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61年2月14日参考消息 第2版

    【新华社河内12日电】寮国战斗部队电台今天发表评论说,“老挝人民获悉梭发那
    ·富马亲王将回国访问合法政府在老挝爱国战线党紧密合作下管辖的解放区的消息后,感到无比兴奋。富马亲王宣布坚决反对美、泰侵略者和富米—文翁叛国集团,坚决奉行和平中立、民族和睦和统一国家路线,更加强了人民对富马亲王和富马政府的信赖。”
    评论说,“目前,桑怒、川圹和其他地方人民正在盼望富马亲王早日回国,以便在复杂、困难的情况下领导人民。老挝人民认为,在争取和平中立、民族和睦和统一国家委员会、在老挝爱国战线党和全民大团结力量的支持、合作下的政府,一定取得胜利,美帝国主义侵略者、泰国反动派和叛国集团一定遭到惨败。”
    评论指出,“目前,美帝国主义和富米—文翁叛国集团正在千方百计地阻挠富马亲王回国访问解放区人民。它们一方面竭力拉拢富马亲王,歪曲川圹省的局势,另方面命令其军队冒险地走上进攻查尔平原和川圹省的死路。”
    评论谈到富米—文翁集团攻击沙拉富昆后已经陷于进退维谷、等待死亡的困境。
    评论说,只要全国人民紧密团结,进行坚强的斗争,就一定使敌人的进攻阴谋遭受失败。


    【印度尼西亚新闻社雅加达12日电】印度尼西亚外交部长苏班德里约说,目前亚非国家的首都都在积极考虑举行第二次亚非会议的主张。苏班德里约说,在不久的将来,苏加诺总统将派遣他的特别代表到各亚非国家去同这些国家的领导人就这个建议举行会谈。
    苏班德里约在向记者们解释印度尼西亚政府为什么支持召开这样一次会议的时候说,在万隆会议以后出现了一些新的亚非国家,它们所面临的问题不仅对本地具有重要意义,而且还会变成国际冲突的一个源泉。这是因为外国大国倾向于干涉年轻国家的内政,而这些年轻国家通常都有着自己的问题,而且甚至有着紧张局势。他强调说,因此,我们认为维护和平的最有把握的办法就是停止干涉年轻国家的事务,这些国家都处在正常的发展阶段。亚非国家的国内稳定问题应该由亚非国家自己来处理,并且应当阻止任何外国干涉。
    根据苏班德里约的意见,仍然受殖民统治的殖民地国家的人民为争取独立而进行的斗争,是要求举行第二次亚非会议的另一个问题。
    苏班德里约最后说,关于举行第二次亚非会议的主张仍然只处于考虑阶段,还没有达到需要考虑该邀请那些国家来参加这次会议的时候。
    【安塔拉通讯社雅加达11日电】有记者问,他希望向美国新政府提出什么建议让它帮助缓和世界紧张局势。苏班德里约回答说,“一般说,我们希望美国帮助解决殖民问题,帮助发展真正独立的国家。”他指出,美国由于它在欧洲缔结的一些联盟,对于牵涉到美国的欧洲伙伴的殖民问题的态度是不能坚定的。
    苏班德里约进一步证实,苏加诺总统将再作一次世界旅行,或许在今年4月,莫斯科肯定在他的旅程内。
    【南斯拉夫通讯社雅加达11日电】有人请他谈谈老挝危机,苏班德里约说,不考虑富马的合法政府是不能找到解决办法的。他说,“我们所希望的是建立一个真正独立的老挝,任何方面都不干涉它的内政。”
    【印度尼西亚新闻社雅加达10日电】外交部长苏班德里约今天宣布,苏加诺总统给予新任命的巡回大使苏佩妮一项特别任务,即代表总统同亚非各国元首进行商谈。
    苏佩妮要访问的国家是柬埔寨、缅甸、锡兰、阿联、苏丹。


    【合众国际社芝加哥9日电】《芝加哥太阳时报》今天说,空军中的第二号高级将领柯蒂斯·李梅将军上月间曾建议美国发动一次预防性的原子进攻,以制止共产党渗入老挝。
    托马斯·乔斯从华盛顿发给该报的一则消息说:“据非常可靠的人士报道,空军参谋长柯蒂斯·李梅将军曾提出了在北越首都、作为为老挝的左翼叛乱分子提供供应的运输区的河内投掷一枚原子弹。
    “据说李梅的建议是在肯尼迪1月20日就任以前五角大楼为新政府的一位重要官员举行的一次汇报会上提出的。”
    【美联社华盛顿9日电】白宫星期四说不知道李梅将军曾建议投掷一枚原子弹来阻止共产党人对老挝的渗透。白宫的新闻秘书塞林格对记者说:“白宫或总统都没有收到这样的报告。”
    他说他听说李梅曾说这样的消息是荒谬的。
    在五角大楼,一位发言人说:关于李梅曾提出这种建议的消息是“想入非非”。


