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2 GIA 高速专线,稳定4K在线视频,6个独立ip,最高5TB流量。
被封后自动更换IP,仅需5.88刀每月,支持支付宝。按月支付,不怕跑路!

1963年3月12日参考消息 第4版

    【美新处纽约10日电】肯尼迪总统的特别助理阿瑟·施勒辛格说,附有一个适当的视察制度的多边裁军仍然是在核时代里一切国家可以遵循的最妥善的道路。
    施勒辛格说:“主张单方面裁军的人要求采取的行动方针可能导致灾难,并且会阻碍全球性裁军和可以核查的保障。采取单方面行动的后果将是阻止就武器监督问题取得解决办法。”
    施勒辛格说:“目前世界上进行的军备竞赛可能是实现裁军的唯一手段,这一点是具有讽刺意味的。”他又说,“我们不能够让苏联人取得军事上的优势,我们必须使他们相信,我们只要他们不罢手我们就准备把军备竞赛继续进行下去,直到达成多边的、可以核查的裁军协议时为止。”
    【合众国际社华盛顿7日电】空军部长朱克特今天在参议院军事委员会上说,空军目前“处在它有史以来的最好的和平时期准备状态”。
    然而,他重复早些时候的警告说,美国战斗机系统方面存在着“严重的缺陷”。
    他说,这种缺陷表明必须改进载人截击机。
    朱克特是在为委员会的关于国防问题的秘密意见听取会准备的证词中说这番话的。同他一起作证的有空军参谋长李梅将军。
    这位部长强调了空军在空间发展中的作用,他说,今年将开始制造两个试飞用的动力—滑翔空间运载工具模型。动力—滑翔是一种载人空间运载工具,它的两翼可以使它像其他飞机一样着陆。鼓吹使空间防御现代化
    朱克特说,“我们一定要继续使我们的空间防御现代化”,因为“如果不这样做,结果就会造成没有代价可以补偿的严重缺陷”。
    他说,目前战斗机正在变得陈旧,不能有效地对付苏联的超音速、甚至次音速的轰炸机的袭击,如果后者载有远程导弹的话。
    从其他人士那里获悉,五角大楼的一个特别委员会正在考虑若干种可能的截击机,包括一架所建议的带有导弹的空军飞机在内。
    朱克特和李梅都不主张恢复已放弃的闪电导弹计划。。


    【德新社华沙—波恩7日电】今天在这里签署了(西)德波贸易协定。协定规定在波兰首都建立一个西德贸易使团和增加两国的贸易额。
    正在度假期的西德外交部长施罗德今天在电话谈话中告诉本社记者说,这项协定的签订是改善西德和波兰关系路途中的重大步骤之一。
    施罗德说,“我们尽了很大力量才取得这项协定的缔结”。
    施罗德继续说,现在是必须把文件上规定的条款变成行动了。
    这位外交部长说,那时,从这次初次步骤中取得的经验会表明,可以进一步扩大接触范围的方向。
    在这个使团建立后,除了苏联以外,波兰将是第一个设有德国正式代表的东方集团国家,尽管只是在贸易范围里。
    这项贸易协定的有效期将是从1963年到1965年,它规定西德每年从波兰输入的贸易额达到468,000,000马克。
    西德向波兰的输出每年达到390,000,000马克。
    西德从波兰的输入的一半左右将是农产品,包括猪肉、冷藏肉类、家禽和蛋品。
    西德的输出将包括西德的所有部门的产品。
    这个新文件之所以有意义是因为西德首先必须取得欧洲共同市场委员会的同意,而且可以预料到欧洲经济共同体对第三国家的未来贸易政策。


    【美新处华盛顿8日电】据美国国防部说,美国和西班牙最近不可能就美在西班牙的军事基地问题重开谈判。
    两国间现有的协定——涉及美在西的空军、陆军和海军基地的协定——将于9月26日期满。
    国防部发言人星期五在五角大楼举行的记者招待会上说,双方已同意使谈判不定期延期。
    这些有效期十年的协定有自动延长的条款,在通常情况下,除非缔约的两国有一国或两国都认为有必要在期满时刷新这些协定,否则协定将自动延长。西班牙已建议在协定中增加所谓“协商条款”。
    发言人说,因此,在双方完成必要准备工作时即按部就班地举行谈判。
    发言人说,尚未确定举行谈判的“新日期”,又说将通过外交途径做出安排。
    他说,但是他感到关于签订新协定的谈判“不会很久”就能开始举行。


