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2 GIA 高速专线,稳定4K在线视频,6个独立ip,最高5TB流量。
被封后自动更换IP,仅需5.88刀每月,支持支付宝。按月支付,不怕跑路!

1963年3月16日参考消息 第4版

    【合众国际社华盛顿14日电】(记者:汉斯莱)美国官员今天说,看来在过去一个月中俄国已经从古巴撤走了约2,000名军事人员,有迹象表明,明天或者星期六将再撤出!,500人。
    与古巴有关的另一个事态发展是,据悉助理国务卿马丁对议员们说,美国准备向任何受到共产党接管的威胁的拉丁美洲国家提供军事援助,如果它们要求援助的话。
    官员们说,苏联的一艘在正常情况下能装1,450名乘客的船只“纳希莫夫号”似乎在一个古巴港口装载苏联的军事人员,有迹象表明,它将在星期日以前起航。
    苏联总理赫鲁晓夫答应在3月中旬从古巴撤出“几千名”苏联军队。
    美国在一个月以前估计,古巴有17,000名苏联军事人员。
    据信,这个数字包括组成4个营的5,000名左右的战斗部队在内。据信,其余的都是军事技术人员以及训练古巴人使用新式常规武器的部队。
    那些透露军队调动的美国官员承认,关键的问题将是撤走的人员是不是包括任何战斗部队,有了这些部队,一旦古巴发生叛乱时,俄国在当地就有能力帮助卡斯特罗。


    【南通社贝尔格莱德14日电】《共产主义者》周报在谈到“小欧洲”各国共产党代表在不久前的布鲁塞尔会议上同意共同市场是既成事实一事时写道,西方共产党的观点和估价的这样一种进化,反映了它们对复杂的世界经济发展问题采取的比较灵活的态度。报纸又说,这样的观点同时是粉碎对当前经济社会动向的片面观点或者教条观点的过程的一个组成部分。
    据这家贝尔格莱德报纸认为,比较灵活地理解一体化,使得“小欧洲”各国共产党的代表能够制订出扩大同共同市场的消极面进行斗争的力量的阵容和协调它们的行动的纲领。报纸认为,某些西方国家的共产党这样一来,就为同西方国家中主张消除一体化消极因素的社会民主党的合作,创造了有利条件。
    《共产主义者》周报最后写道,即令西方社会民主党队伍中存在反共主义,共产党人同这些党的合作是能够取得成效的,并且是可以在更加广泛的欧洲范围内实现的。


    说尽管谈判破裂,美扩大贸易法仍使它有权同共同市场谈判降低一半关税的问题,在即将举行的日内瓦关税与贸易总协定会议上将可看出法国的态度
    【美联社华盛顿14日电】(斯坦莱·迈斯勒)美国特别贸易谈判代表赫脱星期四说,他认为他的新工作的重要性并不因最近法国否决英国加入共同市场而减捐。赫脱在一次谈话中说:“在某些方面,这一否决增加了扩大贸易计划的重要性”。“它肯定使这件事情复杂化了。”
    究竟这件事情已复杂到何种程度,可能在今后两个月国际贸易专家们在日内瓦开会时清楚看出来。日内瓦会谈结果可能决定赫脱在1962年扩大贸易法的帮助下是否能促使降低外国的关税和推动美国贸易在60年代新的繁荣。某些国会议员提出了一些法案,主张修改新的扩大贸易法以不受法国否决的影响。这些修改将允许赫脱在谈判时对美国、共同市场和英国一起占世界贸易总额80%的项目完全取消关税。
    赫脱说:“我对那些修改有一些保留意见。如果你们让全部扩大贸易法修改,那不知道会发生什么情况了。”赫脱说,尽管法国作了否决,这项计划仍授予他权力同共同市场和其他国家谈判降低一半关税。他继续说,“但是我们不知道法国对这些谈判的态度如何”。
    他说,这次日内瓦会议可以弄明白法国的态度。
    赫脱在准备去谈判时还面对着美国国内谋求提高关税以保护美国工业的一些集团的压力。赫脱说,由于共同市场一直在增加它对美国农产品的关税,保护主义者的压力也一直在增加。
    作为贸易谈判代表,赫脱面临的最复杂和最微妙的任务之一是:要在不明白欧洲是否真正愿意降低关税的情况下进行计划和谈判。
    包括一些美国人在内的一个工作小组将在下周往日内瓦,去给关税与贸易总协定的44个签字国家的部长6月16至21日举行的会议确定议程。赫脱将代表美国出席这次部长会议,这个会议将讨论美国拟在1964年开始关税谈判的计划。


