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2 GIA 高速专线,稳定4K在线视频,6个独立ip,最高5TB流量。
被封后自动更换IP,仅需5.88刀每月,支持支付宝。按月支付,不怕跑路!

1963年3月16日参考消息 第1版

    【本刊讯】英《卫报》14日刊载佐尔扎的一篇评论,摘要如下:
    中苏两国首都昨天都发表了莫斯科和北京交换的信件。对苏联的举行“最高级”会议的建议,中国人建议赫鲁晓夫亲自去北京,举行这种会议。
    如果这不行,北京可以接受一个较低级的苏联代表团,不然就准备派一个中国代表团去莫斯科。为了不使对方太为难,中国人建议赫鲁晓夫在往返柬埔寨的途中访问北京。
    中国人提出的代替办法提得很有礼貌,但是很坚定。
    北京的条件是以1962年4月7日给莫斯科的一封信的摘要形式提出的。这是有案可查的第一个这样正式的建议。现在这封信的这一部分的措词表明,在赫鲁晓夫今年1月提出建议以前很久,中国人就谋求举行会议和停止争论了。
    中国人一方面表示希望苏联和阿尔巴尼亚同志采取步骤消除分歧并“恢复(莫斯科中断的)正常关系”,同时又说“苏联同志采取主动,看来是必要的”。
    虽然,俄国人接受某些这样的条件似乎是有失体面的,但是也许从策略观点来看他们最难以接受的条件是要求他们在苏联和其它共产党国家发表中国论点的条件。
    这是莫斯科一贯避免做的事,因为从纯粹马克思主义的角度来看,中国的论点是无懈可击的,如果发表这些论点,那就会证明赫鲁晓夫正是北京所说的那种“修正主义者”。北京的这个条件是在其论点中暗示出来的。信件说,为了给召开会议创造良好的气氛,对于对他们的公开攻击,中国人将从现在起“暂时”停止公开答辩。信件说,“理所当然,根据平等和有来有往的原则,对一切公开指名攻击中国党的言论,“我们保留公开答复的权利”。北京还没有答复的这种攻击言论还很多。


    【本刊讯】《纽约时报》14日刊载记者托平13日从莫斯科发出的一篇报道,摘要如下:
    莫斯科和北京今天晚上广播了苏共中央和中共中央交换的信件的全文。
    虽然这两封信表明不久将举行双边会谈,但没有一方准备在争端所涉及的基本问题上作出让步。
    这两封信的总的调子是和解的,但是实质上提出这两封信是为了说明使得两党几年来发生争吵的各自的观点是对的。
    北京建议两党之间争执的一切问题都在双边会谈中逐点讨论。在谈到两党之间分歧的最敏感的问题之一时中共这封信说,有必要继续同南斯拉夫修正主义进行斗争。
    赫鲁晓夫不顾北京的反对,不断力图同在1948年同斯大林决裂的南斯拉夫总统铁托恢复亲善。
    铁托在去年12月访问了莫斯科并受到不平常的礼遇。
    中国的信件同时建议苏联党采取“积极的步骤,消除”同阿尔巴尼亚共产党人之间的“分歧和恢复正常关系”。
    这封信含蓄地申斥莫斯科,因为它断绝同阿尔巴尼亚的外交关系并公开谴责阿尔巴尼亚党的领导。信件说:“苏联同志采取主动,看来是必要的”。
    中国人表示不同意苏联信中对“国际共产主义运动中在一系列重大原则性问题上存在的严重分歧”的解释。
    苏联的信件表明,这些分歧可以用共产主义运动的这些或那些党的活动条件不同来解释。
    中国的信件反驳说:
    “我们认为,更主要的因素是,对马克思列宁主义的认识和态度的问题。”
    中国人的这句话暗示,苏联的共产主义已经脱离了马克思列宁主义的真正的正统。


    【本刊讯】法《世界报》14日刊载了保罗·扬科维奇写的一篇文章,题为《贝尔格莱德不相信中苏会谈会取得成就》。摘要如下:
    中国和苏联共产党的会谈能有什么结果呢?贝尔格莱德出于许多理由,怀疑这次会谈会成功。
    铁托元帅从莫斯科带回这样的信念:赫鲁晓夫决心不向他的对手作任何原则性让步。这种信念是如此之深,以至于如果苏联改变它同西方的共处政策和对待南斯拉夫的政策,那将会使这里大为震惊。
    【法新社贝尔格莱德14日电】南斯拉夫官员们在评论苏联和中国党最近的信件来往时一直非常谨慎。
    南斯拉夫报纸只用30行刊载了塔斯社报道的这个消息。
    但是这里认为,很难期望双边会谈会使双方对重要问题的观点达到一致。


    【法新社巴黎13日电】苏联人向中国人建议,举行一次高级会议来讨论他们之间的意识形态分歧。中国人趁机邀请赫鲁晓夫去北京。他们显然是出于照顾这位伙伴的面子,提议赫鲁晓夫在访问柬埔寨时由北京路过。
    然而,中国人大致上还坚持他们的主要论点,并预料讨论会是艰巨的。因为他们考虑到,经过对最普遍的问题进行的初步会谈之后,要就所有争执取得一致意见,还必须进行数次会谈。值得指出,中国人再次坚持81国党会议后公布的文件,应对在文件中被看作主要危险的修正主义、特别是对南斯拉夫修正主义进行无保留的谴责。
    苏联的信也认为,莫斯科宣言和公报应作为讨论的基础。
    因此,可以预料,辩论的主要部份将在对它们的解释上进行。
    最近的论战表明,莫斯科和北京形成了根本不同的主张。可以认为,使观点接近将不是一项容易的任务。


