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2 GIA 高速专线,稳定4K在线视频,6个独立ip,最高5TB流量。
被封后自动更换IP,仅需5.88刀每月,支持支付宝。按月支付,不怕跑路!

1965年7月9日参考消息 第3版

    【路透社莫斯科七日电】《真理报》今天报道,有八十多家服装工厂开始根据消费者的需要进行生产,而不根据莫斯科计划人员交给他们的计划生产。
    《真理报》又说,约五十家制鞋厂也自本月初作了改变。
    这证实了一月份宣布的要使近四十家公司采用新制度的计划仍在执行,虽然在进程中可能曾有所放慢。
    最初宣布的消息说,这种改革将涉及到全国服装工业的四分之一。
    除服装和制鞋公司根据同顾主直接签定合同的新制度工作以外,纺织、皮革及其他生产衣料的企业也作了改变。
    【美联社莫斯科三日电】(记者:科尔曼)一家苏联青年报纸对政府的可怕的官僚主义发出抱怨。
    伊里亚·兹维列夫用贬骨的讽刺手法描写了苏联官僚主义。文章发表在星期五的《共青团真理报》上。
    兹维列夫建议,对愚蠢的规定负有责任的那些人应作为罪犯加以惩办。
    兹维列夫为了说明他的问题,叙述了他要为他的镜框配付新镜片的事。他说的情况如下:
    他首先到了一家百货商店眼镜部。那里的一位女售货员对他说,她只能卖给他一片镜片。她说:“两片镜片是绝对禁止的。莫斯科只有两家百货公司出售两片镜片。”
    于是兹维列夫到了其中的一家,接着进行了如下的对话:
    售货员:“我们不能接受你的镜框,因为它装在一个软盒子里。按规定,它应放在一个不怕压的盒子里面。”
    兹维列夫:“为什么?”
    售货员:“更好地保护你的眼镜。”
    兹维列夫:“那好吧,把我的镜框放在不怕压的盒子里吧。”
    售货员:“可是我们不奉送。”
    兹维列夫:“那好吧,那末我自己买一个这样的盒子吧。”
    售货员:“可是我们出售的只有软的盒子。”
    作者没有说,他倒底买到了镜片没有。
    兹维列夫说,苏联报纸从全国各地收到来信,抱怨对一切事情都有大量的愚蠢的规定,从在不方便的地方设置公共汽车站到结婚礼服都有愚蠢的规定。
    他说,这些抱怨是各种各样的人提出的,“只有宇宙航行员和(政府)部长们除外”——这个意思就是说:只有这两个集团可以自由地购买到东西,和得到照顾。


    【美新处华盛顿三日电】根据美国国会两院经济委员会星期六发表的一项广泛的研究报告,苏联一九六三年的经济情况的特点是总的增长率急剧下降。
    这项报告的题目是《苏联目前经济情况》,它是委员会早些时候的研究报告的续篇。
    委员会主席、得克萨斯州众议员派特曼说,研究的结果表明,苏联现在在同西方的经济竞赛中正在失败。
    他说,虽然苏联以前的增长率仅次于德意志联邦共和国,但是它已后退到主要工业国的第五位。
    研究报告发现,一九六三年的增长下降“显然是农业生产的绝对下降所引起的”。
    同时,近五年来,苏联的经济发展速度一直不断地下降。这项报告说,这可以在很大程度上溯源于新的资本投资增长率的急剧下降。
    另一方面,防务开支一直有增长。
    报告说:“象过去经常出现的情况那样,苏联自一九六○年以来的资本投资的增长急剧下降的同时防务开支却显著增加。”
    派特曼说,苏联国民生产毛值——按人口计算相当于美国的百分之四十
    ——在一九六三年只增长了百分之二点六。这是能够得到的最近的一年的数字。他指出,美国的国民生产毛值近若干年来一直是以超过百分之四的比例增长的。
    关于农业的下降,派特曼主要归因于技术差和气候不好。
    报告提出了苏联经济相对停滞的一个原因是,这个国家正在设法采用新的技术,特别是在化学方面,这需要有时间和经验才能完全实现。此外,由于农业生产下降,加工工业的原料供应不足——结果这些工业没有充分使用。
    研究报告指出,空间探索努力使苏联付出了很大的代价,结果是损害了经济的其余方面。


    【法新社莫斯科七日电】《真理报》今天着重论述了“和平共处”这个主题,强调世界和平运动和民族解放运动一起反对共同的敌人,即:“帝国主义侵略力量”。
    《真理报》文章为苏联七月十日在赫尔辛基召开的“世界和平大会”上采取的路线奠定了基础。
    观察家认为,这也是对北京批评的一个间接的答复。
    中共领导人和报刊一向声称:苏联强调“和平共处”和“和平”对“帝国主义者”有利,并冒有削弱民族解放斗争的风险。
    今天《真理报》文章的作者是费道尔·布尔拉茨基,他将率苏联代表团去参加赫尔辛基大会。
    布尔拉茨基说,大会面临的主要问题将是动员世界舆论,反对在越南、多米尼加和刚果的“美国侵略者”。
    他坚持说进行反对帝国主义侵略斗争的各政治力量有采取具体的联合行动的可能性。
    几星期以来,《真理报》的版面上一再刊登这类的话,但是没有引起北京报纸的反应。
    布尔拉茨基宣称,和平共处不能只限于大国,而必须扩大到包括不同社会制度的一切国家,主要是不发达的小国。
    【南通社莫斯科七日电】苏联报刊表示相信,在赫尔辛基举行的世界和平大会将在进一步促进世界上一切进步力量在争取和平中作出的努力方面起重要作用。
    苏联报纸今天的评论强调这一点,苏联报纸几天来一直特别注意定于七月十日在赫尔辛基举行的和平战士会议。
    《真理报》说,目前世界上存在着各种政治力量在反对危害世界和平的帝国主义者的侵略的斗争中采取具体行动的现实可能性。


