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2 GIA 高速专线,稳定4K在线视频,6个独立ip,最高5TB流量。
被封后自动更换IP,仅需5.88刀每月,支持支付宝。按月支付,不怕跑路!

1965年8月11日参考消息 第2版

    【本刊讯】日本《朝日新闻》七月二十八日起连载该报特派记者三好从西贡发回的通讯,标题是《探索越共切断公路作战》。摘要如下:
    目前在南越,南越民族解放阵线(越共)为了使各个城市“孤立”起来,正在展开切断公路作战。越共动员附近居民,在一夜之间破坏几公里到十几公里的公路,使之不能通车。从五月以来,重要的公路在各处都被切断,陆地交通变得困难了。孤立起来的城市,物价上涨,对民众的生活开始产生深刻的影响。我最近为了调查这种影响,参观了同首都西贡有密切关系的三个地方城市。不论哪一个城市,都受到出乎意料的打击,在经济上陷于“半身不遂”的状态。有三个目的
    据说,越共切断公路作战的目的,有如下三点。第一是破坏城市经济。用这个办法,使南越政府陷于困境,向城市居民显示越共的力量。第二是使越共部队易于调动,有利于自己的游击战。第三是限制机动灵活的美军和南越政府军的行动。可以说是一种具有军事和政治经济两方面的目的的作战。在切断公路的同时,对附近居民进行政治教育,反复灌输“解放战争”的目的和任务。据说,这是动员居民获得成功的一个很大的原因。
    南越政府对付越共挑起的这种新的“经济战”,从七月起开始管制大米和牛奶等重要物资。但是,实际情况是,在宣布管制物资以后,在市场反而看不到物资了。
    记者从西贡坐飞机,到达了第一个目的地芽庄。通往芽庄的一号公路,遭到破坏,交通工具只有飞机和轮船。
    南越的铁路,从今年春天起,已经有百分之九十不通。中等家庭夫人的悲叹
    记者拜访芽庄的中等家庭的M先生,他的有九个孩子的夫人说,“在前次抗战(抗法战争)的时候,物价也没有这样上涨过。大家都对前途感到非常不安。”她对我详尽地谈了最近物价上涨的情况。她说:“因为没有运到足够的配给米,所以不论家庭人口多少,每个家庭只配给三十公斤。”配给制度还很不完善,在配给的日子,米店前面要排很长的队。时常发生打架的事情。黑市大米在一个月左右以前,一百公斤大米还只要九百皮阿斯特,但现在已经涨到两千皮阿斯特。
    在西贡,我曾经到处探询过对阮高其总理的评价。报社领导人也好,华侨的米店也好,都怕说真实的情况。
    他们说,阮高其台风正在狂吹。可以清楚地感觉到,他们认为,不会很长了,等待台风过去吧。地方城市也不例外。
    第二天,我来到了高原上的城市大叻。配给米不能吃
    这里因为没有海港,所以物资缺乏和涨价情况比芽庄等地更加严重。咖啡店女店主、学校老师、教会牧师、种菜农户,不论是任何人,都诉说苦楚,令人感到同情。大米黑市价格比芽庄更高,比官价高三四倍。在两个星期以前,八口之家只配给了四公斤大米。碎米很多,我听到咖啡店女店主说:“因为实在不能吃,我已经分给清洁工人了。”
    涨价的不仅是大米,糖和酱油也涨了价。越共态度好
    以我所见,越共的活
    动非常活跃,决不能小看。在距大叻八公里的地方,有一个名叫斯万坦的村庄。居民约有三百人。
    本月初,越共到这里,同政府军作战,捉住村长等十六人,带到山里学习去了。我直接从居民那里听到当时的情况。
    他们说:“这些人被解放军(居民这样叫)带走的时候,家里人都哭起来。但是,解放军反复作了这样的说明:‘解放军是为争取越南的独立而战斗的爱国者的军队。不要担心。本来想就在村里进行学习,因为有被轰炸的危险,所以要到山里去。我们不杀同政府合作的人,要加以教育。’解放军的态度是很好的,特别是在第十天有十四个人回来以后,害怕解放军的情绪已经消除。”
    美军和南越政府军想要单靠武力打到底,而对于越共这种巧妙的政治渗透和政治教育,好象是估计过低的。游击战在实际上是政治战。同美军的所谓现代战,是立场不同的战争。(文内小标题是原来的——本刊注)


