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2 GIA 高速专线,稳定4K在线视频,6个独立ip,最高5TB流量。
被封后自动更换IP,仅需5.88刀每月,支持支付宝。按月支付,不怕跑路!

1965年7月8日参考消息 第2版

    【本刊讯】印度尼西亚中文报纸《忠诚报》二日刊登该报主编卡里姆自开罗写的一篇通讯,摘要如下:
    本·贝拉——西方称他为“阿尔及利亚的有力人物”
    ——于一九六五年六月十九日(离第二次亚非会议的举行只不过十天)黎明被由四十岁的胡阿里·布迈丁上校领导的军队和人民的联合力量所推翻,的确是使许多人感到吃惊的。
    很多人感到遗憾,为什么布迈丁恰恰在第二次亚非会议召开的前夕推翻本·贝拉。但是,布迈丁回答说:没有其它选择,否则,再也不能挽救阿尔及利亚革命了。
    本·贝拉在被他当时所非常信任的参谋逮捕前两天,曾计划将逮捕在政府和民族解放阵线中的要人,即外交部长阿卜杜勒·阿齐兹·布特弗利卡。本·贝拉把这件事情转告给阿尔及利亚国防部长兼第一副总理布迈丁。布迈丁回答说:不要现在干这个事儿,因为会使第二次亚非会议的举行遭到挫折。如果非要逮捕他不可,就在第二次亚非会议召开之后干吧。
    本·贝拉认为,逮捕行动再也不能推迟。不到此为止。本·贝拉也计划想在逮捕布特弗利卡之后不久就逮捕布迈丁。
    本·贝拉这么做的意图是什么?
    他想排斥所有他认为是会阻挠他将把阿尔及利亚革命带到温和的道路的人。
    布迈丁——七年内领导进行抗法的武装斗争的战士
    ——不能对这个问题置之不理。在六月十九日星期六大清早本·贝拉就从他床上被捉走。
    布迈丁很快地就控制局势,可以说是忠于本·贝拉的人没有进行反抗。
    在头几天,人们还认为本·贝拉的追随者会进行反抗。西方观察家给五天的时间来等待决定性的时刻。他们说,如果在五天之内布迈丁能坚持下去,这就意味着本·贝拉的追随者再也无能为力了。
    算算看!直到写好这篇通讯,有历史意义的星期六早上过去十天了,但是,据说是忠于本·贝拉的人干不了什么事。有时发生了大学生示威,发生了工人示威或其他三五成群的人的示威。但是,没有发生群众性的示威或进行公开罢工。
    但是这些示威都没有什么意义,因为如果布迈丁的军队前来驱散他们时,他们也就解散了。更奇怪的是,军队并未对这些示威者采取什么行动,只叫他们回去,并劝告他们不必要干各种各样的事情。他们都很驯从。
    这些示威者都是用钱雇来的,也许是被第三方面雇用,第三方面的意图是使布迈丁的威信在阿尔及利亚人民的心目中扫地。
    那些称赞本·贝拉的人,只不过是一些中等阶层的人而已,但是对一千二百万阿尔及利亚人民来说,看来没有必要维护本·贝拉。如果说他们有必要这样做的话,他们必定会进行群众性的示威,如果同一千二百万的人民比较起来,布迈丁在全国只有六万名军队的力量有什么意义呢。
    但是事实是,不仅六万名军队完全支持布迈丁,而且阿尔及利亚人民也支持他。
    在整个武装斗争时期中,布迈丁是一个英雄,尤其在农民当中他更得人心。
    他现在仍然被认为是一个英雄,甚至是毫无利己的英雄。在本·贝拉被推翻之后,他并没有自任总统。他现在还在寻找谁是最合适任总统,并且他宣布,革命委员会不打算成立军人政府。
    布迈丁的缺点是他不擅长演说,本·贝拉在这方面是胜过他。但是布迈丁理解阿尔及利亚人民的心脏的跳动,理解阿尔及利亚采取的正确的革命路线。
    而现在,阿尔及利亚的其他英雄,例如阿尔及利亚解放战争领袖优素福·凯塔·哈桑上校发表声明,他完全支持布迈丁。
    在进行七年的武装斗争期间有一百五十万阿尔及利亚人民成为牺牲者,让我们记下来,阿尔及利亚是通过武装革命争取它的独立的唯一非洲国家,并且取得胜利。
    本·贝拉想取消这一革命传统,他开始制定一项要求帝国主义者进行和平共处的计划——莫斯科和不结盟国家现在也执行的路线。


