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2 GIA 高速专线,稳定4K在线视频,6个独立ip,最高5TB流量。
被封后自动更换IP,仅需5.88刀每月,支持支付宝。按月支付,不怕跑路!

1963年3月25日参考消息 第4版

    【法新社伦敦20日电】今天下院的保守党议员和工党议员都因英国政府对北大西洋公约组织内部建立多国核力量的态度对它进行了攻击。
    英国负责欧洲事务的大臣希思指出,英国建议成立的多国核力量可以在以后由美国建议的多边核力量来替代。
    工党副领袖布朗和工党外交事务发言人希利抗议政府在核力量问题上保持沉默。希利说,英国参加多边核力量,将要每年追加信贷二千万英镑。
    希思曾说,英国政府认为美国建议由多国人员操纵的舰只组成的多边核力量是值得支持的。
    希思说:“我们已保证以任何适当形式研究我们能对这支力量作出什么贡献。到目前为止我们还没有得出结论。”
    希思讲话时多次为保守党议员所打断。他们抱怨政府对于可能被认为是国防政策上重要改变的东西,没有取得任何有用的情报。希思说,假如下院希望的话,就可以安排一次关于这个问题的辩论。
    他在纷纷质询的情况下仍拒绝提供任何进一步的情报,他着重指出,盟国之间正在进行秘密谈判,时间成熟了就通知下院。
    他说,多国核力量自然要继续存在到它能够生存的时候,多边核力量也将建立起来。他说,假使北大西洋公约组织能由这两支力量来加强的话,那就好了。他说,多国力量要到它过时的时候才会停止发挥作用。
    希思拒绝说明是不是大西洋部队最高司令有权决定使用多国核力量。
    美报谈美策划“多边核力量”的原因
    【本刊讯】美《华盛顿邮报》3月3日刊登了埃斯塔布鲁克发自伦敦的一篇报道,摘要如下:
    肯尼迪政府为什么提倡建立多边力量呢,原因是显而易见的。这是要使更多的国家有一种参加这一力量的感觉的尝试。
    更直接的原因是,这是要设法满足德国人在核政策方面有发言权的要求,因为它担心德国人手上有核武器以及扩散的危险。这是要设法打开同苏联取得核谅解的大门,或者至少是设法避免使这一点变得更为困难。


    【合众国际社伦敦23日电】外交人士今天表示,麦克米伦首相希望在春末会见肯尼迪作一次非正式最高级会谈。
    这些人士说,这样一次会晤可能在伦敦举行,也可能在别的什么地方举行。
    迄今为止,还未作出任何肯定的安排。但是英国外交官希望在今后数周内确定麦克米伦与肯尼迪作一次简短的会晤。
    【本刊讯】英国报联社3月22日以《肯尼迪来访事未获证实》为题刊载了该社外交记者的一则报道,摘要如下:
    伦敦仍然没有任何官方的表示,说明肯尼迪总统在今年晚些时候来欧洲时可能访问英国。英国外交部一位发言人说:“关于这件事我自己也不了解情况”。


    【法新社华盛顿22日电】一位消息灵通人士今天说,美国总统肯尼迪的意大利和西德之行大概将在6月20日以后的某个时候实现。
    肯尼迪的访问事宜已同意大利政府和西德政府作了一般讨论,但是官方尚未提出访问日期问题。
    总统在欧洲两个国家所要进行的访问性质是相同的。
    在意大利,他将进行的五天“国事访问”。
    【合众国际社华盛顿22日电】几个月以前,肯尼迪还期望今年同戴高乐会晤,但是当法国领袖有效地阻止英国进入共同市场并反对美国为在北大西洋公约组织内建立一支多边核力量而进行的努力时,这种揣测消失了。
    总统在此后的几周强调他的意大利和西德之行,事实上,他就是以故意放弃显然是轻而易举的访问巴黎的机会来对法国在北大西洋公约组织和共同市场问题上所持立场施加压力。


