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2 GIA 高速专线,稳定4K在线视频,6个独立ip,最高5TB流量。
被封后自动更换IP,仅需5.88刀每月,支持支付宝。按月支付,不怕跑路!

1963年3月16日参考消息 第3版

    【法新社罗马14日电】意大利外长皮齐奥尼在今天动身飞往伦敦同英国外交大臣霍姆举行会谈以前在这里同波兰总理西伦凯维兹举行了会谈。
    皮齐奥尼和西伦凯维兹在这位波兰总理从纽约飞来后不久在罗马机场上举行了长时间的谈话。不能立即获悉他们谈话的详细情况。
    消息灵通人士说,皮齐奥尼和西伦凯维兹(他是在罗马进行私人访问)讨论了国际问题,特别是日内瓦举行的十七国裁军会议的工作。意大利和波兰都参加这一会议。这些人士说,皮齐奥尼强调了西方在日内瓦的努力,表示希望波兰设法在分歧点上找到一致可接受的折衷方案。


    【法新社布宜诺斯艾利斯14日电】在政府昨天(星期三)下令采取特别安全措施后,今天此间流传着即将爆发反对阿根廷政府的政变的谣言。
    过去24小时内军队一直在首都各战略地区和电台以及电视台警戒着。
    据说下令采取特别安全措施是由于政府得到有些退休军官和与革命兵团(它曾经推翻庇隆独裁者)有关的非军人集团进行活动的情报。
    【路透社布宜诺斯艾利斯14日电】由于谣传即将爆发政变、武装警察夜间在布宜诺斯艾利斯市和省内各战略地点——包括电台和发电厂——值岗警戒。
    据说有些海军军官与这次政变有关。


    【法新社布拉格15日电】一项官方公报宣布,捷克总统兼共产党第一书记诺沃提尼今天结束了在波兰和捷克斯洛伐克边境上的塔特腊山区同波兰共产党第一书记哥穆尔卡举行的两天会谈。
    公报说,3月14日至15日举行的这次会谈是在友好的气氛中举行的,会谈涉及到两国都关心的问题,特别
    是加强两国的经济合作的问题。


    【德新社维也纳15日电】“我认为苏联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将举行友好会谈,而会谈的结果肯定是两国的友谊更加密切、社会主义阵营内部的团结得更紧密”。
    这是目前正在进行访问的苏联政府报纸《消息报》主编、苏联总理赫鲁晓夫的女婿阿朱别伊今天在记者招待会上说的。
    但是,阿朱别伊又说:他已出国时间太久,因而对苏中两党领导人举行会谈的可能性没有什么可说的。
    他也避而不答莫斯科是否准备在最近的将来恢复同阿尔巴尼亚的外交关系这一问题。
    阿朱别伊只是说,正如南斯拉夫问题一样,苏联共产党和阿尔巴尼亚共产党在意识形态上有分歧,但是苏联当然认为阿尔巴尼亚是社会主义国家。
    至于柏林问题,阿朱别伊重复了大家都已知道的苏联的立场。
    苏联不反对西方军队在一定的时间内继续驻在西柏林,可是,这必须是在联合国的旗帜下面,而不是在北大西洋公约组织的旗帜下面。
    阿朱别伊预言,大概不久将在国际上承认东德。


    【南通社贝尔格莱德14日电】由南斯拉夫工会联合会中央理事会主席伏克曼诺维奇率领的南斯拉夫工会联合会代表团应苏联工会联合会中央理事会的邀请,将于3月21日启程,前往苏联访问。
    代表团成员在苏联将了解苏联工会的活动,并同工会代表就相互合作问题进行会谈。
    【南通社贝尔格莱德15日电】外交秘书处发言人孔奇今天在记者招待会上说,南斯拉夫政府副主席米·托多罗维奇应匈牙利政府副总理奥普罗·安托尔的邀请将于3月21日前往匈牙利访问。
    孔奇说,届时就将两国经济关系、扩大工业合作的可能性、其它形式的经济合作和贸易等问题进行会谈。