    【印新处新德里六日电】外交部发言人七月六日在新德里说:
    印度政府认为阿尔及利亚政府最近发生的变动纯属内政问题,因此不需要予以正式承认。
    发言人说:「尽管(阿尔及利亚)国家领导人有变动,我们仍通过我们驻阿尔及尔的大使和阿尔及利亚驻新德里的使团团长继续打交道。」
    发言人指出:印度政府在阿尔及利亚总统本.·贝拉下台后于六月二十日立即表明的立场没有改变。
    七月五日,印度政府曾通过印度驻阿尔及尔大使向阿尔及利亚革命委员会主席兼总理递交了祝贺阿尔及利亚独立节的贺电,表达印度政府和人民对阿尔及利亚人民的祝贺和对他们的繁荣和进步的良好祝愿。


    【共同社东京六日电】六日东京股票市场的情况是,以那些业务成绩令人担心的股票为主,售出很多,道式平均股票价格比昨天下跌二日元零九分,跌落为一千零四十六日元九角八分,两天连续下跌以后,更新了今年的最低价格。
    由于参议院选举开票结果,昨天道式平均股票价格跌到新的最低价,但是今晨卖风没有进一步增长的迹象。上午十时,试道算道式平均股票价格下跌三日元。成交仅七百万股。


    【合众国际社西贡六日电】阮高其总理公开提出的越南政府军是“世界上薪饷最低的士兵”的说法是不真实的。越共士兵的薪饷甚至更少。
    但是他的这个说法是真实的:越南士兵的妻子“为了生存而沦为乞丐和妓女”。
    因为,尽管去年增加了士兵薪饷,越南战士的收入跟不上日益高涨的生活费用和越南货币的逐步贬值。
    甚至薪饷最高的越南将军的购买力也不及大部分美军军士。
    今天越南普通士兵的收入只为保守的国家统计局认为是保持最低的生活所需的收入的百分之五十七。
    美军每月额外得到了五十五元的“战斗津贴”,而越南士兵每天得到的是一个五分钱的镍币。
    由于他们的购买力在越南的通货膨胀的经济中日益下降,经常可以看到越南士兵把他们的妻子和姐妹送往西贡一千多个酒吧中的任何一个,这些酒吧主要是应付美军的。
    这种情况是不足为怪的,因为一个漂亮的越南酒吧女郎在美军发饷的周末所赚的钱比她的当兵的丈夫在一个月的战斗中所赚的钱还要多。
    有一个妻子和五个子女的最低级的越南士兵每月只收入二千五百三十六皮阿斯特(按官价合三十四美元),而这包括他的家属津贴。
    政府的国家统计局猜测,生活费用自从一九六二年以来上升百分之十,它估计,七口之家每月需要六十元多一点才能对付生活下去。而国家统计局对于生活费用上涨的估计远低于美国援助使团所作的在同一时期上涨百分之二十五的估计。
    如果说最低级的士兵的情况是很坏的,他的军士或连长的情况并不好多少。
    有五个子女的已婚军士拿回家去的钱只为西贡的秘书的收入的一半。


    【德新社伦敦四日电】南越总理阮高其说,他唯一的典范是希特勒,已故德国纳粹独裁者。
    阮高其在接见英国《星期日镜报》记者时说,他崇拜希特勒,是因为他把三十年代初处在凄惨状态下的德国统一起来。
    “但是(南越)这里的局面现在如此绝望,一个人是再也不行了。我们需要在越南各有四、五个希特勒。”
    他说,南越人必须刻苦,象越共那样刻苦。“我们正在丧失这个国家,因为这里的政府很软弱,没有人信任政府。”
    这位总理说,他希望从越共手里赢回这个国家,一村一村的赢回来。
    【路透社伦敦四日电】《星期日镜报》今天刊登了南越新总理阮高其的话,说希特勒是他的英雄。
    这家大量发行的左派独立报纸发表了阮高其在做总理前一些时候单独接见记者的一篇专用稿。
    标题是“希特勒——我的英雄”和“我们的盟友:一位总理,他的英雄是希特勒”。
    报纸刊登南越最新领导的话说,“人们问我,谁是我的英雄。我只有一位英雄
    ——希特勒”,“我崇拜希特勒因为他把国家统一起来。”