    【本刊讯】3月4日一期美《新闻周刊》刊登了一篇介绍邦迪的文章,题目是:《肯尼迪的麦乔治——对任何危机都能保持冷静》,摘要如下:
    按照在一个接一个的危机中形成的习惯,每当总统遇到核时代的冷战产生的棘手的——有时是非常重大的——问题的时候,总是指望从“麦克·邦迪那里得到第一句话,和对一切可能的答案的肯定意见。他是美国政府中最有影响的人物之一。
    邦迪除了担任总统对难办的世界性问题的顾问以外,还是国家安全委员会的负责人和这个委员会的一批有很大权力的工作人员的头子。他从白宫协调着跟“国家安全”有关的政府部门——国务院、国防部、财政部、原子能委员会裁军署、中央情报局、对外援助部门,甚至农业部——
    的工作,不受部门的限制而直接同内阁成员和各机构的首脑进行联系。当他发表演说的时候,他不仅帮助制定美国的政策,而且帮助传达美国的政策。
    下意识的:首先,邦迪的日益增长的威望和权力直接来自一切行政权力的泉源——美国总统。肯尼迪尊重他、信赖他。并且——几乎下意识地——同他通声气。国家安全委员会的一个工作人员说,“他们的想法一样,邦迪了解总统的心思。”
    自由行动的作风使得华盛顿许多观察家把邦迪称为“真正的国务卿”;大多数消息灵通的外交人士,不管正确不正确,认为肯尼迪在对外事务方面最亲近的顾问是麦乔治·邦迪,而不是腊斯克。
    邦迪的地区问题专家们——有时他们被称为“小型国务院”——的基本任务是经常同国务院、国防部或中央情报局的负责官员进行核对来处理他们分工范围内的问题。邦迪希望他的工作人员同行政部门的“助理部长”一级的官员保持越来越紧密的联系。
    毫无疑问有些高级官员感到生气,因为他们认为邦迪侵犯其他部门的工作,特别是腊斯克的国务院的工作。国务院同邦迪小组的工作人员偶而会发生争吵,邦迪小组有些人有点瞧不起国务院的工作。


    【路透社西德汉诺威23日电】西德外交部长施罗德今晚在这里说,他的政府认为英国是“欧洲经济共同体明天的一个受欢迎的成员”,并将继续这样对待英国。
    施罗德在基督教民主党一次集会上讲话说,西德将继续努力谋求使英国成为共同市场的成员国。
    他说,有人担心布鲁塞尔关于英国加入的会谈的垮台会导致北大西洋公约组织政策发生变化,这种担心是没有根据的。
    关于他的政府对东方的政策,施罗德对二千名党员说,“我们正在努力争取保持睦邻关系。”在这方面,西德必须促成一种“现代的新政策”来结束欧洲的分裂局面,他预言西德同东方集团国家未来的关系会取得良好进展。
    这位部长说,苏联在古巴退却将产生“重要的心理影响。”苏联从这个加勒比海岛屿撤走火箭不能不对“俄国作为世界大国的看法”产生影响。


    诬蔑我同鼓吹核战争是合法的西方人士有类似观点”;强调南认为它同东方国家关系的改善决不该损害南同西方国家的关系,并要西方理解这一点,说南愿意同西方保持尽好的关系
    【南通社贝尔格莱德23日电】南斯拉夫外交国务秘书科查·波波维奇今天在联邦国民议会外交委员会作报告时说,世界非殖民化过程的加速是国际关系发展中最重要的事情之一。
    波波维奇说,非殖民化的过程的加速也是实现和平共处政策的最广泛的基础,和平共处政策实质上目的在于消除国际紧张局势和不稳定情况的基本起因。
    波波维奇认为,当今世界的基本矛盾之一是一些国家和一些国家集团间在社会政治制度和思想政治概念方面不一样。他说,世界显然还没有摆脱潜伏着各种危险的冷战,但是他指出,在东西方关系中已出现了一些良好的迹象,即进行谈判的方针,特别是在东西方的大国之间。他强调指出了苏联朝这个方向作出的建设性努力。
    波波维奇说,在现有军事政治联盟内产生了一些重要的和令人感兴趣的情况。这些情况如果不表明其它东西的话,至少表明国际关系的集团形式和内容不管在多大程度上可能是偶然性的,并不需要也是持久的。攻击和诬蔑我国
    波波维奇在谈到裁军时认为这一问题是十分复杂的问题,他说,看来,除了通过加强共处来创造开始裁所必需的初步前提外,别无其它出路。波波维奇在讲到这件事时,提到西方有些人士公开鼓吹核战争是合法的。他对于中国领导据说为了保卫社会主义而鼓吹类似的观点表示遗憾。他说,中国这种观点对于和平的利益和社会主义的前景是有害的。
    波波维奇接着说,南斯拉夫的政策过去一直是,现在还是积极和平共处政策。
    波波维奇接着说,南斯拉夫作为一个社会主义国家,特别关心同其它社会主义国家发展合作,认为这是符合和平和社会主义的利益的。波波维奇强调说,南斯拉夫同这些国家的关系正在不断地和明显地改善。
    波波维奇提到,南斯拉夫同中国和阿尔巴尼亚的关系则完全不同,他说,这种糟糕的状况的出现,其责任完全不在于南斯拉夫。
    在报告有关南斯拉夫同西方国家的关系的部分中,波波维奇说,南斯拉夫同许多西方国家建立了并正在发展经济、政治和文化领域内的广泛联系。他说,首先南斯拉夫同邻国以及若干其它国家的关系就是这样。他说,南斯拉夫同某些西方国家的关系停滞不前,受到了阻碍,据波波维奇认为,这是由于另一方对南斯拉夫的政策缺乏理解,以及由于所采取的若干措施所致。他又说,南斯拉夫准备而且愿意通过共同努力来克服这些困难,相信为了共同的利益这是能够做到的。
    波波维奇接着说,南斯拉夫决不认为,它同东方国家关系的改善应该损害它同西方国家的关系。他说,南斯拉夫希望西方伙伴也理解这一点,南斯拉夫希望同西方国家保持尽最好的关系。
    波波维奇最后说,南斯拉夫的积极共处政策在各种不轻松的环境中经受住了考验。所有这些都表明,南斯拉夫完全有理由继续坚定地和始终不渝地奉行这一政策以及这一政策所基的那些原则。