    【法新社华盛顿五日电】这里的官方人士完全了解苏联对南越事态的反应,美国政府无人对克里姆林最近的言论感到惊异。
    然而,在这些言论的背后,两国仍在紧密地保持外交接触。上星期六腊斯克在苏大使多勃雷宁回到苏联度假之前举行了长时间的会谈。
    在莫斯科,苏外长葛罗米柯曾在凯南访苏的时候同美大使科勒一道出席了宴会。
    华盛顿希望尽管发生越南问题,这种外交交往将继续下去。
    直到最近,苏联对河内的军事援助是定期的,但是交货缓慢,而且仅仅包括一些过时的装备。
    美国政府无疑希望鼓励苏联领导人为使北越考虑终止敌对行动而对河内施加压力。
    但是无论情况如何,华盛顿相信美国和苏联在越南是有共同利益的,由于这一点,必须努力促使冲突得到和平解决。
    【本刊讯】英《泰晤士报》五日发表驻华盛顿记者一篇报道说:
    腊斯克本周末接见了苏大使多勃雷宁举行会谈。九十分钟期间大半是用来就越南问题进行了没有结果的讨论,但是这次会晤却提供了表明莫斯科和华盛顿之间的对话没有完全中断的证据。


    【本刊讯】保《工人事业报》七日发表一篇社论,摘要如下:
    昨天公布的保法两党中央代表团会谈公报,表现了两党对我们当代的一切基本问题的意见一致。
    两党重新着重指出,苏联共产党具有世界历史性的经验和它在各国人民解放斗争中以及在社会主义建设中的作用。
    国际共产主义和工人运动的一致和它在马克思列宁主义和无产阶级国际主义原则上的团结现在有着迫切的意义。不可动摇的团结基础是两次莫斯科会议共同制定的文件——宣言和声明。遗憾的是中国共产党领导人近来重新执行的对其他共产党和工人党特别是对苏联共产党的攻击,这无助于加强国际共产主义队伍的战斗力。


    【本刊讯】英共《工人日报》七日发表杰克·沃迪斯的一篇文章,题为《阿尔及利亚——革命处于危险中》,摘要如下:
    反对本·贝拉总统的军事政变危及了过去三年取得的巨大成就,并威胁着阿尔及利亚的革命。
    阿尔及利亚人民一九六二年七月赢得国家独立以后,在本·贝拉的领导下取得了全面的进展。
    有消息说,同本·贝拉一起被捕的有数以百计的其它进步人士。《共和阿尔及尔报》已停止出版,该报编辑人员已隐藏起来或已被捕。古巴的通讯社拉丁美洲通讯社的办公处据说已被封闭,两名《人道报》记者已被驱逐出境。
    不论是民族解放阵线还是工人总联合会都不支持政变。工人和学生在街上示威游行支持本·贝拉。
    布迈丁依靠他的五万名军队这一点说明了他没有人民群众的支持。
    难怪古巴总理菲德尔·卡斯特罗要抨击推翻本·贝拉是“可耻的政变”。
    这一政变不仅对阿尔及利亚人民而且对整个反帝阵线都是重大打击,同阿拉伯联合共和国的联盟——实现阿拉伯统一的关键——已遭到严重削弱。
    非洲的团结,正当在帝国主义分子竭尽全力企图分裂非洲统一组织会议时,受到了威胁。
    阿尔及利亚政变现在为帝国主义的新阴谋开了路。要求释放本·贝拉不只是一个人的命运问题。这是一个牵涉到保卫左派、保卫阿尔及利亚革命本身的命运的问题。
    为解放自己国家进行这么长久战斗的革命工人和农民将抗拒任何破坏革命果实或者阻碍阿尔及利亚人民向社会主义迈进的企图。


    【印新处新德里三日电】夏斯特里总理说,印苏关系愈来愈密切了。夏斯特里在对《文化和生活》杂志记者谈话中说,苏联外交政策一贯遵循和平共处原则。
    据塔斯社报道,夏斯特里说:「这是非常重要的政策方针,因为它意味着承认现有的状况。相反地干涉它国事务将导致冲突并阻碍事务根据其民族利益和传统的发展。」
    他又说:「苏联将帮助印度的第四个五年计划,这一事实不能不使千百万印度人的心感到温暖。我相信,这种援助将继续下去是重要的,和有益的。」


    【南通社索非亚七日电】由苏联最高苏维埃主席团秘书格奥尔加泽率领的苏联最高苏维埃主席团代表团今天到达这里对保加利亚国民议会进行回访。
    保加利亚国民议会代表团去年十月访问过苏联,研究了这个人民政权的最高机构和地方机构的工作。


    【德新社华沙八日电】由八个法国议员组成的小组到达这里对波兰进行五天访问。其中有国民议会外交委员会主席莫里斯.舒曼。这些不同党派的法国议员还要访问克拉科夫、奥斯威辛和卡托维兹。在华沙他们将会见波兰卓越的政治家,包括西伦凯维兹。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