    【美联社西贡六日电】越南新闻社星期二引述阮高其总理的话说,正在进行准备以把北越从共产主义中解放出来。
    它说,阮高其是上周在越南空军节在芽庄单独接见记者时这样说的。据引述他的话说,解放的任务是“必要的和不可避免的。”
    它说,阮在答复问题时说,“我们将要成立北越解放阵线,所有的积极青年和所有的热心采取行动的人都将参加这个阵线。
    “正在进行准备。这个阵线将在最近的将来诞生。”


    【美联社华盛顿六日电】(记者:戴维斯)美国官员们星期二很感兴趣地研究日本参院选举结果,但是不愿作正式评论。
    执政的自由民主党在上院减少四席,看来受到小小的挫折。
    外交分析家指出,执政的保守派在东京市区失败是由于创价学会的政治组织公明党的力量增加。
    自由民主党在国会中获得绝对多数的机会将变得不可能,如果公明党的力量一直上升的话。
    共产党首脑野坂参三当选上院议员,还有共产党的三个新的代表。这使共产党比民社党多一席。
    美国对东南亚的政策问题在这次选举中也许并不处于重要地位,但是某些观察家说,社会党增加八席和共产党增加三席,而佐藤首相的党减少四席,这可能表明一种反美的趋势。
    【共同社华盛顿五日电】美国人士注意到,自由民主党的席位减少,而像日本社会党和公明党等反对越南战争的力量的席位却有增加。
    他们认为,自由民主党的席位减少是由于国内情况,如新佛教的公明党席位增加,以及发生牵涉到自由民主党东京都议员的贪污案。
    但是,不少美国人在估价选举结果时认为这反映了日本人民对越南战争的微妙的情绪。有些美国人甚至批评日本人对越南问题“过于敏感”。他们预料将来佐藤政府将采取在越南政策上加强与美国合作的立场。


    【本刊讯】阿尔及利亚国家人民军全国性机关报《陆军》月刊最近一期以《事件及其意义》为题发表一篇文章,摘要如下:
    六月十九日在我国发生的事件究竟意味着什么?这是否仅仅是解除一个人的职务还是革命又向前迈进了一步?
    革命将比以往更加有力地继续下去。
    因为本·贝拉把党和国家看作是他的私有财产,因为他使干部灰心丧气,因为他贬低前圣战者的声誉,因为失业者的队伍不断扩大,因为人民的财产被挥霍,因为人民的良心遭到侵犯,因为他蓄意制造政治上的不稳定,一句话,因为本·贝拉在当权的三年中引起的各种矛盾,结果把他赶出政治舞台,他得到了历史给予那些背叛人民信任和企图欺骗人民的人的下场。他的罪状非常多,如果都把它们全部列出的话。三年管理不善的总结是沉重而又悲惨的。
    个人政权的结束本身就充分证明了民族解放阵线强大的革命力量,由于这一胜利和向前迈进了一步,因而革命保证了它的曾一时被践踏的根本原则的永久性。
    由于一九六五年六月十九日的行动,革命终于恢复了党的最高地位,从而恢复了党的被篡夺的领导职权和对国家的领导作用。这样,国家建设今后将在真正的民主和群众性的基础上进行。
    一九五四年十一月一日开始的革命进程将继续坚决地进行下去。对于那些从国外通过电台和报纸攻击我们、歪曲事件的深刻意义的人,我们回答他们说,我们决心对殖民主义和帝国主义继续进行斗争,我们能够自己打倒我们的敌人,克服和解决我们的问题。
    就象我们在进行民族解放斗争和随后在阿尔及利亚进行社会主义建设时不曾需要他们的说教,今天,我们要巩固我们的革命时也不需要他们的批准。我们的道路将仍然是阿尔及利亚的道路。
    我们对一些人的不谅解感到遗憾,我们有力地谴责另外一些人的背信弃义的阴谋,我们拒绝不论来自何方的任何形式的家长式统治。
    一九六五年六月十九日是具有历史意义的一天,如果人们从一开始就了解革命运动,那么它的意义就具有充分的价值。
    在阿尔及利亚,社会主义不是一个时刻的产物。也不是一种临时出现的理论的产物,更不是某一个人的杰作。
    它是充满了痛苦和牺牲的长期斗争的结果。首先这是以从行动和每日现实的逻辑产生的具体规律为基础的社会主义。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