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2 GIA 高速专线,稳定4K在线视频,6个独立ip,最高5TB流量。
被封后自动更换IP,仅需5.88刀每月,支持支付宝。按月支付,不怕跑路!

1965年3月9日参考消息 第3版

    【本刊讯】英《星期日电讯报》七日刊载多伊彻的一篇评论,评三月会议。摘要如下:
    我们大可以设想一下,赫鲁晓夫在他的郊区别墅注意莫斯科共产党国际会议时是什么心情。他原来打算举行的准备开除中国人的世界大会降格了,成为了一次小事,一次由渴望避免得罪中国人的人们几乎是偷偷摸摸举行的没有权威的会议。
    除东道主(还有蒙古人)外,只有十六七个党参加,其中六个是在自己国家没有影响的小派系,六个代表东欧。甚至这些党派在莫斯科的也不是首脑,而是代替者和职员。
    连这样一次微不足道的会议也四分五裂,俄国人不得不应付许多反对意见。
    俄国有愿意承认,中国人维护他们比较僵硬的管理和思想灌输方法是有道理的,因为据他们说,中国仍处于社会主义发展的初期阶段,但是他们也希望中国人体会“苏联较新阶段”的不同社会和文化要求。
    因此,他们建议争论双方忍让,停止公开争论,要求各国党支持意识形态停战,并且不要参加反华论战。
    但是这里产生了一个微妙问题,不少党内都发生了重大分裂。在莫斯科参加会议的党中间,至少有七八个党开除了毛泽东分子。在波兰,大家知道法院审判了亲华分子并把他们投入监狱。(苏联不是也同样发生了这种事情吗?)
    印度的两个共产党力量差不多相等,亲华党的影响正在增长。在会议上,俄国人企图知道,有关党是否愿意取消原来开除的决定,重新吸收毛派异端分子为党员,如有必要,并同对立的党恢复团结。莫斯科消息表明,这个建议一提出来就引起了吵嚷。
    无论会议结束后可能发表什么声明,它不可能控制住分裂的势头或阻止莫斯科权威下降。由于亚洲学生和苏联军警在莫斯科美国使馆门前的冲突而引起的会议的喧嚣插曲,是一个新的迹象,透露共产党队伍的混乱和他们非常不相信莫斯科。这种不相信是世界共产主义对它几十年来毕恭毕敬地顺从斯大林主义的状况的反应。


    【本刊讯】美《华盛顿明星晚报》二日刊载记者格韦茨曼的一篇报道,标题是《美国和苏联采取行动来使渠道在危机期间保持畅通》。摘要如下:
    约翰逊总统和苏联总理柯西金在过去二十四小时内通过报界交换了信息,这些信息似乎表明双方想避免在越南危机上发生关系破裂的共同愿望。
    柯西金昨天首先发出信息,他在发表一篇攻击美国对越南政策的强烈演说以后,又向记者作了一次即席谈话,说如果约翰逊接受他的邀请来到莫斯科的话,“这将是十分令人高兴的”。
    事实上,苏联和美国官员都认为,只要越南危机继续恶化,约翰逊是没有什么可能在莫斯科进行国事访问的。
    但是,美国官员说,对大国在军事方面卷入越南的程度保持某种限度“对彼此都有利”。
    约翰逊对柯西金说美国侵略越南的一些粗暴的语言避免发表任何意见,这表明他不想就越南问题同苏联领导人进行公开的辩论。
    相反,约翰逊抓住关于去苏联访问的谈论这种外交上的苗头表明他希望同苏联保持融洽的关系。华盛顿不断让莫斯科知道它在亚洲的意图,并且希望苏联避免在那边在军事上大大卷入。
    有两个因素帮助约翰逊来执行这种政策。俄国人由于拿不定美国最终会干出什么事情来,因而很难对北越作出任何有力的诺言。
    比方说,如果莫斯科肯定美国不会入侵北越,它可以轻易地作出派军队去援助河内的保证。但是在当前这种动荡不定的局势中,苏联官员同世界上其他人一样被蒙在鼓里,因此必须保持谨慎态度。
    克里姆林宫将希望美国停止袭击北越,并且马上来谈判一项解决办法。这就使莫斯科可以来说,它的和平共处政策使美国停止了战斗,而中国的咄咄逼人的观点却没有做到。
    正如柯西金昨天所表示的,俄国人还正在幌动一个胡萝卜,这就是表示,要是越南战争停止的话,同美国的关系就能得到改善。
    俄国人已卷入在伦敦和巴黎就越南冲突进行的外交试探活动,但是现在还不知道的是,莫斯科是否能或者是否会对河内施加重大影响。