    【法新社伦敦九日电】观察家们今天说,新加坡的脱离马来西亚和伦敦关于南阿拉伯的会谈的破裂在过去四十八小时中给了英国的“苏伊士以东”防御政策以两个沉重打击。
    这项政策的目的是在印度洋和东南亚造成一个配合一致的防御体系。
    从政治和外交上说,为英国所一手创建的马来西亚联邦,遭受了一个大概无法复原的挫折。
    这里正密切地等待着北京的反应。在伦敦,人们普遍认为,马来西亚的分裂已削弱了西方在东南亚的第二条防线。
    第一条防线当然是美国有些困难地在越南保持着的防线。
    观察家们说,澳大利亚和新西兰的处境将比过去更为困难。这两个英联邦国家将不得不越来越多地在“澳新美”条约范围内依靠美国。
    设在新加坡的巨大的英国海军基地的前途看来目前是有保证的。但是堪害怕的华人亲共分子的大肆活动,以及从附近印度尼西亚岛屿发动的破坏活动大概将会增多。
    【本刊讯】英《泰晤士报》十日社论说:
    新加坡退出马来西亚联邦一举并不是简单地把它的四个成员减为三个。这样一个政治上如此敏锐、经济上如此活跃的单位的退出并作为一个独立国家出现,将使该联邦的整个前途以及英国在东南亚的政策成为问题。
    有关的各方——不仅英国政府——都将感到这一事件的影响,无论哪一方在目前都不能肯定会有什么影响。现在改变政策是最不好的时机、最不好的环境。但是,可能不可避免要作某种改变。
    【合众国际社伦敦九日电】英国报纸今天认为新加坡退出马来西亚联邦是一个“极其危险”的发展,这可能会迫使西方在东南亚的战略地位发生变化。
    伦敦的《旗帜晚报》和《新闻晚报》都对新加坡仍旧成为该地区的英国主要基地的可能性表示非常怀疑。
    《旗帜晚报》说,这次破裂将“大力推进”英国政府要“使澳大利亚成为英国国防政策基石”的计划。
    【德新社伦敦十日电】新加坡是英国在东南亚的整个军事计划中唯一碰不得的地方。这个港口作为它在海外最强大的海军和空军基地,已成为替集结在那个地区的约五万名英军分配供应品的中心。
    没有新加坡,马来亚的内地——联邦的核心
    ——再也无法保住。
    因此,预料伦敦将立即把新独立的新加坡拴在英联邦内。
    此外,英美在东南亚互相依靠的情绪日益增长,这可能影响英国对越南问题的官方态度。


    【新华社科纳克里九日电】据科纳克里电台昨晚广播,塞古·杜尔总统星期六召开了几内亚民主党全国政治局和政府联席会议,报告他最近正式访问苏联、匈牙利、南斯拉夫和阿联以及几内亚经济代表团去美国的结果。
    会后发表了一项公报。公报在谈到非洲统一组织时说:“几内亚将不遗余力地为巩固和尊重非洲统一组织宪章而努力,并将继续进行反对帝国主义、殖民主义和颠覆的斗争。在这方面,它将用一切力量保证即将举行的阿克拉最高级会议成为一次出色的成功(的会议)”。
    公报又说:“会议总结了阿尔及尔亚非会议的准备工作,并强调必须从政治上进行准备工作”。
    公报说:“关于越南,会议研究了在南越的斗争和对独立和主权国家越南民主共和国的轰炸。会议重申几内亚人民无保留地谴责悍然违反国际法的这种侵略”。
    公报说:“忠实于反帝反殖斗争的几内亚同所谓葡属几内亚、莫三鼻给、南非、安哥拉、罗得西亚和一切尚受外国统治的领地站在一起”。
    科纳克里电台在八月七日的评论中说,杜尔总统对各欧洲国家的胜利访问和几内亚经济代表团对美国访问的结果是积极的,这意味着几内亚人民在创造幸福的进程中将跨入新的阶段。
    电台又说,根据几内亚同这些国家签订的协定,苏联将保证修建孔痒雷大水坝、一座大型水电站、一个冶铝厂、一个造船厂和其他工业项目;匈牙利将修建一个机器厂和一个制药厂;南斯拉夫将在科纳克里修建一个玻璃厂并将发展研究工作;阿联将(同几内亚)全面地交换货物和自己的产品。
    电台最后说,这就是对经济的给人留下深刻印象的总结,它是积极的,它表明我国人民在战胜不发达状态的努力中不是孤立的。