    【美联社西德奥尔登堡9日电】西德总理阿登纳星期六说,在戴高乐访问西德时,他要同戴高乐讨论的第一件事就是英国进入欧洲共同市场问题。
    假如在巴黎拟订的德法友好条约在西德联邦议院获得批准的话,戴高乐将在今年6月访问西德。这项条约预计将在6月提交联邦议院通过。
    阿登纳在下萨克森州基督教民主党党员代表大会上说,他们上次在巴黎会晤时,戴高乐曾同意,在他们下次会晤时首先讨论的问题是英国加入共同市场问题。
    阿登纳在提到肯尼迪的北大西洋公约组织多边核打击力量计划时说,这样一支力量会使西德不致成为东方发动核进攻的牺牲品,并会导致欧洲和美国间建立更为紧密的政治关系。


    【路透社华盛顿10日电】白宫发言人今天说,肯尼迪总统将按照预订计划在6月下半月访问意大利和西德。
    有人问到报载总统将于6月17日至23日呆在意大利、6月23日至26日呆在波恩的消息,这位发言人说,确切的日期尚未确定。
    这位发言人说,他不知道总统打算在这式旅行中去伦敦或西柏林。
    他说:“这次旅行仍然是到罗马和波恩去。”


    【德新社罗马10日电】据意《时代报》报道,肯尼迪总统目前不打算会晤苏联总理赫鲁晓夫。


    【本刊讯】曾于去年12月中旬应我对外文协邀请来我国访问的日本研究中国美术史学术代表团团员、美术评论家宫川寅雄在1月28日的《赤旗报》上以《在旅途中同中国的对话》为题发表了一篇文章。摘要如下:
    我们访问中国的目的是考察中国解放后的文物和美术。在这方面,新中国的面目也是栩栩如生。中国解放后发掘发现的文物,如果包括尚未整理的部分,其数目将是惊人之多,而且到现在为止发掘出来的大部分都是基本建设工程中的副产品。看来这种副产品还会不断出现。无论是地上还是地下历史遗产,没有一个象日本现状那样遭到破坏的。他们只要知道是历史文物便停止工程,进行发掘并加以妥善保管。他们还为了避免过于集中,就在发掘的地方设立博物馆保存这些文物。被保存下来的东西经过科学的整理后为人民开放。
    北京故宫博物馆就陈列了自古至今的文物、美术品,而以珍奇的眼光在参观着的身穿蓝色衣服的人民正是这些文物的所有者。
    所有博物馆都展出了拓本或复元模型,而日本的博物馆尽管自己也想这样做却没有预算。
    虽然日本也是按历史发展的秩序排列,然而却过于重视美术价值而忽略了历史科学。以佛象雕刻为例,中国不仅展出了唐朝以前的东西,连明、清朝的也是陈列得很整齐。因而使得我能够第一次全面地看到中国整个时代的佛象雕刻。我看到在美术领域中的中国的新的工作方法以后,重新认识到在这个国度里人们所能发挥的作用。
    接触到人类历史的雄伟现实以后,我所受的感动至今尚未消逝,使我感到我的内心也在冒着象我们在西安看到的秦腔《火焰驹》那样的火焰。


    【合众国际社东京2月12日电】应《每日新闻》和日本艺友社邀请来日本访问的北京杂技团今晚登台演出。演出表明了中国人像以往一样机灵、大胆而有趣。
    二千五百多人在座券全部售光的东京宽大的独乐剧场里挤得满满的,观看共产党中国杂技团的首次表演。这是它第一次在一个与西方结盟的国家里演出。
    对中国人来说,这是胜利的一夜。他们两小时的表演里充满了迅速灵敏、光辉灿烂,有时令人迷惑的杂耍、走钢丝、技艺和神秘的魔术。演出赢得观众经久不息的掌声,其盛况如不超过,至少亦能和俄国著名的大剧院杂技团两年前在这同一剧场的演出比美。
    这是一次彻头彻尾的中国式演出,红色中国显然希望以此使西方看到他们所喜欢称为欣欣向荣的艺术和艺术家。男演员和梳着小辫的女演员,身穿传统的肥大的灯笼裤,都很年轻、热情、整洁、容光焕发、面颊红润丰满。个个满面笑容,没有一个瘦的。演出时有锣、鼓、笛子。
    没法说哪一个节目最好,每一个节目都大受欢迎。一个高大健壮的青年钻过一个比他腰还细的圆桶,把自己像发夹一样折起后,又钻回去,像一个大象钻过一个锁眼。一个年轻姑娘在一堆几乎碰到剧场天花板的椅子、凳子和酒瓶上拿大顶。四个女孩子抖空竹,她们使空竹在绳上滚,使它悬空于两根杆子之间,使它玩各种花样。
    两个唧唧叫、吹口哨的男演员用惊人逼真的鸟叫赢得一阵阵掌声,后来又学牛叫、蚊子叫、鸡啼等。有打闹的小丑。还有留胡子的魔术家,他玩的是最高级的中国魔术,只有亲眼看见才会相信。