    【合众国际社伦敦二十一日电】麦克米伦首相今天说,他将考虑要联合国秘书长吴丹拟订一项东西方裁军的折衷方案的建议。
    首相在下院说,他将研究工党议员汉德逊的建议:由吴丹来把美苏两国裁军建议的最好部分熔合为一个方案。
    由于十七国日内瓦裁军会议陷于僵局,汉德逊要求麦克米伦同肯尼迪商讨他的建议。
    【路透社伦敦二十一日电】麦克米伦首相今天说,他认为,不管是就禁止核试验或者就裁军达成一项协议,都主要取决于赫鲁晓夫个人的决定。
    他是在下院答复一位工党议员的建议时说这番话的。


    【南通社巴黎22日电】巴黎电台今天在一项评论中宣布,史蒂文森不要指望戴高乐和蓬皮杜会接见他。法国政府报纸和其他党派报纸对史蒂文森想同戴高乐会谈的希望都采取了这种态度。
    据巴黎评论员说,史蒂文森(法国)之行同美国想在外交方面设法调解欧洲的某些误解并帮助共同市场国家同英国彼此接近的努力有关系。他们强调,法国仍然认为,应由欧洲国家自己通过直接谈判来解决冲突和意见分歧。


    【本刊讯】英《每日邮报》3月21日发表了该报外交记者迪基自巴黎发回的一篇报道,摘要如下:
    法国不理睬英国今天在北大西洋公约组织理事会内为争取“防务上的真正合作”而采取的引人注目的行动。
    解决在戴高乐总统的单干政策问题上发生的僵局的一切希望都破灭了。西方联盟又被投入了为难的混乱之中。更糟糕的是,法国人实际上消除了六国和英国的外长们自从共同市场谈判破裂以来第一次弥合其分裂的前景。
    没有法国的合作,霍姆关于在5月间渥太华的北大西洋公约组织部长会议上谋求在协议建立多国核力量方面取得迅速进展的计划,现在就成败难说了。
    他今天在北大西洋公约组织理事会上要求欧洲建立新的团结的呼吁,目的也是要弥合英法关系的裂痕。
    在他讲话以后,15国联盟的欧洲成员国中只有法国保持沉默,置之不理。
    没有发表反对的言论,而仅仅是故意的沉默。这种冷冰冰的不予理睬的态度加深了裂痕。
    霍姆勋爵离开巴黎时,法国外长德姆维尔没有理睬他。他在到达时由于“行政上的错误”没有派警卫去护卫,在他离开时,又只给他最低限度的保护——孤零零的一辆警车和仅仅三个开道的摩托骑警。
    甚至没有法国外交部的一个低级官员到机场上去给他送行。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