    说日本队取胜前景相当艰苦,正在苦练,关键问题是中日的决战;认为日本队如想制胜欧洲队取得决赛权,如想击败中国,就必须以攻克削球为第一条件
    【本刊讯】香港《大公报》3月11日以《日本展望世界乒乓赛》为题,转载日本《乒乓球报告》杂志三月号的一篇文章,详细摘要如下:
    乒乓球的盛会即将在捷克首都布拉格举行,许多日本人在询问,“日本代表队这次能在七项锦标中拿到几项冠军?”,“能够击败中国吗?”
    日本这次代表队的成员,男子队是以获村为首,其次是木村、三木、小中,女子队是以松崎为首,其次是伊藤、关正子、山中教子。当然,他们都是日本最好的选手。苦练削球积极备战
    日本代表队在菲律宾参加了亚洲乒乓球赛回国以后,为了应付布拉格“大战”,已经数度实行合宿集训,将来还要在瑞典集训一个星期,专门练习回击削球,显然是以极为周到的准备来迎接布拉格的赛事。
    今年参加布拉格比赛的国家打破纪录,比北京大会的三十二国参加、西德多特蒙德大会的三十四国参加要多得多,这也是其他种类国际运动大会少见的现象。
    日本在1956年、1957年时,曾以猛力扣杀击败欧洲的削球。现在日本代表队合宿,仍以猛杀削球的练习为主。但是国际乒坛近年风云变化甚多,有近台快攻的中国,有横板快攻的苏联,有二十岁前后的选手显著抬头,诸如阿尔塞(瑞典)、法哈席(匈牙利)的欧洲,所以今年比赛当比往年更加激烈。在欧洲选手中,大家虽然都是执横板,但既有阿尔塞、舒勒(西德)式的守将,也有“优秀削球加攻击”的新将(据英国的闻名世界的教练巴纳说,这种打法是击破日本、中国的直板将的最大武器),如果像中国王志良(曾到日本)型的横板将能够打到最后,也不意外。重登霸座荆棘颇多
    因此,日本如果想执世界牛耳,就必须在比赛当中打倒速攻型选手、死守型选手、攻守兼备型选手,才能登上宝座。
    以步伐见长著称的日本选手,一向擅长双打。日本男予以荻村与木村、三木与小中搭配,女子以松崎与关正子、伊藤与山中搭配。在亚洲乒赛中,三木与小中组获得冠军。松崎关正子虽然实力较强,但伊藤和山中同在一家工厂工作,平时合作惯熟,也有有利条件。男女各两组都有冠军希望。
    混合双打则仍以上次获得冠军的荻村松崎组呼声最高。
    双打比赛尚有临时不分国际、按人搭配的情形,所以目前尚不能完全预测最后结果。这里,只能就大家所注意的四项:男女团体、男女单打来展望一下形势。
    在上届北京大会,中日两国各取三项冠军,许多人指出,“日本大败”,“日本被中国赶过去了”,这是因为中国除了女子团体没有取得冠军之外,一共取得了男女单打和男子团体三项冠军。中国队可得决赛权
    日本自1954年以来,男子团体连获五届冠军,结果第六次冠军的希望被中国的新兴力量击败。
    今年将如何呢?当然,最大的强敌是中国。不过,在考虑同中国争夺胜利之前,也要注意到必须经过一系列的难关。因为中日两国名列第一二位种子,不是分在同一组的。
    中国的庄则栋、李富荣、徐寅生现列世界单打前三名,是不会输给日本以外的队伍的。中国队在1961年底远征匈牙利、罗马尼亚,在1962年又远征东德、苏联、捷克和日本。此外,中国又邀请了日本等外国队伍到中国访问比赛,实际上,与布拉格大会上可能出现的强队都比赛过好几次。在这些比赛中,除了去年11月2日,中日两国选手在东京比赛的一场以外,中国队在其他各场都获得全胜。因此,中国队充满信心,击败欧洲的削球选手,取得决赛权,是无疑问的。日队前景相当艰苦
    在这方面,日本如何呢?在日本队中,曾有远征欧洲经验的,只有荻村一人,其惨可知。他们同庄则栋、李富荣从十七八岁时就不断远征海外的情况相比,相去殊远,有好几个人是与阿尔塞、马科维奇(南斯拉夫)、别尔切克、法哈席(匈牙利)、斯塔涅克(捷克)等人初次比赛。因此,他们没有1954年到1957年时期日本选手稳打欧洲削球手的自信。号称专克横板选手的木村,在今年1月全国优秀选手集训时,就曾败给横板的大桥(日本大学选手)。
    由此看来,在对欧洲强队作战时,必将陷入苦战,比起中国获得决赛权来,要艰苦得多。
    长谷川、荻村等人说,“匈牙利、捷克、南斯拉夫、瑞典、西德等具有同等力量。”照最近欧洲比赛情况来看,捷克、南斯拉夫较占上风。
    男子团体赛的打法与女子团体赛不同,采用三人出场、比赛九场、先胜五场就获胜制,所以,即或拥有一名能拿三分的选手,团体优胜的可能性依然不大。在黄金时代(1955—57年)的日本,荻村和田中两人各有各取三分的把握。只有在那种情况下,才可以在一开始就说必可获胜。即以现在的中国来说,他们也没有日本队当时的实力。日中碰头势所难免
    如果三人之中有两名较强,或是三人不相上下,那么,即或没有一人能拿到三分,每个人都能取得一两分,他们就有了取胜条件。
    照此来说,拥有阿维林(二十岁,上届第十六名)的苏联、拥有考斯塔(十八岁、南美三届冠军、上届第十六名)的巴西、拥有哈里森(英国五届冠军)的英格兰,是不会在团体赛中获胜的。当然,要用五比○打败它们也非易事。此外,南朝鲜的实力也不容忽视。两年前,李达曾击败村上、星野,曾在日本获得全日学生第四名的朝日现已回到朝鲜。
    日本难关虽多,但是由于有“专攻削球的名手”荻村在,是不会败给欧洲队伍的。最后恐怕还是日本同中国决战。
    日本能够击败中国吗?应付中国关键所在
    去届北京大会闭幕以后,日本代表选手同中国名手四人作战,日本占下风。不过,日本还是有像去年11月2日在东京比赛那样取胜的机会。
    日本选手与李富荣、徐寅生对赛,曾互有胜负。问题是对世界冠军庄则栋,除了木村在东京曾一胜之外,其他三名选手始终没有赢过他。而且,如果日本队在分组赛中对付欧洲的削球将不甚得手,刚中国很有可能在决赛中派张燮林(上届世界第三名)代替李富荣或徐寅生出场。三木、木村都曾败在张燮林手下,荻村和小中则尚未同他比赛过。如果张燮林能取得两分,日本队就没有获胜的机会了。
    由此看来,如想制胜欧洲队取得决赛权,如想击败中国,就必须以攻克削球为第一条件,因此,到瑞典去合宿练习作用实为重大,而且在日本队离日前的合宿练习中,除了练习对付中国的快攻,恐怕也要练习对付削球。可胜之机未尝没有
    如果日本绝对不惧削球,则最后遇到庄则栋、李富荣、徐寅生三人时,日本队机会如何呢?如果被庄则栋直取三分,则日本望胜甚少。因为李富荣和徐寅生绝对不是一分也拿不到的选手。
    在大阪比赛时,三本在最后一局中,则从十六比十九的局面追上庄则栋,而且日本选手对中国的战法及发球的适应能力已远较北京时为高,所以,庄则栋也有可能输给荻村、木村、三木、小中之中的某一个人。如果像东京比赛时木村从庄则栋手中取得最低一点,日本队也许就掌握可胜之机了。
    (这篇文章是日本《乒乓球报告》杂志编辑部根据荻村伊智朗所供给的材料编写的。文内小标题是香港《大公报》编者所加——本刊编者)


