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2 GIA 高速专线,稳定4K在线视频,6个独立ip,最高5TB流量。
被封后自动更换IP,仅需5.88刀每月,支持支付宝。按月支付,不怕跑路!

1963年3月30日参考消息 第2版

    【合众国际社汉城28日电】朴正熙将军今天召见了美国大使伯杰,就南朝鲜危急的争权斗争问题举行了长时间会谈。
    这是美国25日在华盛顿发表声明以来,大使和最高委员会主席之间第一次会晤。
    伯杰星期三曾会见金显哲总理。伯杰昨天同金总理的会晤历时50分钟左右。
    【共同社东京28日电】汉城28日电:韩国国家复兴最高委员会公报室长李厚洛28日发表了引人注意的谈话,他说:“我认为朴主席3月16日发表的声明事实上是可以修改的,朴在声明中所说的延长军事统治一事是指建立过渡性政府而言。”人们认为,这件事情显示,朴政府在最近受到在野党政治家的连续攻击和美国方面的压力的情况下,想一面保持面子,一面努力冲淡给人留下的长期延长军事统治的强烈印象。
    他的谈话如下:
    (一)3月16日声明中所说的延长军事统治的主要意思,是指成立过渡性的政府,这个政府既不是军事政权,也不是纯粹的文官政府,朴主席认为那样做几乎是绝对必要的。
    (二)这个过渡性政府的组成以民间人士为主,不过,军人也参加。
    (三)过渡性政府存在的时间长短,要根据国民的舆论来确定。采取什么方法,到4月初会有眉目。
    (四)参与过渡性政府立法机关的民间代表的选举方法,目前正在研究。最有可能采取的办法是,地区代表由地方长官推荐,职业代表由各个机关的首长推荐,然后由朴主席指定。
    【共同社东京28日电】华盛顿27日电:美国政府希望反共前哨基地韩国能够稳定下来。美国认为韩国政局的发展关系到美国的威信。
    现在充分有这样的可能性:在美国政府看来,如果韩国政局达到危险的转折点,就会决心不顾干涉内政的谴责而采取积极的措施。以上大体是美国政府主流派的意见。


    【美新处檀香山25日电】据理查德·特里加斯基斯在3月24日一期的《华盛顿明星报》写道:“几乎每个星期有几百架直升飞机载着军队去对越共阵地进行空袭……这实际上是未来的战争,我们可以预料,在全世界,当我们同富有侵略性的共产党人交战时都将是这种类型的战争。
    “越南除了是激烈的内战场所之外,还是一个对武器和技术进行试验的场所,我们美国人(和共产党人)在南美、非洲、中东和亚洲激烈斗争的地方将使用这些武器和技术。”