    【合众国际社莫斯科15日电】(记者:达尼洛夫)苏联总理赫鲁晓夫今天在他去南方——可能去黑海度假——
    的路途中来到库尔斯克,没有透露他是否会接受共产党挑战去访问北京。
    官方的塔斯社说,赫鲁晓夫在到达了这座位于莫斯科以南大约210公里的城市之后参观了一家人造纤维工厂。
    外交人士推测,这位总理可能前去黑海的加格拉休假,假期或许长达一个月。
    外交人士认为,赫鲁晓夫将主要忙于拟订一个答复以回答中国毛泽东提出的去北京访问并彻底会谈有使国际共产主义运动遭到破裂危险的意识形态冲突的建议。
    人们认为,他可能用派遣一个二等的意识形态代表团的办法作为答复以避免丢脸。但是,也并不排除他在公开表明为了弥合这一争吵他准备走多远的时候,将接受这次邀请。


    【合众国际社莫斯科13日电】消息灵通人士今天说,据信在中东最近发生的政变之后,苏联今天正在讨论对中东的政策。
    法国报纸《法兰西晚报》刊登的一条消息说,苏联驻中东的大使已被召集在莫斯科开会,但是这条消息尚未为苏联当局证实。
    【法新社特拉维夫13日电】特拉维夫《新消息报》今天报道,苏联驻中东大使(包括苏联驻以色列使节)将立刻在莫斯科举行会议,以便根据伊拉克与叙利亚的革命来研究中东新的局势发展。


    【本刊讯】缅甸作家八莫丁昂5日在《缅甸新光报》发表文章,纪念斯大林逝世十周年。摘要如下:
    在斯大林逝世以后的十年里,在国际共产主义运动中或者在资本主义国家里,在斯大林问题上出现了各式各样的文章,谈论,行动,修正,讨论和争论。在他逝世十年后引起的政治潮流表明,斯大林的威信和影响是有多么大。
    斯大林在国内外敌人重重包围下,继续执行必须建立社会主义和列宁主义的决定。在这种情况下,斯大林一定会犯一些错误。但是对比之下,他的功要比过大得多。在他在世时,他领导并支持全世界被压迫人民和工人阶级进行反对殖民主义、帝国主义和争取解放的斗争。
    由于这些,斯大林就成了全世界的帝国主义国家和资本主义国家的敌人。他受到了帝国主义国家和资本主义国家的攻击和指责。特别是受到以铁托为首的现代修正主义者的攻击和反对。
    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斯大林一方面必须把在战争中遭到严重破坏的国家重新建设起来;另一方面,必须支持各国人民反对殖民主义、争取民主、争取工人阶级的解放和争取世界和平的斗争。世界社会主义体系,国际工人阶级力量,反对殖民主义的斗争,争取民族解放的斗争以及制止第三次世界大战和保卫世界和平的斗争已经变得声势日益壮大了。


    【拉美社利马13日电】巴西农民协会主席弗朗西斯库·儒利奥在利马圣马科斯大学举行的欢迎会上发表了谈话。
    巴西农民协会主席处在警察局侦缉队的严密监视之下,据流言说,警察局限他48小时内离境。儒利奥在谈话中批判了美国民主,指出美帝国主义对所有到古巴旅行的美国人判五千美元罚款或五年徒刑。在谈到肯尼迪总统创建的争取进步联盟时指出:它是帝国主义阻挠各国经济发展、使它们永远作为原料供应者的工具。在讲到菲德尔·卡斯特罗和西蒙·博利瓦尔的斗争时他说,博利瓦尔仅为政治独立而斗争,而卡斯特罗还为经济解放而奋斗。最后他断言,拉丁美洲的唯一出路是社会主义。


    【合众国际社华盛顿14日电】据今天透露,国务院一个高级官员向国会作出保证说,美国准备向任何要求援助来制止共产党推翻政权行动的拉丁美洲国家提供军事援助。
    众院外委会拉丁美洲小组委员会今天作了这种透露。它对卡斯特罗共产党在拉丁美洲扩大颠复活动进行的三星期的调查最近才告结束。
    助理国务卿马丁向小组委员会说:“我们的基本立场是,任何在这个问题上要求援助的政府都将获得援助。我们已在军事上作好准备,等待在政治上作出给予援助的决定”。
    值得注意的是,小组委员会提出的主要建议主张美国在必要时作好使用军事力量的准备,作为对本半球有遭共产党颠复活动推翻危险的国家请求援助的反应。