    【德意志新闻社开罗3日电】消息灵通的开罗政界人士今天透露说,阿联已经同独立的亚非国家的政府进行接触,试探用新万隆会议的形式来召开一次亚非最高级会议的可能性。
    这些人士说,印度总理尼赫鲁是对这个建议提出答复的第一个亚洲国家政府的首脑。他认为,这种会议只有在所有亚洲国家都准备参加,而且会议议程也仅仅限于少数重大问题的情况才可以召开,因为只有这样,才能提供足够的机会来进行建设性的会谈。
    据这里的政界人士说,尼赫鲁还指出:鉴于老挝的危机和印度同中国的边界问题争执,要获得一个举行会议的良好气氛的希望板微。
    而且,由于属于西方防御系统的巴基斯坦、伊朗和土耳其参加会议,如果亚非国家的激进集团企图拿不结盟的原则来考验亚非国家的团结的话,那么会议期间的冲突是不能排除的。
    开罗报纸已经提出要求:万隆国家的第二届政府级会议必须“在一个非洲国家的首都”举行。
    这里的政治观察家虽然承认:有关的亚非国家在会议地点和议程内容方面有着很大分歧意见,然而他们一致认为各国政府首脑遇到的主要困难还是要在以下的问题上达成一致的决定:是否要邀请苏联参加这个会议?
    人们认为,阿联总统纳赛尔是赞成邀请莫斯科参加会议的意见的,但是,特别是有些东南亚的国家却对苏联在亚非政治中的作用感到十分不安。


    【法新社吉隆坡11日电】泰国外交部长科曼今天傍晚到达这里以便同马来亚总理拉赫曼和菲律宾外交部长塞兰诺就所拟议的东南亚国家联盟举行会谈。科曼在机场上对记者说,在他的“口袋里有一些具体的建议”。科曼表示相信,东南亚国家联盟不久将成形,这个地区的国家组织成这样一个联盟是有好处的。
    【美联社曼谷10日电】这里的外交人士对于科曼外长决定在星期六和星期天在吉隆坡同拉赫曼和塞兰诺举行会谈不予重视。
    这里的外交人士认为,菲律宾关于建立东南亚国家联盟以纠正这种情况的建议没有什么价值。
    科曼是在塞兰诺和拉赫曼极大的压力下决定参加马来亚会谈的。
    乃沙立说,“马来亚是一个好邻国,不接受邀请不好。”
    这里外交人士认为,他将更关心东南亚国家联盟的经济可能性。


    各地纷纷举行有成百成千人参加的群众抗议集会,某些集会地点离西贡只有15英里;美联社说伪警察对此毫无办法,惊呼这些集会成了“令人害怕的因素”。
    【美联社西贡11日电】(记者:格里芬)越南共产党人进入了为推翻吴庭艳总统的政府而开展的长期运动的一个新阶段。
    现在正在改变的努力具有特别的意义,因为这个国家将进入六年以来第一次竞选总统的运动。
    当地和外国的观察家都说,在山区和产稻地区进行的这个人们所不大了解的斗争的重点最近几个星期正在改变。
    大约一年前,在共产党北越帮助和指导下,越共运动转入野蛮的军事恐怖活动,游击队纵火、袭击前哨据点和破坏设备。
    现在政府军和越共部队仍然经常发生冲突。越共部队经常在西贡以南的三角地区的沼泽地和产稻地区进行活动。
    可是专家们说,在过去两个月这种事件减少了。现在的冲突往往是由于政府军进逼而采取的行动和伏击。
    至少在目前,共产党的努力的重点已经转移到宣传上去了。
    这里的一位消息灵通的专家说,“白天越共在地里同人民一起工作。晚上,他们在村庄里召集会议。”
    这些集会在这个三角地区变成了令人害怕的因素,因为在这个地区,法律和秩序往往在太阳下山时就不存在了。某些集会的地点离西贡只有15英里。在某些情况下,一小撮的越共分子就能够召集成百,甚至成千个人到村庄里去举行大喊大叫、拿着旗帜的抗议集会。
    他们这样做部份是通过利用牢骚,这些牢骚有的是巧妙地制造的,有的是真实的。
    在处于戒备状态的军队到达前,几名当地民兵和警察几乎毫无办法。
    一位消息灵通人士说,“共产党人把士兵们的妻子和家属放在游行队伍的最前列,随后是宗教信徒和其他一些人。越共耽在后面,进行指导。”
    如果士兵最后开枪来驱散人群,无辜者先受害。
    这是最近当一千多人游行到位于三角地区中心的芹苴时发生的事情。
    这个地区的军事司令通知人民,从现在起军队将先朝天开三枪然后向人群射击,如果他们不散开的话。
    政府恢复了它自己的白天集会的宣传运动。有时候这种工作在赤色集会的前夕进行。某些观察家认为,这场语言和思想上的奇怪的战斗可能标志着在选举到来前几个星期的某种转折点。