    【本刊讯】香港《文汇报》1月30日刊载一篇巴黎航讯,题为:《法国人争学汉语》摘要如下:
    从几个学习汉语及研究中国问题的机构作一巡礼,便足证明法国对于中国事务的努力研究,并不后人。
    在法国,学习汉语的中心机构自然要首推巴黎“国立东方语言学校”了。这是一间具有悠久历史的教授东方各种近代语言的学术机构。这个学校成立于1795年,如果连它的前身“青年语言学校”也算在内,它的历史更可远溯到1669年了。到目前为止,该校一共开设三十八种东方语言的科目。
    根据该校发表的历年入学学生统计,在战前及战后初期报名学习汉语的人数总是徘徊在十名八名之间。可是,近几年来,每年报名学习汉语的数目都超过一百名以上。
    在目前,除了选习俄语人数最多外,选习汉语人数算是由以前微小到不足道的地位一跃而为第二位了。预期汉语学习人数将日益增加。除了“东方语言学校”是专供高中毕业生从事汉语学习而外,从中学阶段便开始学习汉语的也有国立“蒙志隆中学”及“亨利第四中学”。“蒙志隆中学”是巴黎郊区一间设备完善的中学。因为这是一间实验学校,所以汉语便首先在那里作为第二外国语讲授。在该校中文班的学生除了语言文学的训练而外,还加上汉语对话及汉语戏剧的演习。这几年来,每年学课结束前照例都有一次用华语演剧的公开表演。
    至于“享利第四中学”,这是巴黎市区里一间数一数二的最优级学校。汉语课目的添设是自1961年才开始的。因为是试办性质,凡是巴黎市的高中学生都可在时间不冲突范围内任便选读。在目前,高中毕业会考仅能以第三种外国语项下选考汉语,预计数年后汉语当可当作第二种外国语选考。
    从1957年起“巴黎大学”文学院已经加设汉语文系,凡是经过高中会考毕业生再加上“东方语言学校”汉语三年的程度或他处学习的同等汉语程度的都可向该系报名上课。
    在以前,或许是由于对中国文化新发表的隔阂,或许是由于师资的缺乏,在“东方语言学校”的毕业生仅能阅读文言文,对于五四运动以后全国广泛应用的白话文是有不懂的。至于用口语来会话,那更是十分罕见。
    这个毛病近年来已经多少纠正过来了。“东方语言学校”第一年完全讲授白话文,第二三年才开始讲授文言文及古文。至于巴黎大学汉语文系的科目,根据今年课程标准,白话文言参半:有鲁迅的呐喊及野草、王实甫的西厢记、吴承恩的西游记、白居易的诗选、屈原的离骚、战国策、诗经、书经、左传、史记、文康的儿女英雄传、老舍小说选等。
    许多私立学校也开办汉语班,由大家选习。有许多班次是晚间上课的,所以许多成年人在业余之暇也可选习。为着适应学习汉语人数骤增及增进学习效率,法国教育部在前四年特别拨款设立“汉法近代语辞典编纂处”,由汉学家多人从事搜集材料,编辑有史以来最大的一部汉法辞典。这部辞典预计收罗的单字及辞汇将超过美国出版的马修士(R.H.Mathews)“汉英大字典”。它另外一个特点将是:尽量收罗近代汉语中的口语成份。因为从事工作的人数并不太多,出书日期当在五六年后。
    以往的老汉学家多半是专攻考古学、中国古代社会研究等历史问题,而且他们本人虽然很透彻了解中国古代文化,但能以汉语会话的却是十分稀少。但是,战后年轻的一代青年汉学家中却有许多会讲中国话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