    【本刊讯】法《震旦报》六日载文,摘要如下:
    值得指出,葛罗米柯前天向美国大使科勒提出的抗议,表明苏联担心看见美国对北越的袭击破坏和平共处原则。表示这种担心并不是第一次,很明显,正是俄国人最害怕美国袭击十七度线以北。假如这些袭击迫使他们以某种方式参加越南冲突,那么这些袭击便将结束和平共处,而和平共处是他们继续进行经济工作的非有不可的条件。
    克里姆林宫的全部困难,在于把俄国自己的利益(这种利益要求和平),同它作为共产党世界的领袖的要求(要求给予北越以大力支持)协调起来。
    到目前为止,很明显,俄国的利益放在第一位,这是谁也不会感到惊奇的。对自由世界和所有的人来说,应该承认,这是很好的。


    【本刊讯】一月份出版的由荷兰共产党员主办的刊物《红旗》发表了一篇编辑部声明,摘要如下:
    现在,当荷共领导认为有必要开除我们编辑部成员之一比索特同志的时候,《红旗》编辑部认为有必要对下列事实提出严重注意。
    一、我们要揭露这一事实:开除比索特是杀一警百的做法,是想以此来恐吓所有那些过去曾经敢于和现在乃至将来敢于考虑为了推进党的斗争,应在党内开展批评的党员同志。
    二、开除我们编辑部的一个成员,应看作是荷共反对我们想使党的政策重新回到正确的轨道上来,也就是说反对我们想阻止荷共在为争取社会主义荷兰斗争方面的重要问题上滑到右的立场上去。在这里,我们想特别强调指出:荷共已经抛弃了关于夺取国家政权这一正确的革命观点,荷共领导在第二十一次党代会的准备过程中,企图将这一革命观点修改成所谓和平过渡,即资本主义和平长入社会主义。
    三、我们认为反对和开除比索特同志,是荷共企图打击我们所有正在为揭露荷共领导在国际共产主义运动方面所执行的修正主义路线进行着伟大斗争的同志。我们以我们的刊物向国际上表明了,在荷共内部还存在着另外一种看法,这种看法与荷共领导所宣传的观点是不同的。我们要以此刊物表明:在荷兰还存在着许多共产党人,他们决不回避他们对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责任,在我们迫使荷共进行表态的时候,荷共领导清楚地采取了一种反对中共马列主义观点的立场,并且过去是现在仍然是在主要问题上同苏共修正主义路线一致的。荷共领导由于它不公开反对苏共领导准备召开分裂的国际会议的预备会议,因而它已选择了一条分裂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道路。我们赞同印度尼西亚共产党不参加分裂会议的立场。
    四、开除我们一名编辑一事,只能看作荷共要在党内和所有荷兰共产主义者中制造分裂的企图。这是一种阴谋,就是企图造成一种似乎我们要建立一个新共产党的局面。虽然我们过去从来没有想过要建立一个新的组织,但现在我们必须指出,今后由此而产生的一切后果,必须要由荷共修正主义领导负全部的责任。
    五、荷共提到的开除理由是所谓组织派别活动。这种理由是站不住脚的。我们对此也要说两句。在一个实行民主集中制原则的党组织里,进行尖锐的批判性的讨论是完全健康的现象,甚至在必要的时候也可以在重大问题上对党的政策进行批判。然而在荷共内部这个原则已不再适用,任何一种批评都被遭到压制和打击。批评者遭到污蔑和怀疑,并且被剥夺了参加党的工作的可能性。荷共领导的这种作法,必然会引起人的反对。于是当讨论不能再以口头方式进行时,就要以书面方式继续进行。这就是说,必须用越来越多的油印的和铅印的刊物来进行讨论。这种情况早在一九六二年以来就存在,并出现过六种不同的刊物,这些刊物是由同样多的小组党员、干部提出的。他们的宗旨在原则上是一致的,即反对荷共领导的修正主义政策。
    一方面基于荷共领导已迫使我们处于这种境地,另一方面基于以往的国际共产主义运动中曾经认为进行口头和书面讨论是十分正常的这一事实。因此,我们有权利出版我们的刊物。开除决不能改变这一切。我们将根据荷兰工人阶级先锋队——荷兰共产党人,左翼社会党人——和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利益继续进行我们的工作。