    【本刊讯】《纽约时报》18日用半版的篇幅刊登了美国企业界、作家、医生、教授、教会和编辑记者等六十二名人士致肯尼迪的一封公开信,标题是:《要求在南越结束战争和实现和平》,信件摘要如下:
    亲爱的肯尼迪总统:
    我们强烈地要求你注意美国舆论越来越反对干涉南越的情绪,将我们对这个麻烦地区的政策作出影响深远的改变,以防局势进一步恶化。
    实际情况是:美国陆军在远离国土10,000英里左右的南越有12,000多名士兵和军官,他们为了支持一个公开的残暴的独裁政权正在进行一场从未得到美国国会宪法上的批准的不宣而战的战争。
    今天,我们的军队并不比一年或一年多以前美国开始大规模加强军备时更接近胜利。由越共领导的反吴游击队从吴的军队手中缴获了越来越多的武器,他们越来越多地使用美制步枪、机枪和迫击炮击落由美国人驾驶的美国直升飞机。美国人伤亡的人数不断增加。南越可能成为美国的阿尔及利亚。
    总统先生,你在1954年4月6日在参议院的一次关于越南危机的发言中说:“在至少还看不到丝毫胜利前景的情况下,把金钱、物资和人员投入印度支那的丛林,那是危险的、无用的和自取灭亡的。……坦率地说,我认为,不管美国给印度支那多少军事援助,要征服一个神出鬼没的敌人是不可能的,这是一个得到人民的同情和私下的支持的‘人民的敌人’。”你是在批评艾森豪威尔的政策时这样说的,这是100%地正确的。
    你在1954年的说法仍然是正确的,它指出了一个事实,即反吴叛乱分子虽然得到共产党北越的某种帮助,但是他们代表一个广泛的、当地的、全国性的运动;美国越来越陷入了一次即使消耗大量军事力量也不可能取胜的冲突中。因为美国政府正陷于难以自拔的进退维谷的境地。它越是气势汹汹地进行战争,吴就越像是美国的傀儡。越共就从当地的人民那里取得了更多的同情,吸收了更多的新兵。
    在越南人民看来,问题越来越成为美国的干涉和控制对越南的独立和自决的问题。但是白种人在亚洲统治的时期已经过去了,不管这种统治是以什么形式出现。
    由已故国务卿杜勒斯制定的、后来由总统先生的政府采纳的解决办法是违反1954年日内瓦协议的。参加那个协议的大国曾庄严地宣布,越南是一个主权国家,而不是两个,南北临时地区将在1956年通过在国际监督下的全越选举统一起来。日内瓦协议也规定不许建立军事基地和成立军事联盟,限制军事装备和军事顾问的人数。
    总统先生,难道现在不是时候了吗?你的政府应该终止为通过美国力量以军事手段解决南越问题而作的破了产的方面努力而代之以在老挝成功地实行的外交和国际谈判,如果进行这种谈判,就可以恢复原来的日内瓦协议,或者实施会导致和平和使整个越南脱离冷战的其他某种计划。
    总统先生,我们怀着尊敬的心情请求你作为国家首脑和武装部队总司令:(一)认真地考虑参议员曼斯菲尔德的意见;(二)抛掉李普曼所谓的“杜勒斯的亚洲保护国制度”;(三)停止美国对南越的军事干涉;(四)召开一次国际特别会议(也许是在联合国的主持下)来制定和平解决办法。(六十二人的名单从略——本刊编者注)


    【路透社雅加达二十九日电】马利诺夫斯基元帅今天和纳苏蒂安将军一起前往西爪哇山区的茂物,开始他对爪哇和巴厘的六天访问。
    【安塔拉通讯社雅加达二十九日电】马利诺夫斯基元帅昨晚在这里说,今天社会主义国家和其他爱好和平国家的和平力量加在一起,超过了各种形式的战争势力。他是在印尼—苏联友好协会的集会上说这番话的。


    【印新处新德里27日电】老挝国王瓦达纳27日到达新德里来对印度进行三天国事访问的时候,受到了热烈的欢迎。
    在巴兰机场迎接他的有总统拉达克里希南博士、总理尼赫鲁、外交官们、佛教僧侣、官员们和许多老百姓。
    【印新处新德里28日电】老挝国王瓦达纳说,他的人民对印度不能漠不关心。国王27日在拉达克里希南总统的宴会上讲话时说,印度今天由于同中国的边界争端而面临着危急的局势。东南亚的和平是不可分割的。老挝像这个地区的任何其他小国一样,热诚地希望这一争端能和平地解决。那时亚洲各国将能有对它们的谐调的发展有利的和平和信任的气氛。
    【德新社新德里27日电】观察家认为这次访问有相当重要的政治意义。
    据这里的观察家说,预计,尼赫鲁和富马将把会谈的大部分时间用来讨论老挝联合政府面临的越来越多的困难。
    印度非常关心老挝可能再次发展成为激烈危机的场所。
    新德里的观察家说,印度首都对老挝联合政府三方集中努力鼓动它们的追随者而不是建立一个统一的有着共同政策的政府日益感到不安。
    印度观察家认为富马最大的问题是他不能够统一武装部队。


