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2 GIA 高速专线,稳定4K在线视频,6个独立ip,最高5TB流量。
被封后自动更换IP,仅需5.88刀每月,支持支付宝。按月支付,不怕跑路!

1963年3月12日参考消息 第3版

    【拉美社加拉加斯7日电】民族解放军今天同贝坦科尔特警察发生了冲突,结果有两人死亡,其中一名是加拉加斯“西蒙·罗德里格斯”区的警察。
    民族解放军指挥的活动近来加剧了。五名青年不久前袭击了首都“雷达”电台,并广播了民族解放军告委内瑞拉人民书。
    发现了两枚没爆炸的烈性炸弹。有一枚放在输送石油给首都的输油管上,另一枚是在瓜纳雷河的一座桥上。
    【法新社加拉加斯8日电】民族解放阵线的三名武装分子今天在大学城袭击了国家贴现银行分行。袭击者绑架了银行经理,把他装在一辆汽车里穿过加拉加斯一些地区,最后在牧女区把他放了。
    【新华社加拉加斯3月航讯】帕夫洛司令领导下的在葡萄牙萨州“埃耳查拉耳”山区活动的“自由”支队2月27日伏击了政府军的一支巡逻队,结果一人死亡,数人受伤。
    【美联社加拉加斯9日电】贝坦科尔特总统的政府星期六公布了它所谓的共产党计划在委内瑞拉夺取政权的蓝图。
    内政部长卡洛斯·安德烈斯·佩雷斯说,发现这个共产党计划的事再次肯定了政府禁止共产党和左派革命运动参加今年11月全国选举的决心。
    这位内政部长说,这个共产党文件是在搜查党在加拉加斯的一个办事处时缴获的。这个文件似乎是党中央委员会的一个报告,日期为1962年12月3日。
    安德烈斯·佩雷斯说,这个文件表明共产党人中有些不同意见。一派主张有可能“在军事上迅速取得胜利”,而另一派认为有可能进行长期的战争。
    这个文件支持后一种意见,它说,去年的叛乱的失败表明,只有在高潮时发生人民起义,这种军事起义才能取得成功。这个文件说,推翻贝坦科尔特将只是“革命道路上的一步”,而必须建立“革命武装部队”。


    【本刊讯】英国《观察家报》10日刊载了该报记者9日自哥本哈根发回的一篇电讯,摘要如下:
    苏联外长葛罗米柯今天访问了埃尔西诺尔。
    这次访问是正式的,这里人们普遍认为,这次访问主要是为准备赫鲁晓夫的访问。
    看来也讨论了其他问题。自从布鲁塞尔谈判破裂以来,丹麦人处境很痛苦。他们所希望的处理他们剩余农产品的机会消失了,他们的工业遇到了巨大困难,他们造船厂处在困难中。最可能的扩展地区是向东方,在正式会谈中已经向葛罗米柯作了适当的暗示。
    葛罗米柯这次访问是俄国对斯堪的纳维亚和波罗的海突然恢复兴趣的一部分。他在挪威的时候,在就要来这里前不久,看来试探了赫鲁晓夫也到那里访问的可能性。本周瑞典外交大臣尼尔逊受邀到苏联作一次正式访问,但是所有这些来往中结果最重大的是芬兰总理卡尔亚莱宁最近对莫斯科的访问。
    他访问的主要结果是邀请赫鲁晓夫访问芬兰。他曾到过那里两次,上次是在1958年,现在他实在没有迫切的必要再到那里去。芬兰人是时常帮俄国人这些忙的。
    所有这一切可能是一个新的外交攻势的开端,其目的是俄国原来的波罗的海中立化的目标。布鲁塞尔谈判的失败在丹麦和挪威两国播下了混乱和一些苦恼的种子。
    一种猜测是,俄国人担心波罗的海或北极星基地的北极星潜艇可能潜入挪威沿海山下从而避免核攻击。他们希望阻止这种情况发生,办法就是诱骗丹麦和挪威至少把波罗的海和其各个入口改变为“和平海”。