    【合众国际社莫斯科五日电】苏《红星报》今天说解决越南战争的唯一办法是通过谈判,并且警告说,“任何其他的道路对世界和平事业和美国本身都是危险的。”
    这家报纸谴责美国袭击共产党北越是“公开侵略”,并且重申,克里姆林宫正在“履行”它同河内政权达成的军事援助协议。但是它没有作详细报道。
    这家报纸又说:
    “华盛顿应当了解,摆脱南越绝境的道路不是军事解决,而是马上结束对越南民主共和国的侵略行动,是通过谈判和平解决南越的问题。其他的道路对世界和平的事业和美国本身都是危险的。”


    【法新社莫斯科七日电】参加十九个共产党莫斯科会议的意大利和捷克斯洛伐克代表团今天离开莫斯科回国。
    欢送代表团的有苏斯洛夫、杰米契夫和波诺马廖夫。


    【法新社斯德哥尔摩二月二十四日电】今天此间隐约出现一场内部的意识形态纠纷,这场纠纷有破坏瑞典共产党的团结之势。
    在中苏意识形态争吵中支持北京的党员和支持莫斯科的党员之间看来几乎肯定会发生正面冲突。
    一位年资较高的党员霍姆伯格昨晚宣布说,他写的指责新当选的党的主席赫尔曼逊“叛变”的小册子不久将发表,这便为对立的派系进行意识形态战提供了弹药。
    他要求党恢复“无产阶级专政”和“阶级斗争”这些马列主义概念。
    他谴责所谓党的主席奉行路线错误的政策,他说,党的主席是要代表挪威和丹麦的“人民社会党”运动使党成为社会民主党的“左翼”。
    据了解,小册子谴责赫鲁晓夫、颂扬斯大林、卫护中国,同时说瑞典共现在在莫斯科和北京之间起“第三力量”作用。


    【法新社巴黎二月二十五日电】法国共产党的《人道报》星期五说,“马克思列宁主义小组联合会”出版的名为《新人道报》的一种新月刊是“反共的”。
    《新人道报》支持人民中国领导人的观点。
    《人道报》说,这一新刊物是由一小伙被开除的共产党员、叛徒和其他反对者出版的,这些人过去一直表明了他们的反党和分裂态度。
    《新人道报》在马赛出版,在这个地方,北京的理论一直得到当地一些共产党人的支持。
    《新人道报》背后的主要人物是雅克·儒克,他在由于亲人民中国的态度而被开除前曾负责地方党组织的工作。
    【新华社巴黎六日电】《新人道报》月刊在巴黎创刊。保罗·科斯特担任经理,勒纪·贝热龙担任总编辑。该刊第一期刊登了周恩来总理在中华人民共和国人民代表大会上的报告。


    【南通社贝尔格莱德五日电】德意志民主共和国国务委员会主席乌布利希今天乘飞机离开杜布罗夫尼克前往柏林。
    他是乘“各国人民友好号”轮船从阿拉伯联合共和国到达南斯拉夫海边的这一游览胜地的。乌布利希在祝酒时对于他在南斯拉夫受到的亲切友好的欢迎表示感谢。他特别感谢铁托总统在国际舞台上的活动。
    【路透社东柏林五日电】乌布利希在阿拉伯联合共和国进行国事访问后今天回到了这里,他对一大群人说:“我们有责任竭尽全力支持阿拉伯的经济和阿拉伯的团结。”
    他又说:
    我们高度评价阿联为反对帝国主义阴谋所采取的主动。在阿拉伯国家中,阿联是进步的成分,正象德意志民主共和国是德国中进步的成分一样。”
    乌布利希说,同纳赛尔总统和阿联其他领导人交换意见确定了双方在决定性的国际问题上意见一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