    【合众国际社开罗5日电】消息灵通人士昨天说,亚非国家领袖将在3月访问开罗,以便同阿联总统纳赛尔举行会谈,作为可能举行的第二届万隆会议的序曲。
    这些人士说:当尼赫鲁出席3月在伦敦召开的英联邦总理会议的往返途中路过开罗的时候,纳赛尔将同他会谈。在尼赫鲁参加伦敦会谈以后在那里访问的时间前后,预料其他亚非国家高级领袖也将到开罗去。其中包括加纳总统恩克鲁玛和锡兰总理班达拉奈克夫人。
    这些人士说,恩克鲁玛和班达拉奈克夫人在参加伦敦会谈以后,将会正式访问阿联。
    他们还说,在联合国大会举行期间没能同纳赛尔见面的几内亚总统杜尔已经被邀请在3月下旬访问阿联。


    说由于一些国家不感兴趣,而另一些国家则不愿“打搅”我国,建立“东南亚国家联盟”的美梦又被推迟了。说我国的反应是拼凑联盟时所面临的主要问题。
    【合众国际社东京11日电】(记者:威廉·米勒)建立东南亚国家经济和文化联盟的旧美梦的实现显然又被推迟了。
    两个年青、生气勃勃的亚洲国家——菲律宾和马来亚——的领袖本周将在吉隆坡举行会谈。预料,这次会谈在整个地区都会产生重大后果。然而,创造拟议的东南亚国家联盟的工作并没有像某些人士所预料的那样进行。主要的问题看来是某些东南亚国家不感兴趣而另外一些国家不愿意打搅它们北面巨大、好战的邻国——共产党中国。
    加西亚总统的菲律宾政府显然切望大力进行在实际上建立这个联盟的工作。然而,某些人士说,马来亚不愿意在其他东南亚国家一个也不参加的情况下创建所计划的联盟。
    人们曾经认为泰国最有可能成为第三个成员。可是泰国当局这次显然迟迟不愿作出决定。
    据传,马来亚领袖还切望避免建立可能看来实际上是亲西方的集团。为了避免这一点,原先考虑可能要接纳印度尼西亚和缅甸。可是这两个国家都表现出不大感兴趣。
    亚洲联盟的基本概念早在1935年就提出来了。当时已故的菲律宾总统奎松支持这样一个计划。最近给予它勉励的是欧洲共同市场获得了给人深刻印象的成功。
    然而,除了泰国外,只有马来亚和南越表现出感到兴趣。
    菲律宾准备邀请日本、南朝鲜和国民党中国参加,可是在这方面没有真正采取过行动。某些较大和人口较多的国家的反应同所预料的差不多。总的来说,印度不主张建立任何地区性联盟。尽管日本兴趣不大,它所感到兴趣的显然是这样一种经济集团对日本繁荣的经济可能产生的影响。
    共产党中国已经使东南亚处于它的巨大的阴影之下。预料,它对菲律宾和马来亚的反共政府发起的任何国家联盟不会抱有好感。
    事实上,人们认为,所预料的共产党中国的反应是东南亚国家联盟在创建时所面临的主要问题之一。


    【合众国际社万象11日电】(记者:史密斯)老挝陆军当局星期五逮捕了法新社记者保罗·沃甘,因为据说他没有遵照命令离开这个国家。
    沃甘今天逃到法国大使馆。使馆官员向老挝当局提出抗议。
    这位法国记者被捕和被命令离开国境一事是同诺萨万副首相在这里开展的激烈反法运动有关。据说,由于这个反法运动,法国驻老挝军事顾问无法继续工作。
    从琅勃拉邦来到这里的人士说,那个地区的法国学校教师和军事顾问正在离开或准备离开。他们是由于政府压力而采取这个决定的。
    【合众国际社万象11日电】法国大使法莱什今天同文翁首相会谈了约一个小时,抗议在星期五逮捕法新社记者保罗·沃甘。
    法国大使说,他先前同副首相诺萨万达成了一项非正式协议。根据这项协议,沃甘要到2月15日才离开。法莱什说,逮捕沃甘是违背了这项协议。


返回顶部