    社论中未直接提到我《红旗》编辑部文章。攻击我重复众所周知的论点,没有什么新的论据”。鼓吹和平共处“应当成为争取民族解放和社会主义的革命斗争的整个战略的出发点和基础”
    【本刊讯】意共《团结报》10日发表了它的社长马里奥·阿利卡塔写的社论,题目是:《同中国同志的讨论》。摘要如下:
    不幸得很,中国同志们同我们党和同苏联共产党及其它党的论战,还没有表现出愿意缓和的迹象。然而这一论战并没有什么新的论据,而是重复那些众所周知的论点:关于和平共处政策可能具有的向帝国主义“投降”的性质的论点和关于寻求一条在民主与和平中向社会主义过渡的道路就会必然引起的“放弃”阶级斗争的论点。
    我们在这场论战中的立场是众所周知的。对我们来说,和平共处具有必要性和迫切性,因此它应当成为争取民族解放和社会主义的革命斗争的整个战略的出发点和基础。
    我们拒绝了教条主义的立场,即是说拒绝了这样的立场:这种立场只限于机械地重复我们运动在过去制订的旨在应付与目前局势迥然不同的局势的一切论点,因而不从展现在我们眼前的整个现实情况出发。
    我们在维护这些原则性的政治立场方面是极为坚定的,在我们的运动中,过去也出现过在重要的战略问题上的意见分歧,而这种分歧特别是在经济和社会生活中以及技术和科学中发生了转折的时刻再次表现出来,是很自然的,而我们今天所生活的时刻正是这样的情况。
    因此,同中国同志的论战使我们不安,使我们难过,但是它却不像某些人似乎以为的那样,它丝毫也不使我们难堪。
    在我们看来,那种想以某种方式利用中国同志同其他共产党正在进行的论战作为在这次竞选运动中反对我们的论据的企图,是特别愚蠢的和矛盾的。
    我们的在民主与和平中走向社会主义的计划,实际上包含着反对一切机会主义和等待主义立场的彻底斗争的性质。这个计划反对从教条主义产生的机会主义的立场,这种立场表现为鼓吹极端主义的口号,只能引导工人阶级的先锋队固步自封,引导它恰恰是等待伟大“革命时机”的到来。


    【本刊讯】英《每日先驱报》8日刊载了尤尔写的一篇文章,题为《明显反映克里姆林的另一个建议;社会党人被告诉说“让我们做朋友”》,全文如下:
    莫斯科正努力恢复三十年代的“统一战线”政策——
    在民主国家里共产党和社会党之间的合作政策。
    在布鲁塞尔举行的共同市场六国共产党代表(其中有作为观察员身份参加的英国共产党领导人约翰·坎贝尔)的秘密会议,昨天发表了一项公报。
    他们说:“共产党人和社会党人联合起来就能够取得工人阶级的最大多数人的支持。”目标
    他们接着说,为了“人民群众的广泛团结”,“共产党人和天主教力量之间”也应该进行“接触和和解”。
    这显然主要是针对法国和意大利的强大天主教工会的。
    这也许部分地说明,赫鲁晓夫为了克里姆林宫和梵蒂冈建立友好关系而采取的行动,意大利共产党人是极希望看到这种行动的。
    (文内小标题是原有的——
    本刊编者)


    【本刊讯】英《星期日电讯报》10日发表了一篇题为《罗马和莫斯科》的社论,摘要如下:
    许多和平人士在报上看到教皇秘密接见赫鲁晓夫先生的女儿和她的丈夫《消息报》主编的时候,必然会产生奇怪而愉快的希望。
    人们必然认为这是罗马教皇接见赫鲁晓夫先生本人的前奏。
    甚至最偏狭的大主教也不会有理由对这位苏联领袖的访问感到震惊。他有感情;他甚至喜欢援引圣经。他大概不会象斯大林那样。在中国的狂热很可能威胁着俄国和西方的时候,这样轻易的唯物主义是不适当的。
    【合众国际社罗马9日电】这里亲西方的报纸今天表示谨慎的担心,担心教皇二十三世同赫鲁晓夫的两个亲属举行会晤可能帮助意大利共产党人在下个月的大选中赢得选票。
    这些报纸是在约翰教皇星期四空前未有地接见苏联政府的《消息报》主编阿朱别伊和他的妻子以后发表这种评论的。
    这次会晤是在传出这样的消息以后举行的,消息说,奥地利的大主教柯尼希打算不久访问匈牙利,这次访问的结果可能把受共产党迫害的明曾蒂大主教带到罗马来。


    【美联社莫斯科10日电】苏联塔斯社报道,55岁的工程师巴伊巴科夫被任命为国家化学委员会主席。
    他代替了费多罗夫的职务,费多罗夫降为副主席。
    赫鲁晓夫去年11月份抱怨苏联在发展化学工业方面落后于西方。
    他指责制定计划的官员太注重钢铁生产,而不注意发展钢的廉价的合成代用品。
    巴伊巴科夫以前是一个石油工程师,他从1944年到1955年担任石油工业部部长。最近几年内他担任过国家计划委员会主席、俄罗斯共和国的副总理和北高加索经济委员会主席。