    【法新社莫斯科14日电】(记者:乌尔曼)在苏联首都的观察家们今天说,中国共产党在同苏联发生的意识形态争端上的立场看来正像过去一样没有妥协。
    观察家的这番话是在评论中共中央给其苏联对等机关的信件时说的。
    观察家指出下列几点:
    1、中国人实际上要求“他们的苏联同志”在党和政府两方面都“采取主动”同阿尔巴尼亚和解。
    2、中国人在他们继续提及1957年和1960年共产党代表大会发表的宣言和声明的话中重申有必要“继续同背叛马克思列宁主义原则的南斯拉夫修正主义作斗争”。
    苏联报纸几个月来第一次在全文发表中国(党)中央委员会的信件中刊登了这个已经忘却了的公式。
    3、中国的文本提到1962年4月7日中国(党)中央委员会给其苏联对等机关的一封信。看来差不多在一年之后,北京根本没有降低它的要求。


    【路透社莫斯科14日电】《真理报》今天公布了苏中两党就举行会谈以讨论他们的意识形态分歧的必要性交换信件的全文。
    但是各报第一版的主要消息是赫鲁晓夫在俄罗斯联邦农业会议上的讲话,其标题占了五栏地位。
    苏联的信登在第一版,中国的信大部分登在第二版。


    【本刊讯】日本众议院自由民主党议员宇都宫德马访华观感:《我看到的中国》。(续昨)朴素的服装
    在中国,虽然穿不干净的破烂衣服的人几乎完全绝迹,但是像周恩来和陈毅那样的大人物也都穿着朴素的制服,如果一个不了解情况的外国人看到他们一个人呆在漂亮的接见室的话,恐怕会以为他们是服务人员呢。
    将军和士兵的服装,一般地说,也是不讲究的。
    看到服装一般都很粗糙的情况,就可以感觉到中国目前碰到的经济困难之大以及正在认真地解决这种困难的政治家和人民的决心。
    要提高七亿人口的衣食住的水平是很不容易的事情。这几年棉花连续欠收,现在像广东省这样过去认为不适宜于种棉花的地方也在试种棉花。但是,幼儿和儿童的服装,无论在农村或者在江河的水上居民中都已经大大地改善了。
    到七亿中国人在穿衣方面丰裕起来的时候,世界的贸易潮流就会完全改变。采取在经济上封锁中国七亿人民、使他们没有吃也没有穿的政策,不仅是最不人道的,而且是危险的、愚蠢的。如果美国人是在认真地考虑要采取这种政策的话,那么他们就已经近乎疯子,是不可信任的了。中国领导人对日本的亲近感
    周恩来总理一头黑发,脸色红润,声音洪亮,一点也没有衰老。
    新中国的领导人对日本怀有特殊的亲近感。新中国的建设首先是一个民族解放运动,是要建立一个真正独立的中国。清朝末年以来的一百年间,中国由于政治腐败,受到西欧帝国主义的蚕食和侮辱,在国民生活的一切方面都发生了颓废和退化的现象。
    明治以后的日本模仿欧美帝国主义,对中国做了许多不可饶恕的事情,但是却也起了把中国从亡国的道路上唤醒的清醒剂的作用。而且,日本方面也多多少少经常有一种想要同觉醒了的中国合作,保持一个不受欧美帝国主义欺侮的亚洲的认真的活动。这种精神同新中国的精神是一脉相通的。
    此外,中国一旦肃清了浸透到社会一切方面的殖民地的颓废和退化现象,那么表现出来的本色将是上溯到宋、唐以至更古的中国的、东洋的精神和文化的精髓。中国的文化政策,是反殖民主义运动的必然结果。
    而且不妨可以说,在日本,现在被称为日本固有的文化,主要来自唐朝。中国人在革命以后强烈地意识到同日本的文化具有相同的性质,是理所当然的。新的人类经验
    新中国的一个更重要的特点是,在社会的一切方面都采用科学的合理主义,依靠现代技术改造工业。在旧中国,现代社会的条件——科学和技术的发展是很不够的。
    过去在上海、天津附近和满洲有现代工业,可是这些工业不但依赖外国技术,而且其中许多工业是外国所有的。革命以后,曾经执行了输入苏联技术的政策,但是现在苏联技术的输入已经停止。
    中国没有经过资本主义阶段就跃进到社会主义,因此必须由国家进行现代工业的建设。这是一件困难的工作。
    恐怕这将成为世界史上全新的、完全没有想象到的人类经验。美国的态度不妥当
    美国为什么要反对日中两国接近呢?从美国目前采取的远东政策来说,恐怕美国对于资本主义的日本即使同资本主义的北京政府接近也是要表示反对的。
    反共等等说法只是表面上的借口,实际上是美国不喜欢把美国除外的、日本同中国大陆的接近。
    日本并不是要把美国除外,去同中国接近。日本欢迎美国采取同中国接近的政策,也很愿意居间进行调停。美国为什么单单要阻挠日中两国接近呢?
    中国正在把发展农业作为政策的中心,在外交方面正在努力划定边界并使边境安宁。它同缅甸、尼泊尔、蒙古、巴基斯坦等国已经达成协议,只剩下中印边界还没有解决。中国对于中印边界也只是主张互相让步,而决没有提出不合理的主张。
    中共只对美国采取咄咄逼人的态度;这是因为它在台湾海峡和其他地方,经常感到美国的直接威胁。
    可以说,在台湾的特务带着美国制造的收发报机和武器不断潜入中国的情况下,中国敌视美国也是理所当然的。(文内小标题是原来的——编者)


    【本刊讯】英《泰晤士报》14日在第九版上以《中国要求解决分歧》为题,全文刊登了中国共产党给苏联共产党的信。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