    【合众国际社东京十日电】《朝日新闻》认为新加坡的退出是对马来西亚的沉重打击。
    这家报纸说,新加坡的退出意味着“马来西亚差不多完蛋了”。
    《朝日新闻》说,新加坡的外交政策不大可能发生重大的变化。
    这家报纸说,除了亚洲大陆的共产党中国和台湾的国民党中国之外,又建立了一个以中国人为主体的新国家,这也是意义重大的。


    【路透社吉隆坡九日电】拉赫曼总理对议会说,宣布新加坡的退出(联邦)是他在领导这个国家的工作中的“最痛苦和最伤心的决定”。
    他说,采取这个“可恨的”行动的原因是很多的,是各种各样的,他说,自从两年前马来西亚成立以来,特别是在过去十二个月中,中央政府与新加坡政府有许多分歧意见。
    “除了我将要采取的这个行动方针以外,没有其它解决办法”。
    他说,马来西亚执政的联盟党试用了可以采取的各种办法以求得到新加坡政府以及人民行动党的领导人的合作,但是这是一个无用的和毫无希望的任务。
    他说,“当我们堵了一个漏洞时,另一个又出现了,现在已出现了这样一种局面,就是我们无法为了整个马来西亚的更大利益而合作。”
    他希望新加坡离开马来西亚不会使婆罗洲诸邦的人民产生不应有的忧虑或关注。


    【本刊讯】阿联《鲁兹·优素福》周刊九日报道说:
    正当开罗和利雅得之间的谈判正接近取得成功的时候,美国却进行打击,企图阻挠这次会谈。
    美国想利用纳赛尔总统在他就也门局势发表的演说中所说的话,对沙特阿拉伯说:在开罗对你们发动侵略之前采取主动。
    美国已组织了大规模的宣传攻势,它在利雅得的傀儡们强调阿联进攻沙特阿拉伯的危险,美国采取这些行动的企图是打算阻挠可能有助于为也门问题寻找解决办法的任何会谈的进展。


    【路透社新加坡九日电】新加坡脱离马来西亚联邦一举是根据马来西亚和新加坡领导人签订的一项协定实行的。协定的条款摘要如下:
    马来西亚政府将发表声明宣布:新加坡是一个脱离和不附属于马来西亚的独立自主的国家,并得到马来西亚政府的承认。
    协定规定马来西亚政府放弃对新加坡的主权和管辖权,以便将上述主权和管辖权交给新加坡政府。
    马来西亚政府和新加坡政府将在对外防御和互助方面缔结一项条约。它们将建立一个联合防御委员会,马来西亚政府将在对外防御方面向新加坡提供被认为是合理和适当的援助。新加坡给予马来西亚政府继续保持它的军事部队在新加坡所使用的基地和其他设施的权利,并将允许马来西亚在马来西亚政府认为必要的情况下使用这些基地和设施。双方保证不同外国缔结可能危害对方的独立和领土防御的任何条约或协定。
    新加坡和马来西亚将在经济方面进行合作,并可经不时商定建立联合委员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