    【法新社伦敦14日电】麦克米伦首相和意大利外交部长皮齐奥尼今晚就英国和欧洲在经济和政治上合作的前景进行了一个半小时的会谈。
    这次有掌玺大臣希思参加的会谈,除了讨论即将举行的关税及贸易总协定谈判的前景外,还讨论了加强北大西洋公约组织和西欧联盟之间政治磋商的方法。
    皮齐奥尼在外交大臣霍姆举行的晚宴上说,英国和意大利双边接触,目的是解决由于英国请求加入欧洲共同市场的布鲁塞尔谈判的破裂而产生的问题,并且不能被认为是仅仅回到传统的双边外交。
    【法新社伦敦14日电】意大利外交部长皮齐奥尼今天从罗马乘飞机到达这里作两天访问,以便同英国外交大臣霍姆和其他英国官员举行会谈。
    白厅人士表示,皮齐奥尼和霍姆等人的会谈将集中讨论东西方关系、裁军问题和美国提出的在北大西洋公约组织内建立一支多边核力量的建议。
    他们说,部长们将特别讨论拟议中的建立一支北大西洋公约组织能发射导弹的水面军舰部队的问题。
    白厅人士还说,皮齐奥尼的访问伦敦后,意大利预算部长马尔法不久也将访问伦敦。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