    【美联社纽约28日电】(美联社特派记者:威廉·瑞安)约旦国王侯赛因已经改组了他的内阁,看来这是挽救摇摇欲坠的王位的一场赌博。侯赛因由于他的国家几乎四面都受到敌人的包围,他可能决定他不能打击他们,而却能联合他们。
    毫无疑问,侯赛因看到了他的历时十年之久的政权面临的日益增长的威胁。
    伊拉克和叙利亚是由正在努力同纳赛尔达成阿拉伯统一的协议的政权所统治的。大概他还看到,如果阿盟威胁以色列人的话,以色列可能在他西部边界进行军事行动。他可能看到在南面的沙特阿拉伯发生动乱的可能性,这会使他失去同沙特王族结成联盟的可能性。
    中东局势最近的发展可能撒下统一的种子,而不是真正的统一。这种统一名义上将允许侯赛因参加,而不失去王位。但是,由苏联和美国援助建立起来的纳赛尔的埃及已日益强大。
    在阿拉伯中东地区,君主制的时代,无论是绝对的或者是立宪的君主制,似乎都要结束了。侯赛因的做法除了可能推迟在他的国家中发生动乱的时间以外不会有别的作用。
    【德新社贝鲁特28日电】约旦的里法伊新内阁的组成并不会促使“解放了的阿拉伯国家”与约旦进行更密切的接触。
    阿拉伯民族主义人士认为,内阁改组是侯赛因国王企图缓和他的人民的“全面的不满情绪”。


    【美联社汉城29日电】南朝鲜各大学的学生正在对政治上的争吵表现出不耐烦的迹象。在南朝鲜政治舞台上,大学生一向是潜在的爆炸性因素。
    星期五上午有500人聚集在高丽国民大学里,并且谴责了:一、军政府,二、非军人政客,三、美国对朝鲜事务的干涉。


    【本刊讯】法《费加罗报》19日刊载了该报特派记者肖维尔18日自大马士革发出的一篇报道,题目是《复兴社会党领袖、阿拉伯主义理论家阿弗拉克对我说:“纳赛尔主义只有在埃及才有价值。”》,摘要如下:
    我刚刚会见了复兴社会党常任书记密歇尔·阿弗拉克。
    他对我说:“我在1940年9月在大马士革创建了复兴社会党。”
    “当我同比塔尔一起在巴黎的时候,我们同突尼斯、阿尔及利亚、摩洛哥、黎巴嫩的阿拉伯学生来往很频繁。我们的阿拉伯主义思想就是在那里发展起来的。我们感到彼此如同兄弟一般。”
    问:同埃及人如何?
    答:他们与众不同。纳赛尔的伟大功劳就在于使埃及意识到它属于阿拉伯世界。
    问:您如何解释尼罗河流域的这种孤立的情况呢?
    答:夺取了政权的贵族不是阿拉伯人。此外埃及是一个大国,它可以自给自足,它有着闭关自守的倾向。在战前的这一时代,埃及人不关心我们的努力。
    阿拉伯主义理论家阿弗拉克信仰基督教,他承认埃及人已经走上了他们自己的道路,并且认为,所谓纳赛尔主义在埃及是有价值的。当两个运动互相抵触时,那是因为这位埃及独裁者想把他的制度输出到东方其他地方去,而在那些地方复兴社会党人拥有许多支持者,并代表着阿拉伯主义的真正流派。
    他说,我们在东方各国,在黎巴嫩、在叙利亚、在伊拉克、在约旦、在沙特阿拉伯都有党员。
    问:阿尔及利亚总理尽管支持阿拉伯统一并对纳赛尔表示同情,但并不比您更赞同开罗的盟主权。
    答:这是对的。
    问:您是否认为会成功地使你的理论获胜?
    答:我们希望这样。这将是长期的。我们愿意非常谨慎地前进,避免导致第一次叙埃联盟破裂的1958年的错误。应该详细研究每一个阶段。联盟失败的原因主要在于纳赛尔的部下的行动方式,而不在于纳赛尔。人们至多可以指责纳赛尔没有足够地应用他的权力。
    问:为什么您这样反共?
    答:我们并不反共。像我们这样的政党不可能是反共的。
    问:可是你们逮捕、枪决和通缉共产党人?
    答:这是因为他们过去和现在反对我们的革命。
    问:你们似乎一贯是反对西方的。
    答:我们对帝国主义保持警惕。这种怀疑可能是过去的一种遗产。西方对我们实行殖民统治。可是我们大家,复兴社会党人最不受这种矛盾心理的约束,最愿意在平等基础上进行合作。此外还有着受西方帝国主义支持的以色列。


    【法新社雅加达二十七日电】这里收到外国对火山爆发的救济援助,其中包括美国、日本、人民中国和苏联。
    【路透社雅加达二十八日电】官方宣布的死亡人数仍然是一四七八人,不过警察正在冷却的熔岩中挖掘尸体,预料还会找到数以百计的尸体。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