最近鉴于局势的严重,民联厅长(新闻局长)乃吉中将向外公开宣布,共党对于泰国的侵略,已从渗透破坏进入游击战的阶段了。


    【合众国际社万象二十三日电】印度尼西亚空军运输机,今天载着给中立派军队的七吨军事装备飞抵这里。
    同样一飞机的军事装备已于上星期六从印度尼西亚运抵这里。
    【美联社雅加达二十六日电】印度尼西亚正在对一批老挝中立主义军事人员进行军事训练,希望中立主义军队在老挝冲突中保持“中立”。
    这番话是一位印度尼西亚官员说的。这位官员帮助安排了一百二十五名中立主义军官和军士到这里来的行程。
    这位官员说,“我们仍然希望,他们(中立主义者)将奉行中立的方针”。
    他强调指出,这些中立主义者是应贡勒将军的要求到这里来接受军训的。他还说,贡勒是在今年四月参观印度尼西亚的军事设施时提出这一要求的。
    这位官员还透露,一架印度尼西亚赫尔克里士式运输机在飞往万象接这些中立主义者时载有中立主义军队的军装。他说,这些军装是印度尼西亚的礼物。他否认这则消息:这架飞机载有武器。
    了解老挝国内形势和印度尼西亚的外交政策方针的观察家们对中立主义者到这里来受军训感到惊讶。
    外交部首席发言人哈索诺在评论老挝人在这里受训之事时说,“这符合印度尼西亚的总的政策和反帝斗争。对贡勒部队的军训也是从这一角度来看的。”


    【美联社巴黎二十三日电】老挝中立部队总司令贡勒少将今天说,共产党巴特寮正在他的国家中失势。
    这位将军在奥利机场说,巴特寮“正在失去它对查尔平原的人口的控制。”
    这位中立派将军说,他将在法国一军事医院检查身体。他患慢性窦炎。
    预料下周他将同法国官员进行会谈。
    他将于九月十四日离法前往英国。九月二十九日他将从那里去美国旅行,十月回国。


    【美联社新德里二十六日电】一位消息灵通人士星期四说,印度军队已从它在越过停火线的进攻中攻占的两个阵地向巴基斯坦境内更深的地方推进。
    这位提供消息的人对美联社记者说,这次推进发生在离穆扎法拉巴仅几英里的蒂思瓦尔地区。
    这位人士说,“但是,我们的目标是切断游击队的渗入。我们并不想夺取领土。”
    印度推进的地方(包括星期三的两处)总的来说都是朝着穆扎法拉巴这个方向的,看来印度是在警告(巴基斯坦),它为了切断人员和武器的流入克什米尔,将搞到相当厉害的程度。


    【法新社新加坡二十六日电】李光耀总理今天(在记者招待会上)透露,新加坡政府将许可苏联在这里设立一个购买橡胶的机构。
    李光耀还透露,他将许可塔斯社和南通社(南斯拉夫)各派一名记者驻在新加坡「纯粹进行专业」活动。
    李光耀在回答一个问题时说,许可设立一个贸易机构不一定意味着准许进行外交活动。他说,建立外交关系的问题将「需要慎重的考虑」。
    他今天在这里断然指出,英国在这个岛屿上的基地不会被用来侵略东南亚国家,不论在宪法上地位如何。
    李光耀说,他非常了解,所有的非洲国家都反对在外国领土上设立军事基地。他说,「直到两天前,没有一个非洲国家表示承认新独立的新加坡,那时他非常关注。」
    他说,「现在情况改变了,纳赛尔总统了解我的观点。随着阿联的承认,非洲统一组织的全体成员都将承认新加坡。他们知道,我不是任何一个帝国主义国家的走狗或傀儡。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