    【路透社莫斯科8日电】今天宣布,苏联农业部长佩辛在任职不到一年以后,已被解除职务。
    这位52岁的部长(贫农儿子)将由46岁的农学家沃洛夫钦科接替。
    这次接替佩辛——“对他另有任用”——之前,赫鲁晓夫最近批评了苏联农业的某些方面。
    这里的西方观察家们认为,这次人事更动是赫鲁晓夫把年青有为的官员装配到落后的农业部门的努力的一部分。
    没有迹象表明佩辛已失宠。他去年正式访问美国,这里曾称赞此行具有很大价值。
    【法新社巴黎8日电】今天被任命为苏联新农业部长的伊凡·沃洛夫钦科接任了这个在过去一年内其重要性大大降低了的职务。
    现在农业部长的职务只限于指导苏联农业科学院和苏联15个共和国的工作。
    去年5月份第一次分散了对农业的实际控制权并把职责交给了以伊格纳托夫为首的国家委员会。这次机构改组显然没有产生好的结果,因此,共产党中央委员会去年10月分决定把工业和农业这两个部门交由共产党自己管理。
    因此,现在对苏联农业生产负主要责任的是党,而不是政府部长。


    【法新社罗马2日电】意大利共产党竞选纲领今天在这里发表,这个竞选纲领的基础是以意共争取不参加任何军事集团、意大利中立和开展争取普遍和有监督裁军的行动的外交政策目标。
    共产党的竞选纲领发表在今天的《团结报》上。
    纲领要求同“戴高乐—阿登纳轴心”作斗争、要求逐步超越共同市场的范围发展欧洲同世界经济合作,扩大到同社会主义和中立国家的经济合作。
    其国内政策要求社会改革、土地改革、制药业国有化和扩大国家对经济组织的控制。


    说“革命并非暴力的同义词,最根本的一点是更换执政的阶级”;认为在拉丁美洲国家不经过武装斗争也可以取得政权
    【新华社哈瓦那9日电】《今日报》今天刊登了巴西的共产党总书记普列斯特斯在离古巴去莫斯科之前所发表的长篇谈话。
    普列斯特斯在谈到巴西国内情况时说,巴西经济状况的特点是工业发展的速度。他说,“古拉特今年开始实行的三年计划预计每年发展的速度为7%。与拉丁美洲其他国家的情况相反,巴西目前处于繁荣之中,没有经济危机。”
    普列斯特斯在谈到支持古巴革命时说,“有些人错误地认为,在巴西展开一场推翻政府的武装斗争就是对古巴最好的支持,在巴西当前的条件下这是完全错误的。这会使共产党人脱离群众,反而有利于那些力图迫使政府同古巴政府绝交的人。”他又说,“巴西的共产党人的政策没有为某些人所理解,他们竟以为我们反对第二个哈瓦那宣言。我们基本上同意宣言的论点。对于马克思列宁主义者说来,革命并非暴力的同义词,最根本的一点是更换执政的阶级,在目前的条件下,可以不经过国内战争和武装起义来实现这一点,甚至在某些拉丁美洲国家也是如此。”
    他说,“巴西的共产党人认为,群众感兴趣的是尽力利用现有的和平道路的可能性,来在巴西进行革命。这就是群众的要求。”他又说,“和平道路绝不是一种消极的方式,相反是经常不断的加剧阶级斗争。”美刊谈巴西党的情况
    【本刊讯】美国《新共和》杂志1962年12月1日刊登一篇评论,摘要如下:
    目前巴西、厄瓜多尔、委内瑞拉、秘鲁、哥伦比亚、危地马拉的普通的党员群众对赫鲁晓夫的做法感到不耐烦。巴西共产党的分裂是最触目的结果之。五个老资格党员一年前脱离了这个党,并且成立了他们自己的“巴西共产党”(有别于“巴西的共产党”)。新党的领导人是毛里西乌·格拉波伊斯、若奥·阿马佐纳斯、吉杜·伊奈斯、曼努埃尔费雷拉。今年3月以来亲苏的共产党员的《新方针》周刊和分裂派《工人阶级报》一直就在进行论战。
    在拉丁美洲各地,大部分普通革命者觉得中国革命比俄国更亲切,他们对“和平共处”感到不耐烦。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