    【美联社华盛顿14日电】美国国会的一个委员会星期四建议现在仍然同古巴保持外交关系的五个拉丁美洲共和国同卡斯特罗共产党独裁政权断绝关系。
    这个委员会要求美国政府设法“使西半球其他国家在外交上和经济上完全对共产党古巴实行完全的隔离”。
    同卡斯特罗政权有外交关系的五个国家是巴西、智利、墨西哥、乌拉圭和玻利维亚。


    【美新处华盛顿14日电】在肯尼迪总统和六个中美共和国总统下周举行的会议上,中美洲经济统一问题将占重要地位。
    这七位总统肯定还将讨论古巴卡斯特罗共产主义政权所呈现的威胁。他们将在下星期一在哥斯达黎加的圣胡安举行历史性会议。
    在圣胡安会议的前夕,美国政府官员对这样一点表示乐观,美国能够帮助加速中美洲经济统一的速度,以便帮助该地区国家扩大它们的市场,从而获得更大的经济机会。
    肯尼迪总统表示欢迎中美洲共同市场,认为’它是这样一项计划,该计划有助于消除拉美经济四分五裂造成的对工业增长的严重障碍。
    在两天的总统会议后,肯尼迪将同六国总统举行私下的双边会谈。
    同时,总统随行人员之一腊斯克将同这些国家的外长讨论共同关心的问题。
    【美新处华盛顿14日电】参加下周中美洲总统会议的肯尼迪总统一行人将包括六个议员、国务卿腊斯克和另外三个高级官员。


    说巴西是个非常富饶的国家,但巴西人民一半以上生活贫困
    说美对巴西的政策是“帮助巴西寻找走向经济和政治稳定的道路”,以便加强美国在西半球的地位
    【本刊讯】美国《新闻周刊》3月11日登载了一篇关于巴西的文章,摘要如下:
    巴西是拉丁美洲最最富饶的国家,它大量蕴有除了优质煤以外的几乎所有重要原料。
    这些原料包括:世界上占第二位的铁矿储藏(五百九十亿吨),大量的锰矿,足以为巴西的每一家人家盖一所坚固的八室之屋的硬木森林,不知多少金矿和钻石。巴西还生产咖啡,每年为一百八十万吨,冲成咖啡的话,可以浮起整个美国第六舰队。
    尽管这样,巴西的七千一百万居民有一半以上生活贫困。在里约热内卢有名的贫民窟里,生活是冷酷的,而对在东北部的约二千七百万巴西人来说,生活更是悲惨。初看国内的一些问题似乎是差不多无法解决的。巴西的通货膨胀急遽上升,克鲁赛罗贬值,在1961年初为220克鲁赛罗换一美元,而上周为475克鲁赛罗换一美元,七年之前为70克鲁赛罗换一美元。该国收归国有的事业和工业(铁路、海运和石油)成为贪污腐化、效率下高和管理不善的无底洞。估计光在过去两年中外逃资本(多半是流往瑞士和美国)为十亿美元。
    去年9月,刚在议会决定1月举行公民投票之后,古拉特召见一位出色的马克思主义倾向的经济学家富尔塔杜,要求他拟订一个三年经济发展计划。富尔塔杜订出这个计划,它的主要目标是:
    ——今年把通货膨胀率
    (去年为60%)减低一半,到1965年压到10%。
    ——吸引有所增加的外国投资(去年降低了80%),但是在名义上保持有争议的限制利润汇出法。
    ——维持巴西的6%的增长率。
    ——教三千四百万文盲念书识字。
    政府开支的至少40%用于公务员的工资,虽然联邦雇用的职员的正式人数为三十万,事实上谁也不知道究竟是多少。
    政府还控制着巴西的劳工运动。共产党人或带共产党色彩的人统治着全国产业工人联合会以及海运、空运和银行工人工会。
    约一半的巴西产品来自全部是外资的或者部分是外资的工厂,美国的投资为25亿美元,数不尽的商品所登的广告都是美国投资,从一块力士香皂到一只哈特·波恩特公司的冰箱或一辆通用汽车工厂的卡车。
    美国决策人目前正细心地瞧着古拉特和巴西。美国在巴西的政策只是帮助巴西寻找走向经济和政治稳定的道路,从而加强美国和本半球的利益。巴西是否能找到它的道路,这多半取决于古拉特,取决于他选来协助他的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